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牽牛。]好葉


暗黃的枯藤,一圈一圈纏繞著竹製的支架,附著在上的乾癟花瓣,像是胡亂揉成的紫色紙團。

好彎著腰仔細查看,冷淡的面容沒有變化。

只有他清楚心跳有多紊亂。

[牽牛。]

保養良好的棕色皮鞋在花店門口停駐。

紫色、深藍、桃紅的花朵在玻璃櫥窗內,沿著竹網綻放著,綠色藤蔓纏繞其中充滿協調色的美感。

都只是紙做手藝品,畢竟牽牛是綻開短暫的花,不適合作為陳設。

淡紫的背板上燙金的店名,好無聲的唸著。

[morning glory. ]

這也是那個人最喜歡的。

[歡迎光臨!]

原本埋首在花堆的女店員,聽見腳步聲後抬起頭,沖著來客微笑,[先生需要什麼嗎?]

好的微笑帶著困擾,[是的,我的確需要...]

[牽牛花?]
聽完好的要求,女店員怔了怔,有些為難的開口。[這個...我們店裡目前...]

[這不是花店常備的品種。]
好理解的點了頭,[那如果是預定的栽種盆呢?]

[阿~這個沒問題!]
女孩又露出了微笑,[稍等一下我讓您填個訂購單。]

她引導好到櫃台前等候,然後自己在抽屜中翻出單據。
原子筆在紙上滑動,發出的細小聲響讓好感到有些心安。

[請在這填寫數量和送貨地址。]
店員和善的遞過筆,看著好俯下身書寫,然後在數量那一格讓她睜大了雙眼。

[100盆!?]

[恩。]好沒有抬頭繼續填寫著,他淡淡的說,[這個數量可能還不夠...]

[作為賠禮。]

[請您稍等一下,]
女店員的眼中閃著好奇,但還是保持不多過問的職業道德,[我需要跟店長確認一下我們存貨是否足夠一一]

[不用!]

[要跟我確認什麼?]

幾乎是同一時間發出的兩句話,語氣截然不同。

慢悠悠的溫潤嗓音,彷彿永遠帶著笑。

好知道自己的呼吸停滯了。

[阿!是店長!]
女孩興高采烈的對著剛近門的人嚷著,[你提前回來了!花卉研習還順利嗎?]

[還算順利。]皮鞋踩在光潔地面發出的清脆聲響,就在好的身邊停下。
[研習資料還在我車上,能麻煩妳去拿嗎?]

[可是這位客人...]

[沒事,我來處理就好。]

店員得到指示,對著好禮貌一笑後邊往門口離開。

老天爺有時非常頑劣。

讓你以為事情如你所願的發展時,冷不防的給幾個拐子,撞的你迷迷糊糊,回神後赫然發覺...怎麼還是逃不掉。

命運。

但,這個男人不會服氣的。

收起大勢已去的空洞,好直起身,從容的將筆輕放回桌面。

"喀"的聲響,引起了身邊的人的注意,他伸出手,將只寫一半地址的訂購單拿起,細細的觀看。

[你一一]

似乎得到信號,好突如其來的伸手,一手扣住對方的手腕、一手扣著腰,用力將他拖入懷中。

不給任何驚呼的空檔,好快速吻上張開的唇,還不時的用力吸吮,並且深入糾纏對方柔軟的舌,企圖榨取更多的甘液。

像是要吃了他。

[唔!]
最初的反應不及過去,懷中的人用沒有被控制的手,用力的想推開好。

然而,反抗換來的是更強硬的束縛。

還有得寸進尺。

環扣在腰間的手,順著合身襯衫勾勒出的纖細腰線摸到臀部,在質料良好的西裝褲外不斷撫摸揉捏著。

大膽的行為給了對方更大的刺激,他用力扯開被摧殘的唇,忍無可忍的喊著,[你別太過份了!]

瞪著好的表情,如果除去五分動情、七分紅潮,可能才算兇狠。

而好只覺得可愛。

毫不掩飾可惜的眼神,他盯著那被自己製造出來,紅腫還帶著唾液光澤的嘴唇。

[過份的是你,葉。]
這語氣軟軟的,眼中還夾著幾分委屈,[提早回來怎麼不...]

話語的最後被他自己截斷,稍微停頓後,好露出一個逐漸擴大的狡捷微笑,[該不會是為了要給我驚喜?]

[......]

葉不客氣扯開他的禁錮,用手抹抹臉,但是沒消去的雙頰紅潮,說明好說中了也不一定。

[我打算先回店裡一趟,要回家前再跟你說。]葉舒了一口氣,語調回穩,[誰知道在門口就看到你的車。]

"不好!"
好心中暗道了一聲,最終還是回到了...

命運。

[所以,你在這裡做什麼?]
葉的眼逐漸瞇起,直視好的表情,一點些微變化都不放過,手上的單據還不忘揚了揚,[這一百盆牽牛花,又是做什麼用?]

[嗯......]

僵硬。
也只剩這個詞能形容好的情況,他努力維持面上無害的笑,腦內風暴著要如何選擇適當的措詞。

但,沒來的及。

[...我們那盆牽牛花,現在狀況如何?]

兩個白色的身影在日光下勞作。

戴著粗布手套,秀長的髮絲被隨便的紮成馬尾。
好蹲在花盆前動作著,而葉在他身旁監工。

枯黃的藤葉、支架被俐落的清除,花盆裡原本乾裂的土壤,也改換成鬆軟溼潤的,小心的將幾枚種子,投入挖好的小坑,撫平表面,好看向葉無聲的展示勞動成果。

[好了。]
葉笑瞇瞇的,似乎心情很好。
[以後別再忘記照顧她。]

[嗯...]
好拍拍褲子上的塵土,他不確定的問著,[真的種回一盆就好了?]

葉點點頭,露出暖暖笑容,[對我來說,重點從來不是花的數量...]

"重點是跟哥哥你一起..."
做完心中預判的好,正要給葉一個熱情擁抱時,沒想到對方先投入了自己的懷抱。

[葉一一?]

然後一個壓不住笑意的聲音從自己的胸膛傳來。

[...能看到你難得心驚膽顫的樣子,已經很值得了。]

完。

過期不打標。

阿就很瞎少買東西
等我裝備齊全再來自嗨一波

杜拜轉真是好決定

不是雙胞胎嗎...怎的我哥帥度反增...

通靈王[好葉]放縱後遺症。


光透過完全拉開的窗簾,白金的光染滿整個房間,這是個美麗的早晨。


但對於還在宿醉狀態的葉,這種耀眼就等於某種死亡射線,

他用手背擋在眼睛上方造出一片陰影。


"現在很能了解吸血鬼的感受..."葉迷濛的想著。


"昨天真的喝多了,"

他凝視著陌生的天花板,心中盤算著偷懶的可能性,"反正有蓮在,一個上午應該..."



唇邊的壞笑還牢牢掛著,葉的瞳孔猛然縮起,他飛快的坐起身,[...陌生的天花板!?]



[早上好。]


一個溫和有禮的聲音,伴隨咖啡的香味飄進房內,好笑臉盈盈的對此刻面色慘白的葉說,[上班要遲到了喔。]




[放縱後遺症。]




葉將自己摔進位置裡,抱著頭趴在辦公桌上,這一副拒絕世界的模樣完全不能阻擋轟隆轟隆的八卦欲望。



[欸欸欸,你昨天後來去哪了?怎麼沒跟著去下一攤?]轟隆轟隆壓低音量,戳了戳葉的頭,

又翻了翻葉的衣服,[還有你這身...這是你的衣服嗎?該不會一夜未歸跟誰纏綿了整晚...行阿我們小葉葉開葷了阿!]



[不是像你想的那樣...]


葉始終沒有把頭抬起,他推開轟隆轟隆惡作劇的手指,有氣無力的說,[麻煩手拿開。你什麼時後看過我穿名牌貨?這是...我借來穿的。]



[借?對方怎麼有男性服式?]轟隆轟隆繼續大膽猜測,[不會是有夫之婦吧?你有必要玩這麼大嗎!]



[呵呵,我倒希望事情是這樣...]



葉終於將頭拔起,他的眼神空洞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讓轟隆轟隆一驚

,[喂喂,你沒事吧?事情真的這麼嚴重?船到橋頭自然直阿!葉!]



[哈哈...哈哈...哈..船到橋頭直不了.......]葉的嘴裡發出不明意味的呆板笑聲,意識繼續逃避現實,[我到底為什麼要喝酒...居然還喝道...床上去...]



[恩?]轟隆轟隆將耳朵靠近葉,[你說誰的床上?]



[阿對了!蓮呢蓮在哪裡!?]葉突然激動的環顧四周,像是要抓住救命稻草一樣,[我要跟他討論怎麼挽救我岌岌可危的職業生涯!]



[他臨時出差...你沒收到訊息嗎?]轟隆轟隆拿出手機,將蓮傳來的訊息打開遞到葉眼前,[算起來現在可能在飛機上吧...你幹嘛這麼急?]



[沒有時間多說了!我發信件給他...]葉緊迫點開休眠狀態的螢幕,用轟隆轟隆從來未見過的積級在鍵盤上敲打著,[讓他一下飛機就能回覆我!]



" 緊急情況、緊急情況!


酒醒後發現自己在總經理的床上怎麼辦?


蓮快點救救我!!



P.S:是全裸...


職業生涯堪憂的葉 "



[啊...啊啊!]


轟隆轟隆窺伺螢幕的眼睛震驚的凸出來,[葉...你!這次真的搞大了阿!!]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發完信件的葉又回覆成靈魂出鞘的狀態,[我也很想知道阿...]



轟隆轟隆沉默片刻,用很是感性的語氣,真誠的拍上葉的肩膀

,[葉...我想讓你知道,來到這公司我很榮幸能與你共事這麼久,實不相瞞我早當你是我好兄弟,]在看到葉眼中有一絲欣慰後,轟隆轟隆的語氣多了幾分豪情義氣,[看蓮有什麼對策,兄弟我願意陪...]



信件提示突然一閃一閃的抓住兩人目光。



[蓮肯定是感應到我求救的念力!]


葉無視轟隆轟隆詫異看錶的舉動,激動無比的點開信件。



" 緊急情況、緊急情況!


酒醒後發現自己在總經理的床上怎麼辦?


蓮快點救救我!!



P.S:是全裸...


職業生涯堪憂的葉


-------------------------------


Re:


1、信件要確認好收信人再發出。


2、轟隆轟隆還待著看是想回家種田?


3、道蓮能給你什麼解決辦法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你"現在"到我辦公室裡,我可以當面給你一個"我滿意的辦法"。



P.S:澡都幫你洗了,還怕我看?



等待中的總經理 麻倉好 "



[轟隆轟...!]想當然,人已經消失無蹤。




後記。



[什、麼?]


蓮對著剛剛開機的手機一聲大喝,[葉這小子怎麼就莫名其妙當了總經理特助?!]


拇指迅速在手機螢幕上刷著,無視葉傳來洗頻哭臉,直殺重點人物。



[好!你挖我牆角!?]



[?牆角...你如果是指葉...他是自願的哦。]



[你騙誰!昨天你趁他喝醉上上下下吃了不少豆腐,我就知道你不懷好意了!]



[唉唷...他太可愛了,讓他溜走太暴殄天物啦...]



[我警告你不要亂來!不然我就把你預謀的事告訴葉!]



[呵呵呵...我記得你這次出差的地方附近還有幾十家我們的合作商呢...看來也是該讓你當代表去問候問後他們嘍~]



[........葉做你特助真是非常好的決定,我會鼓勵他好好跟著你,有前途。]



[那還用說,掰。]



蓮看著還在不斷傳來訊息的手機螢幕,心中默默對好友告白。


"我也是惡勢力的受害者阿...葉。"




完。



使用主題宿醉。


~もしもこの世界で君と仆が出会えなかったら~
作词 前川浩透
作曲 前川浩透
编曲 Sunflower's Garden 远山裕 黒沢健一
歌 Sunflower's Garden

如果没有在这世界与你相遇
我一定还不知道如何去相信梦想
Thank you,best of my friend(谢谢你,我最好的朋友)

旅程接近时 分别去往不同的道路
是你教会我 不论什么时候 都要微笑前行

分分合合的日子里带上勇气 坚强走在相信的路上
即使相隔遥远 天空也会依然继续

如果没有在这世界与你相遇
我一定还不知道如何去相信梦想
Thank you,best of my friend(谢谢你,我最好的朋友)

何时当你感到迷惘 回想起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就好
即使成了大人 也应该有不曾改变的存在啊

如果没有在这世界与你相遇
我一定还不知道如何继续梦想
Thank you,best of my friend(谢谢你,我最好的朋友)

继续着梦想 即使如云彩般变幻不定
带着我去往何处 现在也 继续着遥远的旅行

如果没有在这个世界与你相遇
我一定还不知道 可以像这种微笑
如果没有在这个世界与你相遇
我一定还不知道如何去相信梦想
Thank you,best of my friend(谢谢你,我最好的朋友


還是喜歡看舊版獵人。

通靈王[好葉]輸贏。

走連結

使用主題賭博、B計畫。

全程死魚眼=.=

到底為什麼被禁.........

通靈王[好葉]饕餮。四

更新間隔有點長了。

前文:


是夜。


傾盆的雨打落在地面,頭頂沒有撐開的傘面,高空墜下的雨水砸在身上,隔著衣服都感到疼痛。


而流出眼裡的也讓人疼痛。




[饕餮。]




四、



門開了又慢慢關上,門鎖發出喀嚓聲響。


玄關鞋櫃上擺放的花瓶,插滿白色的花朵,茉莉的清香撲面而來。



坐在沙發上的好一抬眼,就看到葉失魂落魄的身影出現在客廳。



整個人像是剛從游泳池中爬起起來,襯衫、制服褲吸水飽和,承受不住的水珠滴滴答答在木質地板畫出一個深色的圓。



好眼神動容,扯過身邊準備好的米色毛巾攤開後小心的將葉包裹起來。


類似擁抱的動作,在這麼近的距離不著痕跡輕輕吸著氣,他聞著他身上雨的氣味。



[哥......]


葉的雙手垂在大腿兩側,身體搖搖欲墜的倒向好的胸口,這讓好呼吸一窒,反射性想收緊的雙手,在回神的瞬間硬生生改為放在對方肩膀上。


[轟隆轟隆死了...]


好沉吟不語,手掌微微施力將葉往沙發移動,然後將他按進沙發後,自己轉身到廚房沖了杯熱可可。



乖巧任由擺佈像個大布偶的葉,雙眼無神,凝視著視野中無關緊要的一點。



好將溫熱不燙口的飲料放入葉的手中,[先喝一口,...你慢慢說。]



而葉照做了,低頭注視杯中褐色的飲料,他艱難的開口,

[...我接到通知...就去了醫院,轟隆轟隆出了車禍......]


[他的妹妹...畢莉卡一直抱著音樂盒,不肯擦掉上面的血跡...我、連我自己都沒辦法接受這件事,根本不能安慰她...]

葉扣著杯子的手節緊的發白,頭垂的更低隱隱的哽咽著,

[...哥...我是不是很沒用?...連說些話讓她好過點都辦不到...]



好坐在葉身旁,牽起毛巾一角幫著擦拭葉濕淋淋的頭髮,不著痕跡的轉移葉的情緒,[那你的其他朋友呢?他們都做了什麼?]



[萬太...萬太去處理轟隆轟隆的後續事宜,]葉的思緒拉回現實,語氣些許回穩,[道蓮去調查貨車司機的事件權責了。]



[喔...?]好的眼微微瞇起,透出若有所思的光芒,而垂著頭的葉並沒有看到,好隔著毛巾指腹輕微的施力,按摩著葉的頭讓他放鬆些。



[葉...既然逝者已逝。]


他語調平靜的有些冷,將葉的頭顱撐起,關切的眼神投入對方瞳孔,[...把你自己顧好才是最重要。]


眷戀的看著葉眼中自己的倒影,好忍著就要說出口的衝動,在心中默禱著,"請你只注視著我..."


疼惜的用指尖碰碰葉還有些水氣的臉頰

,好接著皺起眉輕嘖了一聲,[這樣不撐傘...因為無能為力的內疚感?想淹死在雨裡還是生一場大病?]



[我、我...只是傘壞了]


葉抿著下唇一臉倔強,眼角透著微紅卻不再含有淚意,好知道他的目的達成了。


在葉收拾好心情起身準備回房時,他想起了一件事,轉頭用溫潤的眼睛看著好,

[哥,茉莉是你帶回來的?]



[你發現了阿,經過花店看她開的正好...喜歡嗎? ]


看著好微微揚起嘴角,相較自己的哀傷,他似乎沒有受到丁點影響,反而有點...愉悅?


葉有些困惑,"是錯覺吧?哥哥跟轟隆轟隆不熟識,所以反應沒有太大也是..."

他沒有在想下去,只是開口回答,[....茉莉的花語...我不是很喜歡。]



[...恩?說來聽聽。]


好有趣的挑起眉頭,聲音卻帶了不易察覺的生硬,而葉並沒有注意到。



["你是我的..."]葉打了個顫,[我覺得被自己以外的人認為是所有物很詭異。]

他拋出最後一句話後,就將房門掩上。



在溫度急速冰冷的門外,好的側臉在燈光下陰晴不定,癡迷熱烈的眼光盯著掩上的房門片刻,他低低的笑了。


[下次我會注意的,葉。]




***



[事情不太對勁。]



[雖然警察判定這是場意外,但是我不認為。]

蓮在胸前插著手臂,對葉一臉困惑的表情解釋,[司機沒有酒駕,他說轟隆轟隆突然倒出車道上他才煞車不及。]


[奇怪的是,事發地點跟轟隆轟隆家是反方向,即使他繞路去了學校附近的花店也不應該出現在那裡。]



蓮揚起臉,盯著混濁的白灰色天空,將自己的想法說出。


[我在想,他不是一個人。]

他無視葉想開口詢問的意思,

[畢莉卡生日,轟隆轟隆買完花後沒有馬上回家,而是走了一段多餘的路程,看來他是遇上了什麼人,而這個人不是普通問路、也不只是點頭之交的同學,他們...應該有著共同的話題才讓轟隆轟隆顧著聊天走了反方向,但接著事故就發生了。]


[我去現場看過了,司機所說轟隆轟隆倒下的方向也很奇怪...就像在人行道被人推了一把,才倒退的跌到在車道上。]



[被推了一把......]


葉的眼中有不可置信的憤怒,[你的意思是...那個人?!]



[沒有證據我沒辦法確定,只能說...可能性很大。]


隨後的沉默讓氣氛有些凝重,葉環顧天台四周,胸口沉甸甸的酸澀漫開。


"明明一起午餐的記憶還十分鮮明,轟隆轟隆笑著鬧著彷彿還在眼前...如今....."



蓮看著葉落寞的側臉,猛然想起那個與葉相似的眼透出的強烈殺意,涼意從背脊傳來,一個可怕的念頭在腦中升起。



[...那天,好跟你一起回家了嗎?]



[他說學生會有事,叫我自己先回去。]葉看著蓮認真的眼神

,心裡有些納悶,[你問這個幹嘛?]



[只是有些想法...]蓮將手環抱胸前,語氣平緩,似乎在確認什麼,[那你知道他什麼時候回家?或是他在這段時間有沒有去了其他地方?]



[不知道...]葉搖搖頭

[我從醫院回來才看到他,至於他有沒有去了其他地方...]

[那天好帶了花回家,我原本以為是誰送的,但他說是他買的。]



[他也去過花店!?]



蓮的臉上有難掩的驚愕,葉感到不太對勁的開口,[這有什麼問題嗎?]



[...是認識的人、相近的時間,路線與地點都能吻合,]金色的瞳孔閃過一絲苦澀,

[葉,照我的推理...好可能...]



[你...你在胡說什麼阿?就因為這幾點在懷疑我哥?]葉激動的反駁,蓮的質疑讓他渾身不自在,[你根本也不確定他們去的是同一家阿!]

[再說,轟隆轟隆出事的事情是我告訴他,他才知道的...]



[那好是什麼反應?]蓮迅速的打斷葉的話,[在你告訴他轟隆轟隆去世的時候。]



[他......]


葉回想著跟好的對話,語音漸漸消失。

"好完全沒有對轟隆轟隆的逝去表達傷感,連一次都沒有提過他的名字,甚至..."葉的思緒很快的捕捉到那時,好嘴邊的小小微笑。



將對方略略僵硬的臉色盡收眼底,蓮瞭然於心的垂下視線,[他不在乎,對吧。]



[這也不能說明什麼阿...]

葉勉強穩住心神後開口,[那麼,動機呢?好沒有任何理由這樣做。]



[這點...的確很奇怪...]


蓮皺著眉頭,將頭抬起,[現在線索太少,一切都只是推測,之後我會去花店再做調查......但是,]望向葉的眼神試探著,

[如果...真的是他?]



沉默的對視生出無形的壓力,胸骨像被緊緊壓迫著,讓人無法呼吸。



葉抽出目光,深吸一口氣想擺脫窒息感,[...好是我的哥哥,如果真的與他有關...]

他垂著眼,一個字一個字認真的說,

[我也不會放過他。]




午餐結束的鈴聲響起,


蓮看著葉遠去的背影,將眼中的感念隱去,他冷冷的揚起聲調,[戲都演完了,還不快出來。]



從天台隱密處,綠髮的少年悠哉的轉出,


[真不愧是偵探社和辯論社的社長,對事件推論的頭頭是道,像是親眼看見一樣,我都忍不住想替你鼓掌了。]



"攝影部的瑞瑟格。"道蓮看著少年胸前掛著的相機,有些反感的皺眉,[廢話少說,找我有什麼目的...]

金色的眼眸微微的一轉,[或者說你們那個國中部的梅登有什麼指教?]



[梅登小姐?我想你多心了,來到這裡是我自己的意思,]瑞瑟格的眼神清澈柔順,像無害的小動物,[我知道...你在查轟隆轟隆的事情,有個交易想跟你做,道蓮。]



蓮沉吟不語,瞇著眼看著對方,瑞瑟格絲毫不在意的又說下去,

[在梅登小姐當上學生會長後,請你公開表示由道家主持的理事會將給予最大支持...]



[你已經肯定能拉下好?]

蓮不客氣的切斷瑞瑟格的話,語氣帶著輕蔑,[恕我直言,副會長馬爾科轉學之後你們這X-LAWS小團體對學生會就不能如以往般的干涉,好動手消除梅登的勢力是遲早的事...現在連自保都有問題了,還想挑好的短處?]


[抱歉,這個交易我想很難成立。]

說完,不等對方回應,蓮自逕的轉身移動步伐就往樓梯通道走去。



[喂,這麼乾脆真的好嗎?]

瑞瑟格語調中沒有被拒的惱怒,他從容甚至有些挑釁的說,[我根本不需要他的短處,我有的...是證據。]



"證據?"捕捉到這個字眼的蓮,狐疑的回頭。



[很精彩哦...道蓮,]瑞瑟格眼中閃著獵人盯上瀕死獵物的殘忍熱切,笑容隱晦又狡猾。



[麻倉好的完整行凶過程。]




待續。



有人要倒楣了

夏目友人帳[斑夏]溫雪。續

二、



怎麼在凛冬雪中感到溫暖?


暖暖包?圍巾、手套?快步的行走?



兩個人,只需要三個字的咒語。



"抱緊我!"




[溫雪。] 續




[真是這樣嗎?]



沉默過後開口的貓咪老師,看向夏目的目光有些深意,他琢磨著字眼,


[聽起來,我們之間是我說了算?]



[夏目,你知道這樣的宣言...]


一聲空氣爆破的聲響後,斑審視著變化出的五指還有著學生服的修長身體,然後蹲下與坐在地上的呆怔對象平視,他露出促狹的眼神逐漸的靠近夏目。


[很危險唷。]



[呃...]


夏目有點無措的往後退,藍色的羊尼大衣沾上許多破碎的枯葉,但他現在顧不了這麼多。斑的氣質不同以往,帶著蠱惑的強勢,要人不知不覺照著他的意思行動。


[為、為什麼變成我的模樣?]



[用貓咪姿態,就算我再認真你也不會信吧。]


斑手腳並用的靠近夏目,在對方終於無路可退露出些許困窘時,笑的愉悅,


[你對我說了真心話,]


同款的淺色眼眸透出不明的窒熱,斑的聲音微低,夏目不由得也認真聆聽,


[那我也說說我的想法吧。]



[你洞察的不錯,雖然我與你,始於友人帳之約。而現在,我確實已經不是以那為優先...]



[只是,沒有牽絆的關係是不成立的。]


斑的溫柔慎重在這個空間凝結成特殊的氛圍,連兩人的呼吸都輕了許多。


[緣是相互的,想在他人身上獲取什麼,也想給予對方什麼,就是這種慾念而產生想要的關係。]


一個停頓,斑微微的側頭。


[我想要的是你,夏目貴志。]



[...你的氣息、細微的情緒、隱諱的想法,還有這個軀體,我全部都想得到...而且我也想給你我的全部。]


雪片如同花瓣一樣飄散空中,緩緩降落地面,些許落在了彼此身上,斑舉止輕柔的將夏目頭上的雪瓣撫落,絲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的。


[妖魔的情感沈重並且久遠,你說一切止於我的膩煩...這是不可能的,即使有天你人類的形體消失在時間的洪流中,我還是...]


沒有說出口的話語,全都含在了晶亮的眼裡,斑屏著氣拋出最重要的問題。


[做出想與我相伴的要求,你有這種覺悟嗎?夏目。]



時間...


相伴的日常如同一層隔開現實的冰面,小心翼翼的珍惜維護,是因為知道脆弱之下


的那道深渠,這才是兩人關係中真正的問題。



"是從始而終的孤單,還是轉瞬及逝的相伴

?"


對斑或是夏目,都是選擇。



[老師,我...]


夏目垂下目光,隨著沉默斑眼中的光一點一點的消散,他用瞭然於心的眼神輕輕睇夏目,淡淡的落寞浮在臉上,許久,他用手掌友好的拍拍少年的頭。



[夏目,別給我一個勉強的回應,]


與夏目相同的臉,笑了,


[人和妖,本就不可結緣。]



夏目抬頭時,看到的就是這麼個意欲不明的笑,

他被其中的釋然刺傷,斑的瞳孔透徹並且帶著疏遠,語氣理所當然的讓人傷心。



[不,我不認同。]



瞬間的吃驚還凝在臉上,斑被夏目一把拉進懷中。


[夏目...!]



[老師,聽你這麼說,]


將斑肩膀的雪花拍下,氣息溫暖的灑在對方耳尖上,看見斑不自主的扭了扭,夏目笑的有些頑皮,


[我好高興。]



[...開始的我只是希冀,這樣的相處能夠持續就滿足了,]夏目眼睛瞇了瞇,稍微放鬆了圈著斑的手臂,[因為老師很不坦率阿...我一直擔心友人帳被奪走或者名字還完,老師就會離去,但是我今天測試後...看來我們都多想了很複雜的事情呢。]



[測試?你是故意鬆開友人帳?]


斑雙手不客氣的抵上夏目的肩,面露不爽,[真是會做些多餘的事阿...]



夏目沒有微笑,眉頭微微挑著淡色的瞳孔直視對方,斑在這樣的眼色中情緒逐漸軟化。


慢慢的鬆開手,他知道少年將要說出重要的話。



[老師,]


夏目用輕輕的語調,重重的敲上了斑的心,[我願意用此生只與你相伴。]



[現在的承諾你可能不會相信,但是我能用一生的時間證明,我是認真的。]


即使隔著學生服,斑還能感受到夏目放在自己腰間那手心的溫度,順著皮膚的傳達一路襲上胸口。



[我知道只以一生為期,對老師而言是不公平的。就像老師說的,人與妖流逝的時間不同,我當然沒有自信,在我不在的未來,不會讓你因為這段緣感到孤單甚至後悔。]


夏目的瞳孔,如同折射陽光的玻璃,流光溢彩。


[我能做到的...是在相處的時光中,創造只有我們的回憶,好的、不好的、開心的、難過的,也許很久以後,當你想起心意相通的瞬間,還能感到幸福。]


少年逐漸露出溫柔如水的笑臉,斑的心不由得燥動起來。


[老師,這就是我的回應,你滿意嗎?]



陽光終於露出雪雲,光線照進地洞裡,一個個不似雪花的光暈降落在兩人身邊,連著溫度好像也沒這麼寒冷了。



[能這麼平靜說出這些話,我真是小看你了。]


斑挑了挑眉,上身稍微的坐直些,俯視著少年依舊清澈的眼眸,

[

何止是滿意啊...


夏目...]




[現在,我可以吻你嗎?]





待續。


回過神來,我一臉莫名,


好像無意間把夏目塑的很...魄力???



跟原本預想有點偏...肉就只能後面移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