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通靈王[好葉] 心。

【原創】心。




水氣瀰漫的浴室,未關緊的水龍頭滴滴答答,微涼的水珠從及肩的髮絲滑落,墜入水面開出漣漪的花。



在這空間裡與自己相處對話,許多回憶襲來,一波一波深刻鮮麗,葉深深的閉上眼
[...連那些不想面對的事也是。]



黑中帶棕的頭髮半濕半乾,葉穿著素色浴衣邊走向房間邊用毛巾擦拭著,神色冷漠,事實上這樣的改變已經一陣子了。
以往掛在嘴邊[想輕鬆過日子]現在正在執行,並且發自內心的感到自在,不需要有偽裝式的笑臉,沒什麼職責要負,更沒什麼規矩----



阿,這點需要商議一下...葉轉動門把,微微一愣,隨即苦笑出來,進了房門
[...你真該換別的方式]無可奈何的語氣中夾著自己都沒發現的縱容
[...好。]



視線的接收者光著上身只穿了件棉料運動長褲,
正慵懶的躺臥在床上,散開的長髮隱隱發紅,他支著臉似笑非笑
[嘛...你不會在意那點小事吧?]有著相同容貌的少年慢條斯理的說,[如果你這麼喜歡鎖,那就再裝新的?]
好聳聳肩[...我想,我也不在意多毀幾個。]

  接著興致盎然的迎上葉的目光。



[...我知道了。]
葉在心中輕嘆一口,首先移開了目光,...實在是討厭自己先投降的行為,但每每與好對視,葉總有些害怕那對眼睛。


"流動的火焰"...對,這就是葉的感覺,不似燃燒般的張揚,靜靜的炙炎,這經歷千年歲月淬煉,深沉充滿魄力...讓人神往,卻也萬劫不復。


而這不就是自己小心翼翼的理由?



反手將燈關息,葉靠近床邊坐下,
正要躺下一股相似的氣味猛的籠罩他,
[頭髮還沒擦乾就要睡了,葉真像個孩子]話語未停,好便接管了毛巾,仔細的擦拭起來。


輕柔的力度極為呵護,葉感受著這一刻的親密,
"明明用的是相同沐浴乳,
為什麼總是更依戀對方的味道?


相同的面容其實不是契合的唯一理由,更多的是......"
葉不敢再想下去,對方突然停下的舉動說明他全都聽到了。



[葉...]有些力道的將葉的臉抬起,好欣賞著葉微微泛紅的雙頰,[坦率點,這裡是我們的空間,只屬於我們兩個人。]


手指輕輕拂過葉的臉龐,


[...沒有人能干涉----]好敏銳的察覺葉的眼中突現陰霾,
"果然是這樣嗎?"好皺眉,正要說些什麼,猛然一扯,葉將好擁入懷中...主動的輕吻上好的嘴唇。


[唔!?]短暫的吃驚後,好搶回主導權,手掌托著葉後腦,並加深了這個吻


"一言不合就接吻,這些日子葉真的是有所長進呀..."


一個吻下來,兩個人都有些氣息不穩,掙脫開好,葉坐直了身將滑落的毛巾從地上撈起,隨手放置在床頭櫃上,好也恢復躺臥的姿勢看著葉動作,懶洋洋的說


[所以,打算談談了嗎?]


月亮高掛,驅走房內一部分的黑暗,
葉微微一僵,[嘿嘿...還是過不了關嗎?]



[......]好輕輕飄了葉一眼,對他勾勾手指,看著葉乖乖回到自己身旁,好滿足的伸了懶腰,一個翻身將葉壓在身下,右手牽上左手,十指交扣。


跟這個人就像是跟貓科動物相處,任性自我卻讓人憐愛,現在好將臉埋進葉的胸口,就像只撒嬌的貓。



[我阿...很喜歡現在這樣的生活]


葉用空閒的右手捲著好的髮,[與你相處也是,雖然沒想過這一天的到來。]細軟的髮絲舉到唇邊,印上一吻。
此時聽到好悶悶的聲音


[...但是?]好說話的氣息,刺激葉的胸膛起了一陣酥麻,[說這些話,後面一定有個反差,說吧葉。]



葉看著依舊沒有抬頭的好,感受到對方漸漸收緊的手,謹慎的繼續說道


[但是...如果沒有一個了結,我想我沒辦法面對自己,與過往糾纏,心總是遺憾...]


猛的與好對視上,他的臉上沒有表情,眼睛危險的微微瞇起,"...果然生氣了"即便如此,葉也無動於衷,畢竟這也是種自由。



[不是生氣,]好重新枕上葉的胸口,語調帶些氣忿,
[只是...沒道理讓你煩惱那些人,]耳邊傳來葉的心跳
"噗通、噗通"
平靜穩定的安撫著好煩躁的心。



[你後悔了嗎?葉.........]



幾乎是沒有停頓,好說出口話語的下瞬間就讀道葉的心。


"不。對你我從不後悔。"


好微微抬頭,看著葉眼中堅定的光波,
他笑了,無限的嫵媚


"阿阿~原來傻瓜的是我呀..."


好平視著葉,一字一句的說


[最重要的是你的心。
葉,一切由你...我等著...清楚嗎?我等著你。]



葉沒有移開視線,[遵命。]


用發誓的語氣做出承諾,...萬劫不復什麼的,似乎早就淪陷,但是葉知道,對方亦同。





夜色深深,



[......你現在在摸哪阿好...]


[...明天!明天就換鎖!]




[葉...]



[哈阿......恩...]


        


春色無邊。




******



麻倉本家


黃昏的光線轉換著空間裡的色彩,明黃色逐漸染上橘紅,瞬間光線增強却稍縱即逝,淺淺的紫藍隨之浮現,而這些卻無人欣賞。



"情況有些糟糕"


轟隆轟隆咬著下唇,看著佔據桌子一方的三個人,
葉明、安娜、道蓮,各各都陰陽怪氣,再說這樣的沉默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轟隆轟隆忍不住發難,[我說!你們麻倉家到底是怎麼搞的?!]轟隆轟隆指著葉明說道[葉好不容易回來,二話不說就把他囚禁起來?一週了!為什麼不讓我們見他?!]
眼神掃過安娜、葉明,卻沒得到回應,轟隆轟隆氣勢衰敗,喪氣的垂下肩[難不成這跟...好有關?]


說到好,眾人皆是一僵,安娜冷冷的開口
[...我去看他。]接著自逕離席。
安娜的背影讓人有些不舍,大家都知道,從葉離開後是她撐起一切,打理麻倉家和尋找葉的下落,但是...轟隆轟隆回憶,當葉終於現身,他真心的為她感到欣慰,但是沒想到安娜只是靜靜的凝視著葉許久,久的讓人感到尷尬,猛的醒悟,這根本就是對峙!而葉似乎也不同以往,從骨子裡透出的冷漠,嘴上雖然有著淡淡弧度,但是那眼神...!這個世界是怎麼了?葉是這麼溫暖和善的人.........



[轟隆轟隆。]蓮的叫喚將他拉回現實,
暗示他坐下葉明有話要說。


[咳...謝謝你們在這段時間對麻倉家的關心,我們無以回報,]葉明頓了頓,
[但是現在是該麻倉家自己做個了斷。]
站起身,蒼老的眼睛微瞪,[...老生希望你們明白,在你們離開前,宅邸內還是會將你們視為客人,其他的...請不要做多餘的事。]
這就是赤裸裸的威脅了,望著葉明離去,蓮撇撇嘴很是不已為然。



[呿!連葉回來這事也被警告不能告訴其他人,難道不知道大家有多擔心嗎?!]轟隆轟隆看著依舊無語的友人,[喂...你就不能說點什麼嗎?]  


蓮環抱著手臂,[...說些什麼?不是很顯然嗎。他們想要利用葉打擊好,再放出麻倉家子孫拼死拯救世人的消息,除掉心頭大患還能重振世家名氣。]金色眼眸透著精明,[要不是從葉消失後我們就待在這,不然連我們都會被蒙在鼓裡。]



[阿...]轟隆轟隆無意識的張開嘴,[...是這樣嗎?我怎麼都沒察覺...]

對方冷冷遞了一個不屑的眼神,讓轟隆轟隆自覺的閉嘴。


蓮站起身,[...但葉確實是奇怪...]


事實上那瞬間,蓮在葉身上看見了好的影子,
太相似了!
是的,他們是雙生子兄弟,但是從前在氣質上絕對是有著反差,可是現在......
令人在意的還有一點葉的巫力變的更加強大,
"如果好是主要的因素..."蓮的眼前浮現自家的僵屍軍團,很快的否定這個想法...
"強行注入巫力,肯定會有所變質,而情況並非如此。"



[那,我來幫你解答?]
空中突然劃出一團火焰,蓮與轟隆轟隆還來不及反應,好已

翩翩落地,




[嗨。]


華麗登場。


******





"熟悉又陌生"


葉仰望著天花板,細細著磨這個想法。


小幅度的調整依靠牆面的坐姿,身上的浴衣摩擦著榻榻米發出細碎的聲響。


已是第七天了,


他並沒有被特別的懲罰或訓誡,就是被結界封在自己本家的房間內,真可惜了就在房外的庭院景色。


"時間不多了..."未開燈的房內,日光逐漸轉黑,葉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慢慢站起身。



[我有話問你。]纖細的身影,映在傳統日式的移門上,語調清冷

[...這樣做對我公平嗎?]



[......安娜]


葉凝視著剪影,溫柔的說[一直以來,多謝妳了。]


[......]"果然還是這樣嗎?"安娜微微垂目,打從見到葉那刻,她就讀透他的心。


毫不掩飾對好的感情,對她的內疚與同情,讓安娜憤怒...又痛苦。


[爺爺不會放過你也不會放過好,你清楚後果嗎?]


哪怕一點點也好,只要葉有一點動搖...
她都能感到欣慰,雖然討厭這個不乾脆的自己,卻不能不承認她需要親耳聽見葉的回應。


[嘛...我想也是,]葉搔搔頭似乎有些苦惱,語調卻帶著絲絲笑意[那就讓他來吧,我們等著。]


"我們"
這兩個字在空中飄散,冷不防的刺痛安娜的心
"所以...已是外人了"



喉嚨發緊,安娜深深的閉眼


[好吧。]


猛的出手破壞門上的結界封印,符紙緩緩飄落地面。



[咦?安娜----]聽見動靜,葉還來不及說話,移門開啟,安娜銳利的瞪著葉,拋出春雨、布都御魂之劍還有阿彌陀丸的牌位。


[結界被破除,爺爺馬上就會到,]安娜將葉的身影映在腦海中,讓愛的人愛他所愛,這才是好女人...也是她最後的尊嚴。


[...你走吧。]



[......]


不知道未何,葉並沒有移動腳步,只是撫弄著阿彌陀丸被封印的牌位。




[恩...事實是,]

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傳入安娜的耳裡,
[葉不是柔弱的公主,為什麼需要被解救?]

身體反射比思想快,一個巴掌馬上擊過去


"啪!"

葉檔在好面前接下了安娜的巴掌,
跟在好身後的轟隆轟隆、蓮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下個瞬間,好伸出斗篷底下的手扣著葉的肩疾跳出離安娜3尺遠,

[...妳這女人-----!]

好眼中殺意令人可怖,突爆的巫力讓四周氣壓改變,沖擊出一片真空帶,在場三人用巫力勉強抵抗,卻直不起身來。



"這就是...好的力量..."


葉明趕到時見到的場景,讓他心生畏懼,差距太大、太大了!"真的憑麻倉家能擊殺他嗎?"的想法襲上心頭,不由的打了冷顫。



[...好,停下吧。]葉舉止輕柔的反握住好扣在肩上的手,[我想要的老友敘舊,可不是現在的場景。]
葉微微瞇眼,將好那氣的微顫的手移到唇邊。


[......]好似有不甘,但還是撤除巫力,鬆開葉的手,輕巧的跳上庭院中最大的裝飾岩石上,毫不在意的把背影留給眾人。


這是多大的自信,才能如此無懼的背對自己的敵人?



[安娜,這樣稍微出了點氣吧?]葉拉回眾人的注意,

而跌坐在地的少女,低著頭,看不清她的表情
[阿,爺爺也到了]葉朝葉明笑了笑,[蓮、轟隆轟隆雖然上次已經見到面了,但是還沒有說到話呢,最近好嗎?]




[好、好你個頭!!]



******





晚風吹拂,天上黑色的雲朵逐漸移動,
皎潔的月亮顯露本色,

銀色的月光灑落眾人身上。


今晚是個多事之夜



在好解除巫力,三人恢復狀態後


安娜一言不發的快步離去。
好瞇著眼,似乎若有所思,此時突然感受到視線,葉微微歪頭望向他,眼神中帶著戲謔


"現在,誰像個孩子?"

聳聳肩,
即使被葉看穿他想報復安娜的行為,好也不在意


葉臉上微紅的印子,看了就不痛快。



[抱歉...沒有留下一句話就消失,]葉真摯的說
[讓你們擔心,是我的錯。]看著有些狼狽的兩個友人,[這次回來就是想真正的做一個告別,哪怕會遭來怨恨。]
眼神劃過葉明,
[...爺爺,我沒有想要你的諒解,消滅好是麻倉家的使命,這我確實辦不到,當然...你可以找其他人來擊殺,]葉眼中透著肅殺的冷酷


[而我,會好好保護他。]


老者垂敗的低頭不語。


"葉不是柔弱的公主,為什麼需要被解救?"


看著眼前的葉,蓮明白了好的這句話。


好的強大讓葉的實力被忽略,但有沒有可能葉已經超越他們所有人?葉心甘情願的待在這裡,是因為他隨時能離開?




[葉,能解釋一下]轟隆轟隆難掩懷疑,追問道
[你的巫力怎麼增強這麼多嗎?]
不是不信好說的"葉完全接受了內心的自己。"
他們很明白從心而出的力量,與葉相遇的時候,他們都親身體悟了那毫無動搖純粹的厲害。


只是光憑這點...



[其實方法你們也知道,]葉慢條斯理的說,
[承認、接受,不論是好還是壞的自己,也就是接觸靈魂的本質,]
他微微停頓觀察蓮和轟隆轟隆的表情,[每個人都有自己無法面對的黑暗面,即使面對了,也很難承認那一部分的自己,更別說接受了...]


蓮對上葉的視線,眼眸一片清澈在那之中映著自己的倒影。

蓮覺得自己被看透,

"葉知道我的掙扎..."
他吶吶的說[...你的靈魂跟好是同一個,變得如此相似是因為你接受了他...]



[是,不管是一千年前的好、還是現在的好,他的痛、罪、記憶...愛。]葉說到此,露出了微笑,這是一個真的微笑,


[當然,我還是我。]





[已經夠了嗎?]好牽起葉的手,在看到葉肯定的表情後喚出火靈乘坐,直到看不見麻倉本家了,好才放開葉的手,輕輕拂上那受擊的臉頰
[還痛嗎?]



葉搖搖頭,眷戀的將臉更加貼近好的掌心,用喃喃自語的音調說[真的,很想你呢。]


正中好的下懷,[...那要不要解釋一下為什麼花了比預期更長的時間呢?]他微微皺眉
[要不是我主動去接你,是不是還要等更久?]



[因為,我不會再回去了。]所以即使身在結界中的小房間,葉還是珍惜的,這就是為什麼他可以走卻留下的原因。



葉明在看到那絕對的力量後,他清楚麻倉家的使命在這一代就必須劃下句點,不做無謂的事,這是葉明的原則,他告知從今而後麻倉家再無麻倉葉,意思是只要不出現,就隨你吧。



[.........]好將葉環抱住,[這是一個了結,只要你做到言行從心,就沒有遺憾。]


他並不在這個話題上著墨,[帶出來了嗎,那個被我封印的持有靈。]



葉遞出阿彌陀丸的牌位,神情有些忿忿
[他是忠心,並不礙事...下次別這樣對他了。]

封印後牌位的遺留下,上頭還有好的術法,友人們才如此緊張,都以為葉被好強取靈魂了...


"唔...的确是被他強取了......"葉猛然止住想法,轉頭就看到身旁那張相同面容上嵌著一個邪惡壞笑。



[恩,這武士靈還是多待在裡面幾天吧]
見葉疑惑,好靠近葉的耳邊低語



[我可不希望他來礙我們的那件事------]





後記、



[真的再見了。]


目送當作交通工具的火靈離去後,轟隆轟隆歡快的離開,說要去通知好友們葉的消息,完全沒注意蓮注視他的目光中夾帶異樣的熱度,



[蓮!快來幫忙解說阿!!]



"如果有天我能正視這份感情..."



[哼,傻瓜一樣。]




終。

本文獻給我的朋友,晃。

我過往的友人,曾分享相同感動的友人----
我在這,妳呢?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