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夏目友人帳[斑夏]多米諾效應。

【原創】多米諾效應。


一、

夏目一臉陰鬱,支著頭在窗邊坐著,他維持這樣的動作已經一個下午了。
若有所思的將視線落在遠方的夕陽,眼角餘光看到一個圓滾的短腿肥貓,異常靈活的邁開四肢朝這裡奔跑,後面跟著氣喘吁吁的中級們。


[夏目大人~~~~!]


------



[將將將~~~就是這個!]中級們將一個小甕遞到夏目面前,鄭重的介紹[我們蒐集了一整天,總算是達到一人份的量。]



夏目拿起這個不起眼的甕,微笑著說
[太好了,真是幫了我大忙。]



[那,斑大人剩下就交給你啦!]中級們對著支著頭側躺看雜誌的"夏目"擠擠眼,[我們先告辭了唷!]



夏目將甕放在書桌上,撇了眼"夏目"
[老師,等我擦完藥馬上給我變回來。]


雖然是自己拜託老師化成自己的模樣向塔子阿姨報平安的,但是看到自己那張臉,露出跩跩的神情,真的......


[麻~不急阿,]"夏目"並不看他,用懶洋洋的語氣說
[今晚的晚餐是煮烏賊阿~]


[你要去吃阿?!]夏目想起上次的際遇,
[饒了我吧!貓咪老師!]



昨天夏目慌慌張張的跑回家,看見斑跟看見救命稻草一樣,[老師!你看的見我嗎?!

]


等夏目鎮定下來,他開始講述一個斑一點都不覺得意外的事發經過。


放學途中被小妖怪設計引走,雖然靠自己的拳頭驅走他們,卻被小妖怪製造出來的黑霧包圍,等到黑霧散去後他回到家中,在門口遇見了正要出門的塔子阿姨跟滋叔叔,兩個人卻像沒有見到他一樣,自逕的交談離去,這下夏目才發現出大事了。


斑當然好好的訓斥了夏目,但是當物之急是找到解決方法


"就像那次瓶子事件一樣,慶幸的是至少這次沒有在被困在狹小空間裡。"夏目還樂觀的這麼說著,晚上找了其他妖怪來商議辦法,又是一陣折騰。


所幸,真的找到了能解決的夏目窘境的草藥,也就是甕中的東西。



塔子阿姨從樓下傳來的呼喊聲


[貴志~晚餐好了唷~]


[好----]夏目反射的回答,卻突然想到自己的話塔子阿姨聽不見,急忙示意斑回應。


"夏目"瞇起眼,壞笑的看著驚慌的夏目,用特別爽朗的語調喊,[好好~~!]



[回答一聲就可以了!貓咪老師!]



***


"心好累阿..."


夏目坐在浴室小椅子上將一塊毛巾浸在水盆中,無奈的看著從鏡子反射的景象...

斑維持著"夏目"的模樣泡在浴缸裡,一臉舒服。



夏目後悔不已,明知道讓斑頂著他的臉去吃飯是沒有好下場的。


別說敬語問題,當塔子阿姨問到最近跟朋友相處如何時,斑思考了一下,認真的說
[天氣開始熱了,每天睡一起,希望他能穿少一點、當然裸睡最好。]然後用筷子戳了一大塊烏賊塞嘴裡。

塔子阿姨一臉驚訝片刻喃喃的說,
[貴志有這麼要好的朋友阿...],而夏目就在身邊聽著他們的對話,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

"還好滋叔叔不在,不然情況會更糟呢..."


長嘆了一聲,夏目轉頭向老師問到
[...只用清水擦拭就夠了嗎?老師?]


[恩...本來用潔淨的山泉會更好,]"夏目"眼睛睜都沒睜,移動身體讓水淹過下巴,無所謂的說,[眼下就用冷水將就一下吧。]


夏目聞言,轉頭開始認命的擦拭身體。



"夏目"此刻才輕輕睜眼,用眼角餘光打量著夏目

,視線跟隨著夏目手上的毛巾,游移在少年纖細的身體上

...

若有所思。



[那,開始吧。]


回到房裡,夏目打開甕蓋,用手指挑起一塊透明膏物,[哇...老師你聞,好香哦]


[夏目,你聽我說]斑還是維持"夏目"的姿態,他走到夏目身旁,[這個藥還缺少一樣東西。]


[恩?什麼東西?]夏目不解的望向斑


"夏目"瞇起眼,帶著無害的微笑



[我。]



[欸?]夏目一臉莫名,[老師你...]


[事實上這個藥需要跟高級妖怪的唾液一起使用才能起功效,]"夏目"聳聳肩,用受不了的口氣說,[本大爺就是了,再說我作為你的保鏢,這種事情只能交給我嘍。]



夏目不可至信的睜大眼,[中級他們怎麼沒說...]


[他們跟我說了呀,]"夏目"不耐煩的伸手,將甕從夏目手中抽掉,[這麼麻煩還不是因為你大意闖的禍。]


[是......]夏目一臉打擊,片刻幽幽的說


[那老師你要怎麼裝?]



[啥?裝什麼?]"夏目"神情茫然,滿臉問號的看著夏目。


[裝你的唾液啊,]夏目用手在空中比出一個容器的樣子,眼神認真的說[要不要我去拿個杯子什麼的?阿!...你是想直接裝在這個甕嗎?]



[...你把如此高貴的我當成什麼了?可惡...]


"夏目"露出深受打擊的陰鬱表情,吸了口氣穩定心緒後,[總之就交給我吧...]
伸出一個指頭指向夏目,氣勢凌人,

[脫吧!]



待續。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