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通靈王[好葉]饕餮。

前言

此為致敬文

當我剛迷上通靈王時,看了篇"饕餮之愛"

重口味了些、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取得轉載後,作者也消失了。

我再也沒辦法取得他的親口同意重新詮釋文章,這是我心中的鬼,但是,我很愛惜原作者的構想,也想再呈現當時給我的感觸。

所以我開始動筆了,在此、如果有緣遇到了你,請你包涵,感激不盡。

******

貪慾是種本能。


想要什麼,眼神會出賣你。

即使掙扎、不肯置信,在高掛著月的黑夜都無處可藏。

[饕餮]


吸吮、深入交纏的吻,激烈的吐吶間都是對方的氣息。

甘甜的略帶溫暖,讓自己更扣緊他的頭,微微揚起,讓自己倒影在他的眼裡

[別想逃喔...葉。]

對方略帶哭音,[這種事情...會被懲罰的...]

[哥哥。]

[誰敢...?]
好溫柔的微笑有些冰涼

[有我在。]

[......]葉害羞的側頭,半啟的唇透著邀請,
好正想再度品嚐時,葉輕輕的將手抵在好胸前,
[我、我有話想對哥哥說... ]

[恩?]
即使欲望正佔滿好的身體,他還是十分理智的表現平靜..."畢竟對方...是那個葉阿!我最寶貝的弟弟,可不能嚇壞他。"

[我...恩、那個...]葉臉窘的緋紅,連耳廓都跟著泛紅起來,他深吸一口氣,堅定的望著好
[我、我已經喜歡哥哥很久了!]

[我知道...所以我們才在做這件事不是嗎?]
有點好笑的看著葉彆扭的表情,好眼睛微彎的笑了,
[難不成我吻技太差?讓你覺得這是兄弟間的問候?]

[不是、不是啦!]
葉聽見好的戲謔話語,緊張的搖頭有些與無倫次的說,
[我意思是、比喜歡還要加倍、加倍的喜歡...]

[...是愛嗎?葉。]

好托住葉的下巴,直視瞳孔深處,似乎要看透葉的靈魂。

[我想...是的...]
被好這樣的神情蠱惑,葉用呢喃的語氣承認,接著眼神微暗,[愛著哥哥...哈哈、這樣很奇怪吧?]

[不、葉,]
好的眼中迷亂的欣喜突現,他滿足的張開手將葉深深環抱住,[我也愛你...從出生開始!]

[我愛你阿!]



"哐噹"

透明玻璃杯裡裝著些許琥珀液體跟大顆冰塊,融化時撞擊杯體發出清脆響聲。


躺臥在真皮沙發裡的好緩緩張開深沉的眼,目光觸及吊頂的燈具,透過落地玻璃窗月光灑落在未開燈的客廳裡,映上天花板一抹淡淡光線,空氣響起輕微嘆息聲。


"........."嗤笑一聲,用手掌捂住眼,太陽穴隱隱發緊,在內心鄙視自己夢中的欣喜,"癡心妄想。"

皮沙發發出移動的聲響,好拿起茶几上玻璃杯,
仰頭清空杯中物。

"什麼時候,自己的心意才能傳達?"
好凝視手中透明杯壁上的冰涼水珠,像流淚一樣,彷彿在預告戀情的結果。

突來的煩躁起來,帶著力道將杯子摔回桌面,冰塊撞擊的聲響,只讓人感到落寞。


[我回來嘍~]

玄關門口傳來葉略帶疲倦但是上揚的語調,看來今晚聚會過得很愉快。

身體反射比思考快,等好將眸光中的心緒藏好,腳已經走過迴廊到了玄關,看著正在脫鞋的葉。

[怎麼這麼晚?]
熟練的用兄長的語氣淡淡詢問,不著痕跡的壓制自己想擁抱對方無防備的背影的心思。

[呃...突發了點狀況,]
葉將鞋子整齊放入鞋櫃,轉過身看著好並且語帶無奈,[轟隆轟隆、蓮,都為了最後一塊炸雞,差點要打起來了!大家合勸了好一會兩個人才消停下來。]
說完他聳聳肩,翻了一個白眼,
[真是的,明明感情很好卻常做這種小孩子的吵架事情。]

[哦......]
好心不在焉的應付一聲,視線似有若無的滑過葉開合說話的唇上,[冰箱裡有麥茶,要喝嗎?]

[阿?呃...好啊...]
察覺好有點冷淡,葉移動腳步走近他,[...哥哥真的對聚會什麼的都沒有興致呢...]葉搔搔頭,[如果今天一起來那就好了,萬太很崇拜你耶!麻倉會~長~]

拖長的揶揄尾音讓好有些皺眉,
[你也知道我不太會應付那種場合。]

葉挑眉,像是聽見了玩笑話,[這世界上還有哥哥不擅長的事?]見好不搭話,他自顧自的往下說,
[啊啊~有時候真討厭跟你是雙胞胎兄弟的現實。]

[哦?]好詫異的看了葉一眼,[為什麼這麼說?]

葉誇張的嘆氣,有點哀怨的說,[還不是哥哥太優秀了,入學以來都是全學年第一名的保證、又是學生會長。]

將雙手搭在頭後面,葉撇撇嘴,[而我就是那個天才好的傻瓜弟弟...]

[葉......]
好的眼中隱隱的笑意,露出一些寵膩,[這是你自己亂說,沒有人會這樣想的。]

葉不以為然的嘟起嘴,

[上次我去學生會找你的時候,副會長馬爾科說的。]

他模仿那個戴著眼鏡,正經的副會長平平的冷淡語氣,

[...傻傻的、可愛可愛的,成績也普普通通的,怎麼看都跟好會長差異很大,居然還是雙胞胎弟弟?]

瞄了一眼面無表情的好,[唉...雖然我知道他是在開玩笑,但還真不是滋味。]
葉伸了個懶腰,自暴自棄的說,
[反正我就是、比較呆比較笨還扯哥哥後腿的弟弟...]
說完就要經過好,移動到屋內。

[扯後腿?]
好輕輕扣住葉的肩,溫柔綿細的語氣,
[是不是...馬爾科還跟你說了什麼?]額前稍長的髮絲遮蓋眼神,讓人不知他在想什麼。

[.........]葉並沒有轉頭,思考片刻後低低的開口,
[你明明可以跳級畢業、還有獎學金提供出國深造的機會...卻都因為我放棄,]
語氣轉變有些忿忿,
[...居然隱瞞著不告訴我!哥哥為了我擔誤自己,這種事情、]

葉露出一絲絲哀傷,[我會難過呀......]


[呵......]
好小心拿捏,在不令葉多心的距離靠近耳邊說著,[這樣真的就是傻瓜弟弟嘍。]

然後語調上揚用輕鬆的語氣,
[別再意馬爾科說的話,那不是事實。]
對上葉疑惑的眼神,[...跳級畢業不就代表輕鬆日子結束了嗎?]
好彎著眼微笑,[你知道哥哥不怎麼喜歡這樣,至於那個提供獎學金的學校一直都沒在我的考慮名單內,所以更不用提了。]

[唔?是這樣嗎?]
葉眨眨眼,巡視哥哥溫暖自在的笑容尋找可疑處,
[所以他...]

[...只是知道一點片段、畢竟有些文件是他經手的。]
好截斷葉的話語,有點無奈,
[真是的,要不是你說了這些,我都不知道馬爾科這麼關心我的狀況呢...該不會是發現我的魅力?]

開玩笑的對葉擠擠眼,好鬆開葉的肩頭,暗暗用拇指摩擦著掌心,剛剛感受到葉單薄襯衫下的肌膚觸感,如醉如癡,要再不放手...恐怕手指會顫抖的令葉可疑。

[哈哈!]
葉展開笑容,心裡積壓的情緒得到解放,整個人放鬆了不少,[看來在馬爾科心中,哥哥你的魅力可能跟那個梅登小姐不相上下哦!]

[那我真該小心點別讓怪人喜歡上了。]

好攤攤手,露出受不了的表情,逗的葉又是噗嗤一笑。

轉身,葉在笑語中通過迴廊往客廳的開放式廚房走去,對著冰箱探頭探腦,[麥茶~麥茶~]


絲毫沒注意跟在後頭的好,臉上的弧度越漸加深,已經不代表愉悅的笑臉顯得嫵媚。



"...葉......讓你難受的多嘴之人......"




待續。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