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通靈王[好葉]焱。


美世界。




[焱。]




少年舉起形狀美好的指頭,在玻璃窗上描繪天空藍轉深紫的雲朵輪廓。


指尖輕輕移動,即將消失的微弱陽光,碎進眼中。



遠遠的飛過兩隻不知名的飛鳥,襯著天空最後點光暈,少年用眼神跟隨著一直到看不清身影,但視線收不回。



[在看什麼?]


聽見問話,少年收回指頭,轉身看到與自己穿著相同襯衫的對方。



[鳥,飛走了。]極少見的著裝,讓少年有點呆楞的回答,當然一開口他就後悔了。

[呵呵...]
對方不在意的微笑,提出匪夷所思的意見
[那...我讓他們在飛回來?]

[不用,我喜歡他們的背影。]


少年小幅度的歪頭,及肩的髮絲微晃,眼神不停上下打量來者,顯的心情十分愉悅,對於這般對話似乎司空見慣。



跟自己敞開襯衫的習慣不同,映象中老愛裸露上身的人,除去領釦不說其他釦子可都老老實實的扣著,難得的正經,配上那淺笑,總多出點禁慾的風情。



[你喜歡的東西,好像都不太大眾...]


他將幾根移到額前的髮絲撥到耳後,與及腰的長髮順合在一起,動作透著女氣。



[彼此彼此。]


片刻頓點,少年用食指與拇指扣著自己的下巴做思考狀,嘴角扯出不懷好意的微笑,[...你這舉動是在勾引我嗎?好?]



[...你這番話是在邀請我嗎?葉?]


眼神冶豔卻銳利,這邊這位可從來不是光說不做的主。



吃過幾次虧的葉了解,如果真的挑起好的"性致"絕對不是用次數計算的,性格惡劣的他會做到讓自己哭出來求饒為止...



[啊哈哈、哈哈]葉抓抓頭,氣勢削弱大半,拉著好的手露出傻笑說,[時間要到了...快走快走吧!]



[一開始老實點不就好了?]好一個順勢將指頭交纏,掌心貼著掌心合出令人滿意的形狀。



[就看你得意的樣子不順眼...]


葉不服氣的反唇相譏,順帶再撇了眼好的穿著,記憶中只見過一次,是不是該拍照留念?阿、忘了他討厭現代用品...



[那我哪裡不能得意了?]


好委屈的眨眨眼,葉無法招架的嘟著嘴回應,


[可以可以...你是天、你是神、你是任性的通靈王,有什麼不能的?]酸溜溜的語氣,讓好忍不住哈哈笑起來。



兩人牽著手,步出屋外。


站在在山丘上的簡單小屋,能很輕易的將坡下景色收盡。


晚風徐徐,牽動髮絲在空中放蕩,空氣中帶著夜晚特有的潮濕、微溫的氣味,好抬起空著手。


[開始了?]



葉抽開牽握的手,在好身邊盤著腿席地而坐,雙手支在身後草地上,擺出閒散的模樣,[等好久了。]



好眼神轉向遠方,唇邊抿著隱隱的笑意


[那......]  手指在空中輕輕一劃,突然出現的火燄兇猛的吞噬著視野中的世界。



金黃、血紅、銀白...像是千萬只色彩鮮艷的蝴蝶同時振翅飛翔,追逐、匯流、舞動的火光不停改變型態,貪婪的覆蓋一切。



這一時間兩人都沒有話語,只是凝視大火焱焱,奇怪的是熱度並沒有襲來,傳遞的只有絢麗。



火焱過後的世界是一片空白,像是用漆刷上的死白,僅僅剩下兩人所在的山丘完好如初。



[滿意了?]好躺臥在葉身邊的草皮上,閉上眼,凝視火光太久眼睛有些疲倦,而葉還是興致勃勃的注視著最後的餘火。



什麼時候開始的習慣?


這裡毋庸置疑的是好製造出的空間,


每天都將世界焱燃後重新開始就只因為葉喜歡,忍不住回想起意外的第一次,葉難耐興奮,卻又不太好意思的回應,


"...我就說了,如果是我當上神的話,人類也會滅亡。"



"你這個隱藏縱火狂..."


無視自己的挖苦,葉無所謂的撇過頭,露出一抹邪媚。



"也不知道是誰縱容的。"



那時的自己是真心的擔憂是不是過度激發葉的劣根性。


當然,這個葉不是那個麻倉葉。



思緒暫時中斷,好眼睛半睜半瞇,神色清淡遙遠。



葉轉過頭查看,見到好的狀態也不奇怪。


搔搔頭,突然像是想到什麼,翻身跨坐上好的腹部。


翻著身後的口袋,掏出跟繩子纏繞在好的雙手手腕上,正開心的作業,卻發現了視線。



[這是幹嗎?]好頗有興致的用下巴點點手上的情況,[我在那忙麻倉葉。而你又在忙什麼?]



"我在忙著...


今晚要讓你抓著我的背,哭叫到不行!"


一點都不擔心靈視這件事,畢竟好已經沒有了這能力,葉邊汕笑邊解開繩子,[阿哈、開個玩笑麻]


然後往好側邊一倒,大字的攤地,手上胡亂撕著雜草,[...他怎麼樣?]



[...死了、跟安娜還有孩子一起到G.S空間來找我復活。]好撐起上身抓抓頭,撇了眼葉繼續說,[帶著孩子上戰場什麼的...真是夠了。]



[哦...還不是為了要證明給你看?]


語氣平板,[說起來,我們兩個都是為了你在不同的世界裡努力呢。]



眼前的葉,是自己在空白中創造出的人,那個永遠停留在14歲的麻倉葉。


王座孤寂,時間無意義,突發奇想的很想了解了解自己從未有過的經驗......與兄弟相處的時光。



那接下來是哪裡出了問題?


是陌生的距離拿捏?不洽當的舉止?


總之,已經成了情人狀態再去追究也於事無補,況且確實很有趣阿......



[......你要努力?]好俯下身,稱葉不備吻上他的唇,輕柔甜蜜的吻,讓葉飄飄然的享受著,好此刻在他耳邊低聲呢喃著,卻在下秒讓葉臉色刷白。





[那今晚,也要讓你努力哭叫到不行哦~]





終。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