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通靈王[好葉]視線與氣息的把戲。

二、


雖然世家事業沒有子孫的傳承,葉明難掩遺憾,但是對於葉用自己有興趣、專精的領域使家道復興,也還是頗感認同,只是...下任家主實在太沒警戒性了!



麻倉家轉型成功引起各方注意,每個試探都是針對葉而來,雖然目前他都憑著敏銳直覺躲避了騷擾,但要是被這些不懷好意的人知道麻倉葉沒有防身的能力,不知道會招來什麼更大的事件。



葉明清楚雖然時機不夠成熟,但是對目前未正式接任族長的葉而言,他需要"好"幫助。



武術世家麻倉家的分支,檯面下的暗部,麻倉好是這一代最為優秀的一員,傳言他很可能在主家族長上任後就接替暗部首領一職。


作為麻倉家黑暗面,照例而言,主家與分家是沒有密切交流的必要,這些年,不同於本家的黯淡轉型,分家在暗界混得比本家名氣還大、勢力更廣,老實說、除非必要兩家不與來往這已經是種默契了。




而這就是為什麼當葉明招來麻倉好時,他沒給本家現任當主好臉色的原因。



[哈?我去護衛麻倉葉?]好擰起眉,有些不耐,[難道主家的武藝傳承真的沒落了?]



葉明沉默,要不是有求於好,真想一棍子敲上去,[...你的護衛只需要到葉正式上任族長後就能停止,之後看是要改派人手還是由我們這邊出任保鏢都行。]



[那幹嗎不現在就讓保鏢出任呢?]好掏掏耳朵,還是雲淡風輕的,[為什麼一定要我?]



[...這不是明擺著更讓葉成為目標嗎?他本人最討厭這套,老是甩開更不是辦法。]葉明挑眉,露出一抹微笑,[況且,你不想看看自己的雙胞胎弟弟嗎?]



不會承認是被葉明最後一句話給說動了,那個事實上也是自己爺爺的人,很了解好奇心害死一只貓這個概念。



麻倉家有條祖訓,為防手足爭位相殘,如子孫誕下兄弟、姊妹、雙生子,一律以年長者送分家撫育,入暗部籍。雖然有些殘忍,但如此才能本家分家延連情份。



好確實是想看看那個出生後從未再見的半身,想知道這個下任族長有沒有能與暗部互惠的資本。


如果不合意,他私自的想著,就讓這種莫名其妙的關聯斷在自己這一代,也是積福阿。



在暗處觀察著,那個全身都是破綻的麻倉葉。


"真的是沒有族長的意識,散漫的要命!"好已經暗中護衛了兩個月,除去一些小蒼蠅不大不小的行動,其實也沒什麼事件發生,而最有意思的是來自自己對葉的試探。



在開始的第一天,好也沒什麼在意葉的反應,沒想到就在他稍微放鬆時,葉的視線尖銳無誤的直直往自己藏身的黑暗望來。


如果不是有絕對的自信自己隱匿的本事,絕對會以為葉已經看到了他。


雖然對方搔搔頭,好像不在意的繼續自己的事情,但好知道必須更加小心了。



"...暗部的不可見鐵律你是知道的,"葉明的話在腦中響起,"更何況是不知道自己有雙胞胎哥哥的葉,好!只要被看到了,護衛就失敗了。"



所以這也是賭上暗部的榮譽,與下任族長的拉鋸戰?


悄悄的,將氣息更加隱去...



"不、這是單方面的宣戰阿。"


至少頭一週自己是這麼想的。




過後的一個月實在是無趣的很,好開始懷念那個尖銳的讓自己吃驚的眼神,而且能讓平靜無波的葉露出鋒芒,可能也只有自己了。



於是開始似有若無的散著氣息,凝視葉的視線也變的摻入情緒...直到對方某天受不了的朝他怒視了一眼。



從沒檢討過自己的惡趣味,在看到葉的眼神後才發現已經逾矩了。


反省自己的行為,到底是希望被發現...還是反之呢?



"誰知道呢?"


他想。



******



溫熱的液體滴落在葉的臉龐上。



他與他都吃了一驚。



葉抹了抹,聞到了鐵鏽味,心裡萌起不安和內疚,[你...受傷了。]


對方默不出聲,只是將插入肩上的玻璃碎片拔出,看的葉一陣肉痛。


"阿...有點過頭了"


葉發誓自己真的不是故意要讓對方受到傷害的,只是想小小報復一下那讓自己心神不寧的視線而已...



[沒什麼,職責所在。]好說完就覺得諷刺,這是不是老天對他那些惡作劇的懲罰?因為他並不十分盡責?


只是這樣一來...



[呃...暗部先生...]葉站起身,拍拍褲子上的灰塵,[我覺得還是要處理一下傷口吧。]面具讓葉不清楚對方的表情,只能用視線描著好肩上還不斷流出鮮紅的傷口。



[......]好看見了葉眼中的關心與內疚,思考了一下,扯開護甲、脫掉上衣,微光勾勒出線條美麗的健壯身材。


[呃?]葉看的有些呆楞,不自住的臉紅,[暗部先生...你幹嗎一言不合就脫衣服阿...]



[不脫怎麼包紮傷口?]對方將長髮順理到胸前,帶點調笑意思的語調,可能面具下的眼睛是笑著的,葉這麼猜想這,看著他將手中纏繞的繃帶鬆開,繞到肩上,...似乎有些動作不順。



[這位置不好弄,我幫你。]不給對方反應機會,葉搶過繃帶細心的作業起來。



空中飄浮的小灰塵,在光線下像是一顆顆星子,美麗脆弱不可觸碰,夜已更深。



能讓麻倉家下任族長在一夜間顯露出這麼多情緒,恐怕這也是第一次,但好還是不滿足。



[......你其實可以躲過吧?]



聽見這句話,葉明顯的一僵,胡亂打著最後的固定結,[啊哈哈...]虛浮的笑聲表達了好的正確。



[抱歉...]乾笑過後,葉吶吶的說,[只是想知道在我身邊的人是誰而已,我...沒有惡意。]手指輕劃過繃帶,帶著些許疼惜的語氣,[但是,暗部先生...我沒想過你會跑出來幫我擋下。]



[...要不是看你停頓了一下,我怎麼會衝動?]將心中那句"弟弟"藏好,好平靜的說。[不過既然被你看到了,那我也該結束護衛了。]



[欸!?]葉意外的瞪大眼,[怎麼會這樣?]



[本來護衛就是不能讓被保護者發現,在暗處排除障礙,而今天確實是我的失職才讓你有危險的處境。]面具下的眼有一絲黯然,[我會向暗部報告,讓別人來接替,請放心。]



[可、可是,是我自己......]葉心慌意亂的想爭辯,

卻被對方截斷了話語。



[失職就是失職。]好將上衣穿回、扣上護甲,[出去後,往左邊直行再下樓,穿過花園就能回到醫院大門,你的同學們都在那等你,去吧。]



葉凝視著星狀面具,一時也不知該說些什麼,轉身緩緩的走近門口,[那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暗部先生。]



[.........好。]



轉頭的瞬間,只看到長髮尾端消失在破敗的窗戶前。


含在嘴裡的名字,像是一呼喚就會消失,葉小心的記在心裡。



"好。"




******


兩週後,麻倉家舉行正式族長交接儀式。



人來人往,身邊的保鏢簇擁著葉,他覺得自己像是被標簽上生人勿近的惡犬,但此陣仗又偏偏讓人想靠近一探究竟。


"真是夠了,"看著各各人高馬大的彪形大漢,葉隱藏心中不耐,忍不住開始懷念那個暗中護衛自己的小暗部,"雖然有些不正經,但是卻對我奮不顧身。"



不知道事後他有沒有受到責罰...已經不只一次後悔自己那晚的試探,即使向葉明爺爺要求讓好回來再為自己護衛,也沒有得到回應。


暗部...真的是那麼嚴苛的組織阿...



[麻倉葉大人!葉明大人找您。]保鑣叫喚的聲音,讓沈浸在思緒的葉恍然反應過來。



[好的,那我自己過去就行了,你們在外頭等我。]


對著保鑣們揮揮手,像摩西分開紅海一樣,保鑣兩旁一站讓出一條路來。


別人看來威風無比,但葉卻是滿臉黑線,"拜託饒了我吧..."




[你來啦,葉。]


在和室內等待的人不只葉明爺爺,等葉坐定後,葉明開口介紹著。



[這位是分家的暗部首領,麻倉好]




黑的發紅的長髮,如同那個夜晚,讓人想伸出手觸碰是不是如同想像中的真實。


比髮色更加韻紅的雙瞳,像是有魔性一般,深沉的要將人吞噬,搭在秀氣的臉蛋上,生出一種邪魅的氣質,讓人不知道要將視線放在哪裡好。



葉有些傻氣的看著眼前身穿西裝,十足菁英樣的好。



同時腦內暴風般的運轉著


麻倉...好!?是好!?所以他是暗部的首領?還有臉...為什麼跟我長的...不會是這種狗血設定吧?!這遊戲能賣嗎!?


[如你所見,他還是你的雙胞胎哥哥哦...]



在葉還做不出反應的時候,好主動的出擊。



[你好,]


禮數周到的伸出手,那個熟悉的聲音說["初次"見面,往後請多指教。]



葉聽出來他將重音咬在那兩個字上,勉強的扯出微笑。


[你好,我是麻倉葉,麻倉主家族長,]


又打量了好兩眼,心中發出哀號


"我怎麼會覺得他是個小暗部呢......看看他的樣子,比我看起來更像族長阿..."


[請多...指教。]



將葉十分精彩的面色變換盡收眼底,好接過葉明遞來的茶,掩飾著笑意。



[咳,]葉明給了葉一個眼神,"眼前的暗部首領還在阿...拿出點族長自覺!"


[想必兩位需要熟識一下,老身就先行離開了。]



桌上的茶微飄著熱氣,對立而坐的兩人一時間都沒有話語,長者離開後,好沒了正經的坐姿,他靠著桌面單手支著頭,興致勃勃的盯著葉。



葉有些緊張起來,不知道該將眼神看向哪裡,一肚子的問題想問卻不知如何開口,於是只能將目光投向無辜的茶碗。



[......你就算把他看破了,我也都還在喔。]好聽的聲線傳入耳中,葉不好意思的終於抬頭,對上那深如潭水的雙眼。



[我只是...有點意外,還在整理思緒...]


忍著想搔頭的衝動,族長自覺、族長自覺...閉眼吸一口氣想重整氣勢,臉卻被對方突然的觸摸嚇了一跳。



[雙胞胎阿...]


瞬間來到葉身旁,好神色有些複雜,帶著一絲絲眷戀的語氣,[知道了嗎?因為你是我的親弟弟,我才願意去護衛你的。]手指點上葉的鼻子,調皮的輕彈了一下。



[......你也移動的太快了,]葉捂著鼻子,悶悶的說,[你早知道的話應該告訴我,幹嗎偷偷摸摸的盯了我這麼久?]手指點點好的肩膀,[這裡就不會傷了...]



[傷了這裡,卻入了你的心,]


好牽起葉的手,認真的說


[總覺得很划算阿。]



[喂...這些話是能對弟弟說的嗎?]


葉的臉燒紅,想將手抽回卻又捨不得。


"捨不得?什麼?跟他的接觸?"


"我是不是設計遊戲到走火入魔了..."



[確實不是對弟弟說的話,]好鬆開葉的手,正經的坐直身,[我把你看的比弟弟還重要,在我清楚你能躲掉鐵櫃而我還是衝出去的瞬間,我就決定了......]



葉實在不能阻止自己用求婚的語氣代入好的話語,他此刻很能理解自己設定的遊戲主角被喜歡的人告白的心境。


"?"思緒頓了頓。"喜歡的人?"



[停!停下!]葉突然拉高了音調,將好要說道話打斷,[今天的訊息量過多,主機要負荷不了了...]快速的起身,[我不管了啦!我要去寫程式了!]說完就要奪門而出,族長自覺什麼的早忘了一乾二淨,像是想起什麼,葉停下腳步,回過頭對著自始自終都凝視著自己的好說,[...能繼續護衛我嗎?]


[哥哥。]



好瞇起的眼神帶著媚態,他甜甜的笑了



[正合我意呀。]







終。




使用主題惡作劇、忍者、不可見。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