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通靈王[好葉]視線與氣息的把戲。

一、


目前心情與身邊此起彼落的歡呼聲形成強烈對比,葉看著手中簽王,嘴角微微抽動。



[倒楣透了......]





[視線與氣息的把戲。]




夏日夜晚對於高中生而言代表很多意義。


有小鹿亂撞的散步告白梗,還有成熟感性的夜晚賞星梗,當然最經典莫過於試膽大會梗,對葉這個戀愛養成遊戲重度玩家而言,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有天也能體會一次。



恩...說他是重度玩家確實有失偏頗,正確是他在幫自家產品做程式修正和測試。



麻倉家是逐漸落沒的武術世家,原本被寄託著重振世家名威的葉...用葉明爺爺的原話就是"不學無術、整天不知道這小混蛋在想什麼!" 從記事開始就排斥練習,逮到機會就溜之大吉,武術沒學到什麼,逃跑躲藏倒是挺厲害的。



但,這樣的葉卻是個遊戲設計的鬼才。


誰都不知道的角落,葉用電腦闖出來一片天,默默的出了名、默默的成立公司,然後有天默默的將麻倉家轉型企劃書遞到了葉明爺爺的鼻子下。


老人家驚的眼睛都突出來了,葉只能在心中善意的想著"爺爺實在太高興~"


轉了轉眼珠子,開口補充了幾句,[爺爺、目前我公司每月營收是.........]


老爺子嘴角一陣抽搐,老半天擠不出反對話語。


下任當家提早接管麻倉家核心,用不到兩年,沒落世家脫胎換骨。



那為什麼此時此刻葉的心境如此無語?


即便是麻倉家下任當家,但也還是個青春高中生,當然也要參與能製造美好回憶的同學交流...


然而活動人數不均,最後必須有個人是單獨行動,抽籤後的結果.........就是這樣。



你說,葉怕不怕鬼?




[為什麼偏偏是路癡的我抽到簽王阿...]



手中拿著小型手電筒,葉還沈浸在運氣不佳的思緒中,路過幾個舉辦方掛置的長髮頭顱、白色長裙、亂響的電話...虧同學能找到廢棄醫院的背景場所,但是道具粗糙,嚇嚇女生們倒是夠了,至於葉麻...


露出苦笑,[找不到路。這自帶的bug,就夠我受的了......]



葉四處亂晃著,在進入間類似檔案室的房間時,一陣潮濕暖風刮過耳廓,肩膀上也有溫熱的物體撫上的感覺[哇啊?!]異樣的觸感讓葉嚇了一跳,[什麼東西?]


四處張望了一下,是不是有什麼從身邊經過?卻是空無一物,然後在這個時候感受到視線...


葉思考了一下,對著空氣說,[喂...這是預定中的惡作劇嗎?我認輸哦...]


沒有回應,如果是人為惡作劇這時應該會有得逞的笑聲,但是都沒有。


錯覺?不,視線與氣息還在。


自己對氣息的感覺可是從小就很有研究,不然怎麼躲的了老爺子舖天蓋地的追捕?



老實說,這個視線是熟悉的。


一開始葉覺得可能是來自爺爺暗中安排的保鑣,但是最近這個視線越來越大膽,似乎能感受他在身體上游移,直到自己有點發怒了,這樣的視線才收斂許多。



"今天是不是一個揪出他的好機會?"



[別再裝神弄鬼了,出個聲吧!]


葉走進房間深處,在窗外月光照不進的地方,對著層層的檔案架,舉高了拿著手電筒的手照了照。



什麼都沒有看到,但是氣息與視線確實是從此角落方位傳來。


對方不問不答,葉也不想自討沒趣,[好吧、就當你害羞的不敢出聲吧...]手撫上還殘留微麻感覺的耳朵,[只要別再惡作劇就好。]



遠方傳來一陣女孩尖叫聲,葉不由得見獵心喜,[太好了!這樣就知道方位了!]


急忙就想衝出門口,卻誤觸了搖搖晃晃的幾個文件架。


空置的鐵架排山倒海的倒塌而來,葉機警的閃過,卻沒看到身後那個有著玻璃窗櫃的沈重鐵櫃朝他背部倒下。


時間突然流動的緩慢,葉轉頭之際感受到那個氣息一瞬間逼近到身後,他看到深得發紅的長髮在月色中飄散,在身體沒有跟上思緒的時空,他很想伸出手摸摸這是否真實存在...連緊緊擁抱住自己的那雙手臂也是。



重物倒塌引起的塵霧散去,生鏽的鐵櫃破損尖銳的可怕,[唔...好險哦...]


葉盯著被鐵架卡住,那個本來要招呼到自己身上的鐵櫃,呼出一口氣,眼神往左瞄了瞄,[欸...你沒事吧?]



左邊的肩膀上窩著一顆頭,對方長長的髮絲撓的葉的脖子有點癢,抱著自己的雙臂緊繃發力。




[......恩。]他似乎是從咬緊的唇縫中擠出氣音,對方鬆開手臂,將頭移開有些不穩的起身,葉此刻才看清他的臉...


裁剪詭異的五角星面具,只有露出說話的嘴,這種設計真不知道要怎麼看路。



接著打量對方的裝束,活動方便的緊身黑褲、上衣,還有半截式護甲、從手掌纏繞到前肢的繃帶、膝蓋上的護腕......。




[是分家的暗部?]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