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新世紀福音戰士[薰嗣]指尖的彼端。

You Are Not Alone.

"能不能給我可以期待的希望,否則我想我就將崩潰。"

答應的話語從未輕易獲得,指甲在掌心掐出凹陷的印子,卻不罷休。

被期待、希望、稱讚、認同,這都是自己行為的依據,來自他人的情緒與視線。

像塊海綿一樣不斷汲吸著,即使不願意不想作為,但直到這個身體呼吸停止、被蛀蟲侵蝕,腐爛在枯葉堆下...都會被強迫的拖回面對吧。

明明我只是想要得到只屬於我的善意。


[指尖的彼端。]


[呼哈、呼哈、呼哈......]

黑暗中真嗣往身邊摸索著什麼,在一陣紙張摩擦聲後,他對著紙袋吸氣、吐氣,好一陣子起伏的胸腔才平复下來。

過度換氣症,在精神緊繃刺激的時候發作,所以需要紙袋吸入二氧化碳來調整血液含氧量。

距離上次發作...真嗣垂下肩膀,重新倒回床上。

那時他就在我身邊。

意識回溯著時間的軌跡。

睡在他身邊,思緒雜亂一直平靜不下,結果老毛病又犯了。

突來的唇堵上自己如同金魚游水開閉的嘴,每個吸吐間都是他的氣息。

記憶刺中心臟,痛的縮緊身體。

我是這麼的想念你,白色的少年。

柔和的光線描繪銀灰色短髮,微風輕擺髮絲,似有若無的通透微笑,還有最後那對似乎能看穿世界真理的遼闊眼神。

成為了讓我依賴的那個人,然後殺死你?

不會再會,殘酷天使。


將頭躲進膝蓋,耳機塞上,我就能離開這個時空,並且只要繼續拒絕世界,就不會再受傷害。

已成習慣,手指握拳的時候,扣緊掌心。

就是用這個力道,親手消滅了承載自己期待的身體。

含在舌尖上的姓名像是塊糖,滋潤苦澀的喉頭。

閉上眼,已用盡力氣。



"真嗣。"

是誰在那空白中對他微笑,帶著似乎認識他很久的眼神

那是......



絲毫不變的溫柔眼神凝視自己 ,

接著對著他伸出手

[一直在等著你喔,真嗣。]

想要靠近,身體卻違背自己的意志,固執的定在原地。

[我過不去!]真嗣著急的呼喊,自己將手伸長、更長,卻始終只差了一點點。

[靠近點阿!!就、就能......]

" 你就能回到我身邊。"


[渚薰!!]


睜開眼,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伸在空中的手微顫著。

[阿......]
夢中未曾掉落的淚,模糊視線。

[明明已經不在了...]




You Are Alone.



終。


獻給我過往分享相同感動的友人,晃。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