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冰上的勇利[勇維]Love in Vein.


剛下完雪的銀白世界美的不像話。
天空純淨天藍,沒有緩緩飄動的雲朵、沒有動物的蹤跡、沒有時間逝去的跡象,彷彿眼前的一切被凍結了。

而這就是你我都期待,名叫永恆的時光。

[Love in Vein.]

銀色短髮在日光的照射下透明的虛浮,微微垂下的瀏海,隨著動作輕撫臉龐不在意的透著嫵媚,透藍的瞳孔中光波點點,讓人聯想到海洋中的浮冰,純粹的美麗著。

他正在陽光碎片中翩翩起舞,旋轉的俄羅斯人修長身材柔軟的彎曲出線條,毫不猶豫展現自己的魅力。

想要留住這個人,是不是要像該隱一樣有與世界為敵的勇氣?

想要在他的身邊,不分離。

"阿...已經這麼做了。"

與維克多的相伴,總是有種如履薄冰的危機感,即使言語糾纏,不安定感還是像根在心臟的刺,越扎越深。

但是卻有了承諾。

右手將瀏海往後梳理,沒有眼睛框架的視野開闊,小小的呼出一口氣,滿足的嘆息變成薄霧在空中消散。

"很幸福。"

在某個夜晚再次交換的戒指移到了左手,而左手拇指摩擦無名指上的圈形硬物,這已成習慣,這個位置被賦予的特殊意義,勇利格外的珍視,圈戒中的血脈直流心臟,濃烈的情感與之入心,源頭只能是他。

[勇利?]突然被托住臉龐,視線被迫下移,距離近的呼吸間都是對方暖暖的氣息,他嗓音些許拉高,企圖拉取對方神遊的心緒,[又在想什麼?]

[...沒什麼,]對方明顯不滿意這般敷衍的回應,挑起的眉頭好看的讓人想碰觸。

"...為什麼不呢?"

反客為主的,將手指描上維克多的眉,勇利不自覺的瞇眼,[維克多,你真美...]

[.........]"宿醉還沒醒?"維克多認真的盯著勇利,昨天確實喝多了,那個量即使體能狀況奇佳的勇利一個晚上是不是也代謝不完?但是總覺得不太是這個原因...

這麼主動的勇利除了在冰上時,都不曾見過...床上除外哈哈哈。

半瞇的紅色瞳孔透著窒人的光彩,勇利的多面性真的看都看不夠,尤其是帶著強勢的性感。

維克多將手後移到勇利的後腦勺,輕輕的將自己的唇覆蓋上對方的。

[勇利才是最美的。]
結束不帶性慾的接吻,維克多留戀的用左手拇指輕抹去殘留在勇利唇角上的液體。

對方左手無名指上同款的圈戒,在日光下折射出光澤,映入兩人瞳孔中的是無法言語的溫柔。

維克多一直將"出乎意料"當作自己的人生哲學,將不只代入表演,行為舉止也是,"這不是很有趣嗎?"他想。

但是真沒想過眼前這含蓄的日本人會更為頻繁的讓自己"出乎意料"

勇利常常在意外的地方積級的主動,除了冰面上的表現,最經典的就是這個戒指了吧。

[...所以歌曲名字取好了?]維克多環抱著自己的手臂,望著勇利的眼神帶著懷疑。

[呃......算是吧,]勇利閃避對方的目光,不知為什麼臉上浮起一絲紅潤,[剛剛想好的。]

[哦?]俄羅斯人有點無語,眉頭又皺起語氣有些不樂意,[所以剛剛我在示範動作,你在走神想的是這個?]

[阿.........]

無意識的亂回應,維克多已經很習慣勇利這般語焉不詳,深吸一口氣,打起精神,[那告訴我吧,曲名。]

[...............。]勇利開啟嘴做出說話的脣形,聲音卻小到不行,臉龐的紅暈延伸到耳廓上。

[什麼?]維克多眨眨眼,[我沒有聽清...]

[...我愛你。]勇利緊張的用手又扒了一下頭髮,飄了一眼還是沒反應的維克多後,疾步的往來時的方向走去。

[......這是曲名?]維克多追了上來,用歡快的步伐,[欸欸!我剛剛沒聽清楚,勇利再說一次阿!]

[......我.........]

勇利似乎已經羞怯到無法組織完整句子了,維克多壞心的想著。

他就是喜歡逗弄這個不善表達情感的日本人,不同於常把愛你、想念你掛在嘴邊的自己,害羞彆扭的勇利居然用曲名傳達從未說出口的話語,維克多閃過另一個想法。
"所、所以這表示每跳這首曲,勇利都在跟我愛的告白!?"

[勇利~再說一次曲名阿~~]

不自主的收緊左手手指,感受著戒圈。
維克多臉上微笑不住的擴大,感覺胃好像有許多色彩斑斕的美麗蝴蝶正在飛舞著,縱情的更沈醉在自己的思維中。

[............]突然轉身的勇利,將身後的維克多撞進胸膛。

沒有預警的被抱個滿懷,維克多帶著一絲遲鈍的看著勇利十分近距離的臉,還有深沉的暗紅眼神。

他聽見他調整氣息的呼吸聲、

他輕微吞嚥的聲音、

他撥弄自己髮稍的細碎聲,

最後他聽見他說。

[我愛你。]


維克多滿足的笑了。

[這次不是指曲名了吧...]



終。

上傳前沒檢查清楚,差點第一篇勇維同人要變成黑歷史......(手指縫死魚眼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