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他們並列坐在鋼琴長凳上,腐朽鋼筋裸露出藍天的死紅世界。


[玫瑰色人生]


悠遠帶著傾訴,拉長的尾音餘韻還存留耳膜中。
白皙的手指將一邊的耳機摘除,身體稍微後移,靠近對方沒帶耳機的一側,在耳廓上方輕輕的說,

[覺得如何?]

[呃...很好聽的女聲...]黑髮少年有些遲疑的回應,對於沒有標準的事情,亦如往常的無措、曖昧。

[呵呵...的確是讓人很沈醉的聲線...那你有什麼感覺呢?]引導對方表達內心,他不急,因為纖細的靈魂需要時間去呵護,才能展開最美的瞬間。

[真嗣。]

[唔~沒有歌詞很難代入情緒...]真嗣露出有些困擾的神情,微微側身墨黑色的眼神露著詢問。

[那薰是怎麼想的?]

[刻意不告訴你歌詞的,]薰聳聳肩,俐落的站起身,[只聽她聲音裡的情緒,故事隨你想像。]他的神情遙遠,好像隨時能離去,[我聽到...殷切的期盼,奢求著的念想一旦終於得到,不會再放手。]

[...就像這樣。]

薰對真嗣伸出手、張開了掌心,日光在他身後描出一層光暈,他的笑似有若無,血色的眼眸清澈無波。

不是沒有衝動要將手合上對方,只是不清楚是不是該有這樣的行為,行動了然後被傷害,自己不是最常體會這種苦澀嗎?

就像這個世界一樣。

"你沒有反抗的力量"


真嗣呆看著面前的那只手,白皙修長指甲整齊細心的修剪過,彎曲的弧度隨性自然,"如果自己一直遲疑不動,這只手也一直不會移開吧",他想。

堅定固執,卻充滿柔情。

等待是否會讓手的主人感到焦急、不甘、寂寞?

他突然想抬頭看看薰的眼。

"你是否也會對我失望?"

撞上的眼眸帶著笑,不保留的寵膩,那雙不可思議的眼,彷彿能裝下全世界...

但是只有他倒影其中。

似乎耳邊又傳來低沉優雅的女聲,吟唱著不清楚的歌詞。

手緩緩的交握,真嗣知道自己的眼中。

"也只有他。"

ll est entré dans mon coeur,

一股幸福的暖流,

Une part de bonheur,

流進我心扉,

Dont je connais la cause,

我清楚它来自何方,

C’est toi pour moi,

這就是你為了我,

Moi pour toi,

我為了你,

Dans la vie,

在生命長河裡。


終。


聽歌一半突來畫面哈哈哈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