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夏目友人帳[斑夏]夏不眠。



晚飯過後的藤原家還飄散著和樂融融的氣氛。
手貼在樓梯木質手把上的夏目,半瞇著眼,在思考什麼。
貓咪老師故作優雅的挪著肥屁股,鑽過他腳邊,四支短腿靈活的移動,搶先登上了二樓。
望著肥貓背影,小聲的嘆息從垂下的嘴傳出。



[夏不眠。]




夏目貴志有個煩惱。



最近才萌生而出的心緒,只要偶爾獨自一人時,眉頭都是皺起的。



"白色肥貓佔據了他所有的私人空間。"



上學途中、教室窗外、放學與友人的歸途、廚房、二樓房間、浴室,即使夜晚的被窩都無一倖免。



一開始自己是反省的,對保鑣盡責的行為還有什麼好抱怨?



貓咪老師在一次酒醉徹夜未歸後,被剛驅走小妖怪騷擾的夏目怒斥了一頓,[...偶爾也盡點保鑣的職責阿!]他這麼的對老師說著。



從那時開始,老師變的寸步不離,過份的貼近,直到夏目有天夜晚難得主動的詢問,[中級們開酒會,你去吧。]



白色肥貓對他拋出深深戲謔的眼神,



[這邊比較有意思。]



夏目才遲鈍的發現這是貓咪老師的惡劣戲弄。




他已經一個月沒有發洩了。



處於青少年容易激動的年紀,即使清淡欲望如夏目,也開始有點吃不消。



移動腳步回到房間,還在動著腦筋的夏目聽見老師的呼喚,[夏~目~是不是該洗澡啦?]



白色肥貓正在用前肢刷着脸,眼睛瞇成一條線,[...最近作息這麼正常,時間到了就想睡,快點洗澡去吧!]



[老師是吃太多,現在在飽後呆吧...]夏目在衣櫃中拿出塔子阿姨洗曬柔軟的衣物,些許的停頓一下,帶著善解人意的笑容轉頭對貓咪老師說,[不然老師先休息一下,我洗好後在幫你洗。]



夏目過份明媚的笑讓斑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尖尖的耳朵動了動。



[不要~]



他舔舔掌心的肉球,[一起洗很好阿,我可是要好好"盡保鑣的職責"阿...]斑刻意的咬著這幾個字,滿意的看著對方突來的陰鬱眼神。



"唉..."夏目被這源於自己的話將了一軍,想說些什麼來挽回,在見到老師惡質滿滿的視線後放棄,[......那走吧...]



[哦~~!夏目要幫我刷背唷~]



[哪次沒有刷阿......]




******




沒有開燈的房間,窗簾阻隔了溫柔的月光。



已經就寢的一人一貓,在被窩中身體交錯著,貓咪的睡相糟糕,肥肥身體靠攏著夏目還不時扭動著,胸前挨了幾次貓掌襲擊的夏目緩緩張開眼,[老師...不要再亂動了啦...]



無奈的發現對方睡的很沉,他調整一下與貓咪的距離,再次確認對方的睡眠狀態。



[...真的睡的很好呢。]夏目這才放鬆下來,輕舒一口氣...總覺得最近嘆氣頻繁,該不會是少年老成?



手指悄悄的滑入褲腰,確認著狀態...



那個從洗澡時就開始半抬頭的欲望真是折磨死自己的面部神經了!



為什麼?


都怪老師硬要跟進浴室,還在自己洗澡的時候不斷上下打量,"又不是第一次一起洗澡了他在幹嗎?"想著要出聲制止,不自主的洗刷動作變的有些粗魯,


...居然就起了生理反應,好死不死老師揶揄的眼神又投來......自己只好死撐著,面無表情的扭開花灑開關,沖洗泡沫後連澡都不泡就出來穿衣。



"那現在是個好時機?"



打定主意的夏目,舉止小心的掀開棉被,慢慢的坐起身,回頭再瞄了老師一眼,"像作賊一樣"忍不住在心中嘲笑了下自己,抵著地板的手些許施力,支撐身體站起。



榻榻米因為按壓發出細碎的聲響,夏目沒在意,"老師睡的這麼熟,驚動不了他的。"



然後懶洋洋的語調揚起,嚇的他心臟猛然一縮。



[你要去哪裡阿?]



貓咪老師睜著清亮的眼,興致勃勃的盯著夏目,...看那神情應該不是剛醒來的狀態。



[呃......廁、廁所]
說回來為什麼自己要這麼偷偷摸摸的?這不是人類生存本能之一嗎!



重整心態的夏目平復情緒,打定主意如果老師在囉唆就要義正嚴詞的說出這番話。



接著在白色肥貓吐出下句話時氣勢全消,
[你是不是在發情阿?夏目?]




[............]聽到"發情"這個形容,夏目臉不由得開始泛紅,沒有反駁只是將目光移開對視,默認的開口,[老師,你的用字實在是...]



[呿、]貓咪老師輕蔑的咂嘴,[想交配就老實點說阿。大爺我闖蕩世界幾百年,什麼沒見過?]



[你說我要怎麼告訴你這件事............]看著老師坦蕩蕩的表示氣度,夏目只覺得果然是人妖殊途,哪來的理解力可以讓始作俑者的這傢伙對自己趾高氣揚...



[那快點吧,]眼前的肥貓轉轉耳朵,用下巴朝夏目點了點,[我幫你解決。]



[欸?]好像聽到什麼不得了的宣言,夏目還做不出反應的眨眨眼,只是直覺的回,[我自己可以...]

[...你要怎麼跟自己交配?]老師露出深思的表情,無視夏目搖著手想反駁的行為,他猛然頓悟,一手握拳拍在另一手貓掌上。


[阿哈!] 



一陣輕薄的霧氣消散後,斑變成穿著學生服的夏目型態,對著夏目露出理解的微笑。



[原來夏目喜歡這樣。]

http://weibo.com/u/2178092802">能吃肉就點




以下接回
*****




清晨,未開啟的窗戶擋不住小鳥清脆的吱喳聲,還是溫和的日光透過窗簾細縫試探的滲入,微暗的房間內幾乎連呼吸聲都沒有。



夏目十分陰沉的縮在被窩中,心中不安的等待著。



腳步聲踩上木質的地板傳來些許的聲響,穿著睡衣的"夏目"刷的拉開移門,
他挑著眉看著緩緩冒出一顆頭的夏目。



並沒有對上"夏目"的目光,只是用幾乎失聲的氣音小聲的問,[塔子阿姨有說什麼嗎?昨晚...]後面的話全吞回肚裡,夏目又縮回被窩裡。



[阿?你是擔心這個?]"夏目"用不在意的語氣說,[昨晚我在房間下過結界了,他們聽不到的。]



微微停頓看看那堆鼓起的被窩有沒有反應,[我跟塔子說生病不去學校了,你放心睡吧。]



完全不給一點反應。



"夏目"微瞇眼,搔搔頭嘖了一聲,走到被窩旁坐下。



[好啦...對不起我騙了你,可是我本意真的不是壞的阿!]他溫柔真摯的說,[你禁慾了一個月,一開始的唾液我也只想讓你盡興點麻...... ]



[哼。]終於從被窩中傳出一個冷哼,斑覺得這是個好跡象,於是更加努力。



[...而且當時的狀況我也是盡心盡力幫忙阿!]這可是實實在在的真心話。



[那之後呢?]夏目悶在被窩的聲音微弱的考驗著斑的聽力。



[...唔...]"夏目"盤著腿,思考要怎麼安撫,[射在裡面這真的是我的失誤...可是你看我之後都很小心都有即時拔出來阿...]



[哼。]又是一聲冷哼,"好像失敗了"斑想。



稍微停頓思考了下,[呃...好吧這個道歉很薄弱。]他將手撫上凸起的被窩,拍了拍。



[那你告訴我,要怎麼你才滿意?]



片刻,像是終於打算吸點新鮮空氣般,夏目打開棉被,他背著"夏目"側躺著,眼睛半瞇用呢喃的語氣,[不要在這樣欺負我了...老師也不要再變成我的模樣了......]



輕柔的語音像棉花一樣砸進斑的耳裡,暖洋洋的讓人察覺不出怒意與責備,斑反覆思考著這兩句話,不得不得出結論。



"這樣的夏目只讓人更想戲弄"



[...所以,]"夏目"試探的用手搭上夏目的肩頭,將他扳過身,[只要不讓你覺得是欺負,改個樣子...就會有下一次?]



印入眼中的是少年疲憊的睡容。



"睡著了阿。"



"夏目"理解的點頭,事實上夏目能清醒這麼久實在是讓人驚訝,可能最後是靠意志力等著自己帶回塔子的回覆吧。



"傻瓜夏目。"



"夏目"嘴邊漾起一個深深的弧度,語氣中雜著不常見的佔有...



[那我就當你默認嘍。]






終。



...寫太歡快,結果夏目不太貞烈...啊啊算了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