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通靈王[好葉]美好心願。



[Checkmate.]


拉基斯特舉起黑后輕輕推倒對方的白王,在葉露出難得的認真眼神,研究結束的盤面時,他抬眼看著一臉滿意的好。




[美好心願。]




黑色的神父覺得自己錯失了最佳離開的機會。


他輕啜著杯中所剩不多的咖啡,掩飾尷尬。




[...好啦好啦!我會履行承諾好嗎!]



[那你現在就脫阿...我等這天等了這麼久...]



[就跟你說今天太晚了!我明天再來。]



[...現在也才剛過五點,你可以在我這吃晚餐...不、過夜都沒問題阿!]



拉基斯特看著爭執不下的兩人,不知什麼時候能插上話,於是杯子還是不能放下。



[啊!不管你了!]葉氣鼓鼓的拉開畫室的門,[我明天再來啦!]

說完,趁著好還沒追上來一溜煙的跑掉了。



[真是的...]好煩躁的抓頭,柔順的長髮無辜的擺動著,他凝視那個遠去的背影,半刻後開口,[這次謝謝你了,拉基斯特。]



已經站起身的神父,他向好微微彎腰行了一個禮,[樂意之至,好先生。]



[如何?葉有讓你盡興嗎?]好坐到拉基斯特對面的椅子上,百般無聊的把玩起剛剛那兩人使用的棋子,[我不是玩這個的料阿,這幾次跟葉下讓我更確信這件事。]



[如果好先生在西洋棋上的才能,有繪畫的一半,可能我也不是你的對手。]拉基斯特看著對方嘴角掛著無謂的微笑,想了片刻,回答第一個問題,[葉先生確實有天賦,有幾手我也必須耗費點思考時間...現在的他還缺乏經驗。]


[哦...]好有些出神的凝視著手中棋子,緩緩的放在黑白棋盤上,[checkmate...我也想有天能這樣對葉說,殺殺他的銳氣...]



[拉基斯特,改天再來陪葉下棋吧!]


好對著曾經的棋王用輕描淡寫的語氣說,[有你在,我想畫多少次葉的身體都可以...]



這就是拉基斯特最感到尷尬的重點。



他,西洋棋的黑色棋王,如今成為好用來實現自己畫裸體心願的捷徑,到底是該高興成為助力還是...


神父默默低頭將黑色禮帽戴上,[好的...好先生。]



好是一個畫家,著名的。


他不喜歡公開露面,開設的畫展全部都交給經紀人安娜去做公關,他很放心這個厲害能幹的女人,世界上沒有人能從她那討到便宜。



好只負責創作,主題通常都是人體,但是奇妙的是他至今沒有過全裸體態的作品...



好吧,他承認對完美比例有近乎瘋狂的執著,模特來來去去他就是不滿意,即使安娜面對面的施壓,他也一笑置之。



直到那天,無所事事的他跟著安娜去看西洋棋全國大賽,他遇到了葉。


也不是什麼命運的相會,其實他會去也是回憶作祟,當初他認識拉基斯特也是在西洋棋大賽中,不過是全球的。


好將棋王之爭做主題,將主畫送給了拉基斯特,男人凝視著畫作久久不語,對好低低說了句謝謝居然有點哽咽,之後對他的態度變的十分恭敬,安娜還對好打趣的說,[沒想到一代棋王居然因為一幅畫屈服在你的西裝褲下...]


好聳聳肩,不過是找到好題材而已。



而這次,好也期待能在西洋棋中有新的發現......結果還真的實現了。



[那個,短頭髮、正在打哈欠的男生,]安娜冷淡的眼盯著前方,皺著眉對好示意,[他是我從小的部下。]



[......不是玩伴阿...]好用同情的目光投視到那個人身上,[是輸了?怎麼對戰況無所謂的樣子?]



[那副懶骨頭的樣子表示對手讓他昏昏欲睡,]安娜語氣帶著恨鐵不成鋼,[一沒督促他就散漫的要命,要是早點了解對方,本小姐還用在這等嗎。]



[喂喂...妳不是來幫他加油的嗎...?]好語氣有點無奈,此時被兩人注視的人終於從恍惚醒來,他對安娜眨眨眼,比了OK的手勢。



[所以...妳覺得他能擔任我的模特?]好環抱著手,深灰色西裝拉出幾個皺摺,挑眉看著又開始移動棋子的少年。



[要看你有沒有本事讓他答應。]


安娜穿著黑色削肩洋裝,將單手插在腰上,難得的嘴角含笑。



[哈?]


好對這句話有點摸不著頭緒,這情況與往常根本是相反阿...


當結束棋局的少年逐漸走近時,好的瞳孔微縮,這才有些明白安娜的自信。



"美",他想,眼神深深。



人體的美麗在於線條平衡。


少年以自然的法體態站立著,頭與身體軀幹垂直著,好在心中對他全身劃線。


肩微寬將襯衫的肩線襯托的剛好,捲起的袖子露出手臂前肢,線條纖細但並不女氣,淺粉的皮膚含著健康光澤,包裹在牛仔褲下的雙腿比例修長,還有那散著不同氣質的眼神...



[你好,我是葉。]琥珀的瞳色搭配上友善的笑容



握上對方的手,好細細觀察著,指節不太明顯肌肉分佈均勻,節度均勻、毛孔細小、皮膚柔韌,彎曲時折出的線條不是堅硬的線條......



葉用無聲的眼神詢問安娜,"這個將他手牽著不放,並且彎來彎去的怪人就是那個好?"



安娜皺眉點頭算是回應了。


[阿...你好,]好收回手,清了喉嚨沒把葉的尷尬放在心上,展開笑容,[我是好。]


然後完全不掩飾眼中的狂熱,繞著葉打轉了一圈更加確認著比例。



安娜的祕密武器,年幼時的玩伴...噢、不...是部下...


葉的骨骼奇佳,是個十年一見的好架子,好只恨手邊沒有合約,否則他立馬塞到對方鼻子下,[安娜告訴你模特的事了?]



葉挑眉靜靜的看著好,[恩,她有提過。]


他轉了轉眼,又補了一句,[但是我沒答應...]



[條件隨你開,安娜能給的我都沒問題。]好巴不得現在就拖著葉回畫室,讓他脫下衣服讓自己更加欣賞那些藏起的美麗線條,"阿...第一次先做素描?不、直接油畫.."他想。



葉呵呵的笑出來,爽朗的笑聲讓好疑惑的望著對方。


[酬勞什麼的我都不介意,]葉含著笑意,[我只有一個條件...]



[說來聽聽?]好收斂神情,手指含著下額。



其實對這般談話非常陌生,自作畫開始,他幾乎沒有協商過什麼事,模特都非常配合,安娜也都會將事情處理的完美,...意思是這傢伙從沒吃過彆。



[我要跟黑色棋王下棋,]葉的眼中凝著一絲堅決,[一局讓你畫一次。]



"如果不是安娜透露自己跟拉基斯特的交情,可能事情會簡單多?"好想著,忍不住對安娜遞了詢問的眼神。



結果對方只是看著手錶,突然在意起時間。


...很好這女人甩都不甩他,好無奈的說[他已經皈依上帝了,這個要求...]



[這樣阿?]葉乾脆的揮手,[那掰啦!]就自逕的離去了。



無視好被拒絕的打擊讓他僵在原地,安娜撥撥頭髮,[沒戲唱了,走吧。]




後面的發展就如同情竇初開的小夥子苦苦追求一個孤傲的情人,好用盡手段...苦情、強硬、誘惑,甚至不惜下海研究起西洋棋,陪著葉玩了幾局,雖然對方睡眼惺忪、狂打呵欠,殺的好橫屍遍野...但為了拐對方來畫室就近觀察那副讓自己靈感爆發的身體,什麼都值得。


就這樣好一邊糾纏著葉,一邊將侍奉在神左右的拉基斯特扯回凡事中。



神父剛進門連寒暄都還沒打,好就拉過前方擺著棋盤的椅子將他按進座位,用認真的眼神、慎重的語氣對他說,[我的幸福就拜託你了。]



他的眼中停駐著一束燒燃的火焰,黑色神父微微楞著,摘下了禮帽放置胸前,[如您所願。]



[什麼幸福...都在亂說話阿你,]葉支著頭,百般無聊的對著落在額上的幾個髮絲吹口氣,[不就畫個畫?]



[...是我未畫過的全身裸體,]好輕皺著眉,看著葉突然睜大的眼,[安娜沒告訴你嗎?]



[沒、沒、沒告訴過我阿!]還未從驚訝恢復,葉結巴著,[不就只是普通人像!有衣服的那種!]



[那種我常畫...]好無言的看著對方,[不然我這些日子煞費苦心追著你是在幹嗎?]



[我以為你只是想畫我...]話語未消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的葉,臉上突然浮現可疑的紅暈。



好也是一驚,內心對葉的話掀起巨瀾"確實開始是想畫他的身體,但是在什麼時候變成非他不可?並且對於即將實現的事情感到幸福?身材確實是自己很滿意的類型,但是只要花點時間,不是也能找到替代?"



[...你是葉先生吧。]


拉基斯特清咳一聲,打破了兩人特殊的氛圍,[既然我已經在這裡了,希望你跟好先生的約定能夠遵守,不要白費他的心意...]


眼神銳利的盯著少年,[我可是不允許的。]



[呵...也對]葉坐下收斂神情,看著棋盤的表情變得認真,[先下一局再說。]



結果大家都知道了,


而葉在隔天午後乖乖出現,履行約定。



"這是為藝術獻身、藝術獻身..."葉心中默念無數次後終於拉下了底褲,然後同手同腳的走到好指定的沙發上。



[你躺著腳打開自然點。]好還在畫布後擺弄什麼,沒看葉的指示著他。



[呃...噢。]葉乖乖的照作,全然不曉得好的心臟正承受劇烈異常的跳動。



握著筆刷的手顫抖著,"可能是太高興終於心願得償。"他給自己解釋著,在看到葉慢條斯理的除去衣服時,好口乾舌燥覺得是不是畫室空調壞了,他還去確認兩次;當他在畫布的這側穩定心緒後抬眼望向裸體的葉時,他終於不得不正視這心跳頻率好像將整個情況都改變著...好承認心動了,對這個少年。



很奇怪的是當他確認這件事後,身體逐漸平靜下來,手很平穩的開始揮灑色彩,心跳聲也不再擊打著耳膜,好第一次發現面對自己真實心意的力量是這麼的大。



"那接下來呢?自己想從對方身上得到什麼?"畫筆頓了頓,好的唇邊揚起好看的弧度,自己的身邊從不缺乏追求者,通常勾勾手對方都會熱情主動,"不過這次該是自己主動出擊。"他一點都不懷疑自己的魅力。



畫布上的作品完成了,日光也漸變為染著橘紅,他離開了畫架,靠近並無防備的葉,此時他正照著好的指示,"自然"...睡著了。



沙發上的少年沐浴在夕陽的黃光下,透過落地窗的光線,在他精緻的鎖骨、胸膛、大腿...全身骨骼游移著,當然還有那讓人害羞的部位。



好欺上沙發,突來的舉動讓葉從睡眠中清醒,張開惺忪的眼看到暗紅眼眸在近距離盯著他看,更是莫名,[你幹嗎?]



好的雙手抵在葉臉龐的兩側,臉跟臉的距離縮到只剩兩個指節,葉能感受到屬於對方的氣息包覆著他的呼吸,好笑瞇瞇的說[測量比例一下,別動...]

邊說著,移開一隻手,扶上葉的腰,[唔...線條真的很好。]



敏感的腰在對方手中來回撫摸,葉又急又羞滿臉通紅的掙扎,但是對方將身體壓著他又卡在葉的兩腿之間,他根本沒辦法反抗。



心臟在曖昧的距離加速的跳動,臉上的紅潮逐漸擴散全身,葉只能用手抵著對方的胸膛,[快點放開啦!]



[好好好。]好眼中藏不住的笑意,因為葉的這些反應讓他知道可能自己並非會一直單相思下去,總有機會的。



他老實的移開身,故意將目光停駐在葉因為刺激而微微抬頭的部位上,"意外的敏感哦"好壞心的想著。



葉在好放鬆壓制的那刻跳起沙發,氣急敗壞的拿取衣服胡亂套上,[真是的!藝術家都這麼亂來嗎?!]自言自語的掩飾他的尷尬,好只覺得葉可愛的好笑。



[我要走了!]說完連看一眼畫作都沒有,轉頭就要離開。



[葉......]好算準時間,幽幽的開口,[拉基斯特還會在這個城市停留三天,想跟他下棋就告訴我一聲。]



原本急躁的葉聞言,停頓了下來。



好慢悠悠的再補一句,[當然,一樣一局一幅畫哦。]



[哼...]葉轉過頭對著好吐舌做著鬼臉,[誰要再被你畫啊。]隨後便抽身離開。



好不擔心,因為他知道葉心中對棋王的憧憬和想再次較量的鬥志會讓他再度踏回這間畫室。


對於拉近跟葉的關係,他有更多的躍躍欲試,而一切都在不遠的未來,好期待著。





後記、



在好的畫室中,經紀人安娜前來討論展覽作品。



[很美對嗎?]



[...好,這會是你的巔峰之作。]



[不,不是...但只要再畫下去我能接近巔峰。]話音微微停頓後,[但我沒打算展出。]



[為什麼?]



[我...不能忍受我以外的人注視他。]



[.........所以這就是那塊遮羞布的意思?你經紀人也不能看?  ]



[恩。]



[皮癢了嗎?那主畫你要展什麼?]



[......安娜你要不要看看那邊的庫存...]



啪的一聲,像是什麼擊打到肉上發出的聲響。



[等你腦子清楚了再打給我。]



畫室外,看著經紀人安娜陰沉著臉離開後,葉才進入畫室中。



[...被教訓了?]



[恩...呵呵] 乾笑過後,虛弱的言語飄浮著,[沒事的,她會理解的。]



葉瞄過好臉上的紅印,不確定的說


[...她能嗎?]



[......來吧,你還欠我三次裸模哦]



[找槍手還這麼臭屁......]



[那也要找的了黑色棋王這個槍手,你不是也玩的不亦樂乎?說起來你還要感謝我阿...]



[感謝什麼!本來就是條件!]



[哈哈哈.........]




終。



使用主題 checkmate、骨骼。


恩...OOC收不回.....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