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通靈王[好葉]饕餮。三



黃昏,為什麼總愛這橘紅的豔麗。


最後壓著一點日光的漸變色天空,繽紛精彩。最美的那刻?當然是深紅光線散著鮮甜的血腥氣息...



阿...逢魔時刻,


相遇之人拉長的影子,還是人類嗎?




[饕餮。]




三、




[謝謝光臨。]


開啟後的商店門迎來都市廢氣,悶濁的讓人只能小口小口的吸吐,即使街道兩旁種植著花草樹木都於事無補,泛黃的光線索透過浮塵粒子照射的世界顯的有些朦朧。



商店透明視窗,折射著轟隆轟隆咧嘴微笑的開心側臉。



[總算買到了!]心滿意足的撫上抱在懷裡的白色紙袋,轟隆轟隆想著,"好在有先告知店員替自己保留,否則隔了一個月東西早就賣掉了..."



一個精緻的八角音樂盒。



眼前浮現的記憶還非常深刻,跟自家妹妹出來逛街,偶然的畢莉卡在櫥窗外看到了這個作工精巧的音樂盒,拖著自己到店家裡詢問價格。



沒想到這裝潢親切溫馨的商店,手工製品價格一點都不"親切溫馨".........



畢莉卡捧著盒子的神情變得有點淡淡的,她沒有說些什麼,老實的把盒子歸回,對店家說了句打擾了,就乾脆的離開。



身為哥哥當然沒有看漏她眼裡的喜愛,於是生日計畫就開始了。



[欸...是不是還少了點什麼?]


轟隆轟隆步伐遲疑的在擺滿花束的店面停下,掃了眼各種繽紛的花朵,很快打定主意,[就這麼辦!]



在研究了十分鐘後,轟隆轟隆無奈的垂著肩膀,[到底該買哪個?]本來想跟店員求助,但是很明顯人手不足的小花店,自己不太好意思用著小問題去打擾對方,搔搔頭,對自己突來的想法似乎有點打退堂鼓。



[打算買花呀?]


一個不太陌生的聲音在身邊響起,轟隆轟隆眨眨眼,看著來者舉止優雅的用手指輕觸著一朵未開展的薔薇花苞。



夕陽亮橘的光線照射在長髮上,將原本的暗紅轉成鮮亮的紅,纖密的睫毛倒影印在瞳孔下方拉出長長的弧度,紅珀的瞳孔透出像玻璃珠一樣的光澤令人摸不清他的內心想法。



[阿!好會長?!]轟隆轟隆嚇了一大跳,"他怎麼沒聲沒息的走到我身邊的?唉唷我的小心臟..."用手拍拍胸前,努力穩定心緒,[你怎麼也在這裡?]



[恩...跟你的目的一樣哦。]

好的臉上掛著的笑容明媚友善,與平常氣勢逼人很不相同,轟隆轟隆有點看傻了,"這真的是那個好會長嗎?"



[恩。是我阿,]好彎腰拿取了另一朵開展的薔薇查看,長髮隨著身體前傾流洩,黃昏微橘的光交織渲染成流動的血色,真實的像能聞到鐵鏽味,他漫不經心的說,[在校外不需要裝模作樣阿。]



聽到對方回應,轟隆轟隆捂起嘴,"糟了,一時大意說出來了啦!可是跟葉從做朋友開始,就沒跟好有什麼接觸,怎麼他今天特別...?"



[呃...好會長今天沒跟葉一起回家?]轟隆轟隆壓下疑惑,對他而言只要對方釋出善意,自己就會以相同的善意回應,更何況對象是葉的哥哥。



[...恩,最近學生會有點事,]坦蕩的將眼神對上轟隆轟隆,好帶著笑意的說,拿著薔薇的手晃了晃,[就是因為最近少陪伴了葉,今天才想買花給他驚喜一下。]



修長白皙的指間掐著花莖,深紅的花瓣開的燦爛,並不特別拿近都能聞到芬芳香氣,好的眼神移到轟隆轟隆的白色紙袋上停留,[那是給誰的禮物嗎?]



[阿?...恩,]


轟隆轟隆漾起溫柔的微笑,[我妹妹的生日禮物,覺得難得所以想再送她點花。]


他眼中閃過尷尬,[只是不知道有什麼適合的...]



[這樣阿...]好輕輕點頭,將手上花朵放回,凝視著選擇多樣的花束,[需要我給你些意見嗎?]



[好啊!]求之不得的一口答應,轟隆轟隆對於自己欠缺的文藝氣質十分了解。



好巡視了片刻,指著藍色風信子說,[這個如何?我覺得很適合送給生日的人,]


見轟隆轟隆有些不解,好微低的嗓音解釋著,[風信子花語是死與新生,]他揚起一個小幅度的笑, [雖然聽著有些嚇人,但是生日不就代表過去的自己已死,從今開始新的生活?]


黃昏的微風帶著窒息的暖膩,好將幾根吹亂的髮絲撥到耳後,眼神粼粼。


[你覺得如何?]




[謝謝光臨。]



他們並肩走在人行道上,夕陽將兩個影子拉的很長,最遠方的雲彩已經轉藍,天空光線由橘轉紅。



[太感謝你了!好會長!]轟隆轟隆神清氣爽的將手中的兩樣東西抱好,[這下我還可以跟畢莉卡炫耀一下你告訴我的花語阿哈哈哈~]



[不用客氣,小忙而已,]好雲淡風輕的笑笑,手上的一束花隨著步伐晃動,[轟隆轟隆跟妹妹感情很好阿 ]



[唯一的妹妹啊...]清新的香味讓轟隆轟隆忍不住靠近吸了一口,

[這是送葉的茉莉花吧?真好聞!]即使再沒常識他就著最普通的氣味,還是能做判斷,轟隆轟隆看看好,[好會長跟葉感情也很好呢。]



[葉是我全世界最重要的人,]好將花束在手中握好,帶著愛憐的語氣,[再沒人能比我更重視他了。]



[哈!真的弟控的嚴重...我巴不得能有人比我重視畢莉卡阿,更能好好的照顧她什麼的...] 轟隆轟隆邊說邊走,沒有發現對方逐漸緩慢的腳步,他繼續說著[...哥哥能做的陪伴還是有限阿!]



[要是有天,葉有了互相喜歡的人...好會長你應該打擊會很大吧?]說完便往身旁看去,卻發現好早已停下腳步。



[喜歡的人?葉?]


好的表情古怪,喃喃重複著轟隆轟隆的話。



[呃...]


轟隆轟隆沒想到隨口說說的話語,好像戳中了好的痛點,他張開嘴想說些什麼補救卻發現好用森冷的目光打量著他,轟隆轟隆被這眼神嚇了一跳,明明是悶熱的室外,他的背脊卻打著冷顫,不好的預感在好開啟嘴唇後更為強烈。



[哥哥的陪伴有限?不...我不覺得,]好語氣輕輕,卻一個字一個字的擊打在轟隆轟隆的耳膜上。

[只要葉想要的我全部都能滿足...他不能、也不會有喜歡的人,我不會讓那種人接近他...]好的語氣又冷了幾度,射在轟隆轟隆臉上的目光似乎能將他穿透。

[知道嗎?轟隆轟隆]


好下巴微微仰起,眼神中浮起一層厭惡,


[你、還有其他人...打著朋友的名義接近葉,我不會讓你們有機會的搶走他...]


他透著寒光的眼神有些瘋狂,[葉是我的,永遠!]



[我愛他!

]




[呃...老兄 你是不是...]轟隆轟隆好不容易找回聲音,用手指點點腦袋,[這裡有問題?]


他已經被好驚人的發言逼出一身冷汗,[我、葉和你?都是男生阿!你是不是也忘了葉是你的親弟弟阿?喜歡、愛?什麼跟什麼?!]



說完,兩人之間沉默許久,好微瞇雙眼似乎若有所思,轟隆轟隆全身僵硬,盯著背光的好讓他眼神刺痛,但是對方釋放出的危險氣息壓的他沒有任何動作。



號誌燈由紅轉綠、又從綠轉紅。



好突然露出了一個甜甜的微笑,和煦又溫暖融化了嚴寒氣氛,反差大的讓轟隆轟隆覺得剛剛一番話都是好的玩笑話,他舔舔微乾的嘴唇正再想說些什麼,好已經走近並靠近他的耳邊。



[我不用跟你解釋,你對葉的感情根本比不上我,]跟臉上的表情不同,好用了無興趣的平淡語調,[而我也不會再見到你像蒼蠅一樣繞著葉轉...]他的視線凝駐在號誌燈上

,冷不防的伸出雙手襲向轟隆轟隆前胸,將他往車道方向推去。



[風信子的花語我沒有完全對你說明...]


在急駛的車輛閃著大燈即將到來的那刻,轟隆轟隆聽到好冰冷的嗓音說。


[死而新生。你妹妹的新生活,從你的死亡中是最好的開始。]



藍色殘破花瓣在擴散的深紅液體中浮沉,精緻音樂盒在地面摔開,孤獨奏著沒有人欣賞的音符。


"對不起了..."


少年遭撞擊的身體四肢彎曲成詭異的角度,伏在黑色柏油路上像隻奇異的獸,半開的嘴邊冒出血,最後閃進意識的畫面,是少女豪淘大哭的樣子。


"畢莉卡,哥哥沒辦法讓妳生日快樂......"



散著血腥的夕陽餘光帶走少年身上最後一點溫度。




待續。




轟隆轟隆拜拜。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