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通靈王[好葉]尋。


視線追隨著,在空中俯視群眾那紅色的身影。


長髮在風中凌亂,眼眸中的是情緒顯然不符和目前狀況,他只是專心的將綿密情感投射在一個人身上。



沒有人清楚這個倨傲的少年是懷抱著什麼心情,透出這樣溫柔哀傷的目光,對著要消滅自己的人。



葉抿著唇抬頭,一個深呼吸後發動O.S迎向對方。



白色的劍砍傷紅色的火。



在距離極近時,對方動著唇說了些什麼,接不顧穿胸的武士刀,將葉攏進臂彎。



抓緊的刀柄傳來胸骨擠壓的振動,葉能感受刀身又刺的更深一些,血液順之滑落,開始只是水珠,在地面砸出紅色花朵,之後水珠連成線連延不絕的落下,累積成一個水窪。



深紅的液面,印著葉癡癡的面容。




[尋。]




長髮的少年在白色病床上昏睡,淺藍色病服似乎有些寬大不合身,領口的空隙能輕易看到鎖骨線條。



胸腔微微的起伏,但是已不如往日般有結實的肌肉,半睜的瞳孔沒有靈魂,原本的膚色因久未曬太陽而呈現不健康的白皙,躺在病床上的他如同洋娃娃般的脆弱。



安娜在病床前怒視著他。



[你打算就這樣死去?]


金色的眼眸散著怒意,眼前少年一副隨時都會消散的模樣並不能打動她,[...還在追尋他的幻影嗎?葉!]



她不知道好的死對葉打擊會這麼巨大。



葉親手埋葬了好,他平靜無波只是沒了笑容,更多的時間都在發呆,所有人、包含她都覺得時間能治癒一切,直到那天夜晚,她聽到葉在浴室喃喃自語,才發覺這是大錯特錯。



[...真的很任性耶,就丟下一句來找你...知不知道有多困難阿?]


[別在這樣對我了!混蛋哥哥...]



內心警鈴大作,安娜立刻將門推開,只看到準備刷牙的葉一臉吃驚望向她,[...怎麼了嗎?安娜?]



[沒有,]


她難得的有點語塞,暗暗的觀察周遭狂跳的心才定了下來,[我聽到你在說話,以為有別人在...]



[呵呵...]葉不以為然的笑笑,將擠好牙膏的牙刷塞進嘴裡。



她走到葉的身後,皺著眉揪著那已經過肩的頭髮,[該剪了吧?]



葉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在安娜從背後擁抱住他時停下動作,[放開我,安娜。]


葉側過頭與她對視,微瞇的眼裡閃著寒光,他此刻的冷漠側臉像透了那個人。



那刻起她知道了葉心中的恨。


時間沒有撫平他的心,而是發酵了其他情緒,安娜懷疑好是否算到了這一切,不然為什麼輕易的死去?這傢伙贏了,他把葉的魂魄用另一種方式取走了。



情況更惡劣了,葉蓄起的深棕色長髮每天細心的梳理,他對著鏡子一會凝視一會低語,一會微笑一會呆滯,心力全部都撲在上面。



[...不要!我再也不想嘗試咖啡了啦!我才想問你到底有什麼好喝的...]


[真的不穿內褲?!堅持阿?哈哈哈...]



一個清晨,安娜將民宿內所有的鏡子打碎了。


第一次,她看見了葉的淚。



他凝視著碎裂一地的鏡面,直直跪了下去指尖不停摸索著尖銳的碎片,意圖拼湊起來,嘴裡不停的唸著,[別這樣...別這樣離開我...不要再一次...]



[我會再找到你的...我保證...]被劃破的指間,大小傷口逐漸滲出鮮紅的血液,滴上了拼湊的鏡面,葉突然靜止不動看著鏡中染血的倒影,他仰起上身直視著前方某處喃喃道,[死了...]



[葉...他早就死了]安娜走到葉前方蹲下,與他平視用溫柔的語氣試圖安撫,[你要接受這件事...]



深褐色長髮凌亂的垂在臉龐,他眼中的死寂空洞的讓安娜心慌,她還想說些什麼時時,就看見葉的淚滴從眼角順著臉龐滑落,幾乎就是同時他快速的撿起地上碎片沒有猶豫的就往胸口插入。



[葉!!!]


安娜抱著葉,看著血液在地點開出紅色花朵逐漸累積成一個水窪,與好死去的畫面重疊著。



也許葉最恨的,是自己。




病房裡出現許多熟悉的身影,卻只有熱切的沉默,沒有挽留的話語沒有尖銳的責難,大家只是用目光向葉道別。



法斯特將液體注射到點滴管裡的那刻,安娜恍惚的想著,等領悟到對方的情感後才開始的愛戀,在回憶中尋覓的親密細節是不是成為葉的現實?



她不想再有理由讓他痛苦。



心電圖一波一波的顯示微弱,注射成效開始出現,安娜不自主的握上葉冰涼的手,意料之外的發現對方用輕輕的力道回握了一下。


[...葉!]


瞳孔微縮,她猛然對上許久未見的清澈眼眸,失聲的喊叫引來所有人的欣喜...卻只有一瞬間。



[我找到他了...安娜...]


葉的笑滿足而虛浮,琥珀的眼瞳點點的幸福光彩。



[謝謝。]


長髮少年呼出最後氣息,感念的語氣飄散在這個空間,他終於迎向希冀。



[這混蛋...]


安娜咬著唇,不讓淚滴落下。



[露出這麼快樂的表情死去,讓活著的人怎麼能為你哭泣呢...]




終。


使用主題 尋


...同主題開了三個分支,意料之外的難展開=,=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