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圖by冷粥



短髮少年穿著橘色休閒服揉著眼,打著不客氣的哈欠從藥房出來。



白色藥袋中裝著一成不變的白色藥丸

,號稱能一覺到天明讓他免去夢境糾纏,要不是實在信任法斯特,否則真的覺得這些沒有效用的藥只是維他命而已。



對,夢境。


從知道自己是雙胞胎後,已經持續一段時間的夢。



每次入夢後找法斯特記錄夢境,看著對方往記錄裡標上越來越多的註解,葉知道這不是個好發展,至少對其他人來說。



少年展開手指,凝視掌心。


太過真實,已經不像是虛幻的世界,更為貼近的形容是,已經預知的未來。


棕色的瞳孔有些失神,現實的世界逐漸遠去,葉沈浸在思緒中,直到口袋的手機響起。



他鎮作起來,吸了口氣按下通話鍵,清冷的女聲傳來,

[葉,要回來了嗎?]



[恩,現在正在路上。]


用輕鬆的語氣打著掩飾,他的夢境讓身邊的人都格外關心,葉已被眾人列為需要特別照看的對象,要不是自己格外堅持要單獨散心,恐怕身邊可能會跟著不少人。



[快點吧,大家等你回來吃飯。]


說完自顧自的切斷了對話,安娜一貫的自我讓葉忍不住笑了笑。



微風輕揚,蒲公英的種子在身邊翩翩起舞,在陽光照射下泛著溫暖橘光。


沒有預料,已經變的熟悉的斗篷身影出現在眼前。



葉在對方的注視中有些不安,視線先行閃避後聽見他咯咯的笑聲,...心中莫名的有點不甘。



[幹嗎?]


有點粗聲的詢問掩飾內心忐忑,卻不知道這樣不同已往更加引人懷疑。



對方嘴邊掛著的笑容更加深了。


[...哥哥問候一下弟弟,不能嗎?]


好瞄了瞄葉捏在手上的藥袋,視線畫過他眼下的青暈時笑意淡了點。



[哦...我很好,如果這是你想知道的...]


葉其實很受不了好每次開口說的話似乎都包含別的意思,他煩躁的讓視線集中到好身後的一點,[沒別的事我就先走了。]


說完,忍著想奔跑的衝動,邁開淺淺的步子走果好身邊。



[一切會沒事的...]


好的聲音低低的傳來,葉不想停止的腳步,卻在好的下句話違背他的意思,[夢境的確會成現實,但是...我會在未來等你...]



[找到我。]




[........]沒有驚疑的回望,在對方出現時葉已經隱隱的覺得,自己的夢這就是好出現的原因,所以煩躁。



他不想聽到他說這些。


不想聽到他承認自己真的會殺了他。


不能接受。


未來,什麼未來?連現在都無法掌控,能有什麼樣的未來?



葉開始奔跑。

長髮在空中張揚、凝聚所有溫柔與憂傷的眼神,白色的劍砍傷紅色的火。
這就是他的夢,他逃避的預知。

呼吸壓縮著胸骨卻還是喘不過氣,葉依舊劇烈的奔跑著,如果能逃離這些他很樂意持續下去。

其實有很多話想問好、很多話想告訴好,但是這個欲求真的能實現嗎?未來...可能是好的謊言也說不定。


除了相信他,還有其他選擇嗎?




終。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