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有個說法,夢境是通往另一個平行世界的方法。
我相信。

我的視角是身穿黑色西裝,繫著黑色領帶看起來正經的碇真嗣。

沒錯,那長相化成灰我都認識...唔,形容怪怪的。

總之,背景是個百貨公司,
還是在病毒末日淪陷當中的狀況。

黑髮少年、不該稱男人了,焦急的奔向目標商櫃中。

[美里、美里!]
終於看到熟悉的女人,他緊迫的丟出問句。

[薰呢?薰在哪!?我找不到他!]

我心震盪。
對,我發現這是夢了。
媽呀我也開始焦急起來!
照以往經驗,似乎只要意識到是夢境而非真實...

就會逐漸清醒。

法可我不要~~~~~!

真嗣得到美里指示後又開始奔跑。

他一把推開某櫃的隱藏門倉庫,吼著。

[薰!!]

目光一觸及到銀灰色頭髮和紅珀色瞳孔,我的心都柔成一潭水了。

[怎麼了?真嗣?]他奇怪的帶著口罩慢慢走出倉庫,眼神溫柔的看著喘氣的真嗣,[這麼著急?]

[太好了,你沒事、真的太好了...]
真嗣激動的牽住薰的手,最後像是安撫自己一樣,將唇印上薰白皙修長的手指。

畫面就定格在這,我還閉著眼希望能再睡去,最後還是枉然。

天花板透著一條早晨光線,那是從窗簾縫隙偷溜進來的,而我的唇上還留著那手指的溫度。

心中佈滿粉紅泡泡,總覺得今天會有好事發生,然後我在梳洗的時候想起了那個口罩。

薰感染了病毒。

WTF你們就連在夢中都要發我刀子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