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通靈王[好葉]長夜。


辦公桌的臺燈在接近夜半時分關閉,葉將放置在椅背上的西裝外套穿上。


黑色的套裝在他身上合身的帥氣,又隱隱透著專業幹練。



[長夜。]



他將辦公樓層最後幾個燈全數關閉,鎖上大門來到電梯口看著緩慢爬升的數字。



葉點開手機,螢幕的光映在眼裡上面的來電顯示讓他不由的唔了一聲,眉頭無意識輕皺。



進了電梯門透過大片玻璃,葉往下俯視,沒有意外的看見停在路邊的熟悉車輛,路燈黃橙的燈線將白色車體瞄出一層光暈。



他的眉頭在撇到那個倚靠在車頭的黑色身影時皺的更緊,在深夜的街上孤零零獨立的人有種不切實的感覺。



長髮在橘黃路燈下折射成顯眼的粽紅色,


黑色襯衫搭配灰白牛仔褲,腳上居然是一雙人字拖鞋,休閒著裝的來人看到葉比夜還深沉的表情,似乎被娛樂到了臉上綻出笑意,紳士的做了請上車的手勢。



葉嘴唇無聲的動了動,繞過車頭坐進了副駕駛座,兩聲砰砰車門關起。



不給沉默有機會發酵,葉一把揪過對方衣領,黑色的襯衫拉扯開空隙,輕易的露出鎖骨線條。



他閉眼狠狠的吻上距離極近的嘴唇,像是發洩一樣,粗魯的咬著對方不請自來的舌尖,在聽到吃痛的呼聲後才不甘的退開。



[你不能溫柔點嗎?我是傷患耶...]



[好,為什麼不聽我的?]


葉眼神依舊有未滅的火氣,他注視著正在用後視鏡檢查舌頭的好,質問著。


[醫生說你需要休息,都當耳邊風嗎?]



[我每天都在休息,這一個月在家裡都快發霉了,適度的出來吹吹風不也對身體好。而且你在我身邊,有什麼好擔心的?]好對著鏡子裡的葉笑了笑,無賴意味濃厚。



[那有必要選個半夜時段出來嗎。]



[唔...你這時候才下班阿......]



[你以為是為什麼讓我加班到現在?]


葉挑眉,看到好肩膀輕微的一聳,滿臉無辜的調調...壓下想再動手的衝動,煩躁的說,[...回穩股價、股東彙報、敲定年底的收購案...安娜要我在月底前全部處理好,你知道作為一個沒有繼承家業壓力的閑散富二代,空降成代理總裁在這麼短時間內要穩住公司還要平息媒體對總裁麻倉好的生死猜疑有多難嗎!?]



[收購案?哈哈哈安娜把排程提早?...看來她很心儀你的辦事能力阿。]好避重就輕,"將傷號進行到底"的模式讓他對自己留的攤子裝聾作啞。他示意葉將安全帶繫好,手上動作亦同。



[幸災樂禍...]



兩聲喀嚓後車子啟動。



葉將目光透射車窗外的深夜,流逝的燈景是街道上唯一的光源,獨行在夜色中的車輛,有著世界皆睡我獨醒的瀟灑。



[隨便逛逛就回去吧,明天還有董事會要開。]葉倚靠椅背伸了個懶腰,語氣有些疲倦。



[那些光說不做的傢伙,隨便應付就好了。]


好不以為然的嘖了聲,將油門踩深點引擎聲加大。



[...我不像你,根基穩固的能趾高氣昂對著他們擺臉色,代理總裁知道是什麼意思嗎?危機時被當靶子的傢伙。]


葉的聲音有些無奈,視線轉到開車的好,他直視前方的眼即使帶笑,還是透著一種不怒而威的氣势。



紅珀的瞳隱在睫毛後,一晃一晃的路燈下映纖長的陰影,手平穩的握著方向盤,指長彎起的弧度優雅,指甲修剪的乾淨整齊透著月牙白的光澤,"就這雙手,以往操控了多少人的命運苦樂?"



一紙合約、一個簽名,怨毒總是多過理解。


好在業界超乎常理的決策直覺還有霸道的行事風格,為自己得了"紅色獨裁者"的稱呼,搶眼的外型和商界的盛名,好活躍在媒體報導間並不意外。



而這樣優秀的他,卻是不被麻倉家待見的養子。



[傻~瓜,我才是那個靶子。]


好的語氣輕快,但是葉知道這並不是玩笑。



[葉...知道悲慘世界嗎?]


好的聲線微低傳入耳膜讓人感到溫柔舒適,葉隨意的應著,他還在肆無忌憚貪婪欣賞著好帥氣的側臉,[故事中的主角因為犯人的身份需要逃亡,偷了好心收留他的主教的銀器,恩將仇報說的差不多是這個狀況。]


話語停頓了一會,葉突然感應到什麼,皺著眉瞇眼注視著好略陷思緒的表情。



[...而我是...偷了收養我的麻倉家單傳子孫的心。]



他打著方向盤轉了彎車子上了高速公路,手指摩擦皮革發出碎聲,好單手放開轉盤倚著窗欄支頭,[以前我就想過,等他們發現的時候,應該沒有辦法像故事裡的主教寬恕了犯人,還說銀器是他送給他的那般寬容仁慈吧。]


他思考了下,用眼睛餘光瞄一眼沉默的葉,[唔...其實上...他們還是有程度的寬容仁慈吧。]


對方表情表情十分不以為然,冷哼一聲,好笑了。


[至少還留我呼吸,不是嗎?]



葉的眼神透了森森寒光。



子彈射穿好的肺部。


葉記得好胸口綻出鮮紅的花,那瞬間兩人對視的眼都充滿驚愕。


在好往後倒時葉張開手臂迅速將他扯進懷裡,用自己的身體減輕兩人倒地的撞擊,好身上白襯衣染了大片觸目驚心的紅,他臉色發白身體打著冷顫,從葉胸口抬頭的第一句話卻是"葉...別害怕..."血泡溢出口,好失去意識。



害怕?他當下只想殺人。



好的受傷不是警告,而是預告。



清除麻倉好這個擋位的繼子,而麻倉家的子孫麻倉葉就能名正言順的繼承公司

...還有接受家族安排的婚姻。



[銀器不會說話不能表達去留意思,但我會...]葉抿著唇,不滿的開口,[所以你的比喻不成立。我們之間...不只是你單方面。別傻了!]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這是你難得的示愛?]


在看到葉無可否認的撇過頭,將視線從他身上移開,耳廓卻悄悄紅潤著,好的笑跟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樣,眼中散著熱切的光點。



如果不是開車中,實在想囚著葉扳過臉讓他好好欣賞這難得害羞的表情...



好的心思化成嘆息融在嘴裡沒有發出

,吸了口氣像在愛人耳邊呢喃的開口,[葉,我懂得,但是...到頭來痛苦的還是你...]



那個夜晚,葉全身是血的出現在葉明面前,他願意接受家族一切安排,當然好的安全是交換條件,雖然葉明一度猶豫...再看到葉掏槍後面色鐵青的點頭。



葉將槍口抵著自己脖子上。


"Boom"他無聲的做著嘴型,心心念念家族血脈傳承的長者,只能妥協。



但是這承諾就像在海上的浮冰...遲早消融,他與葉明都清楚,名聲是最大癥結。



接吻的照片與底片攤在葉面前,

葉明挑白了表示這是好必須死的原因。


"麻倉兄弟亂倫"這能讓一切崩壞,葉明發動全部資源阻止這件事攤在世界目光下,而那差點名揚四海的小報記者消失在某個角落這就不用說了。



[你兩個月後結婚。]


葉明只扔下這句話,就融入夜色中離去。



是不是已經晚了?


以往不問世事醉生夢死,總想著天塌下來,好會幫他頂著。


而現在...他想要力量,能使家族低頭、能保護心愛之人....


婚期迫在眉睫,對方是誰葉一點都不在意,公司逐漸回穩,熟悉度也在上升,但是對葉的目標而言遠遠不夠。



他很挫敗,但是對著好只能假裝雲淡。



葉扯開箍住自己煩心事一樣的領帶,仔細看了看車窗景色,

[好,我們是不是開的太遠了?機場?]



好沒有回應,將車子停在路肩,旁邊就是機場方向的指標。



葉發出感慨,[...如果能跟你去別的世界,換個身份,兩個人過一輩子,多好。]


聲音遙遠像在編製一個脆弱美好的夢,他側著頭,好一定也能看到他描繪的未來。



[在誘惑我跟你私奔嗎?]


好側身靠向葉,在安全帶的限制下,凝視他的臉。


[私奔...真浪漫的想法,]


葉哧笑,手掌撫摸著好的臉做出邀請,


[那跟我走吧?]



好的眉頭微挑著,丟出質疑。


[認真?]



[很認真。]


葉的眼透著對自由與未來的堅定渴望,掌心源源不斷的傳遞熱度。



[...好。]


好從褲子後袋翻出兩本護照,像變魔術一樣在葉眼前晃著,


[我都準備了。]



葉片刻無言,內心升起種自挖自坑的憋屈感。


[........你早就預謀了。 ]



[恩,]


好一臉像聽到表揚的愉悅,開口道,


[本來我以為會花點時間說服你,沒想到阿...只是,重新開始人生,真的願意?]



[...跟你一起,沒什麼不願意的。]



[很好,]


好滿意的點頭,再次發動車子,


[先申明被抓到會很慘喔!]



[噢...]


葉的眼眸晶亮,在這個夜晚首次綻出炙熱光波。


[等抓到在說。]


終。



後面有點趕,


就想七夕發...雖然無關,


只代表我對這兩人的愛kkk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