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通靈王[好葉]傳染途徑。


[星組!!勝利!!]



若大的競技場,觀戰的人數佔了九成,但是司儀宣佈獲勝方後,卻沒有轟動的歡呼聲,全部人看著依然健在的星組對手...有些疑惑。



站在火靈手上的好,將視線投到了看台上那個明顯鬆了口氣的葉。



不似平常的裝扮,穿著橘色風衣,單邊耳還掛著白色口罩。



好凝視了他片刻,隨即與組員一同離開。




[傳染途徑。]




[哈啾!]


這一個噴嚏聲響,看似沒有特別卻因為發出的人,引來所有人的關注。



火焰折射的光芒,將少年暗紅的長髮顯色成鮮紅,他攏攏身上偏寬的斗篷,對於周遭目光凝聚似乎不打算發言,起身後將背影留給眾人。



許久,瑪琪的聲音在呆滯的氣氛中傳開。



[好大人...感冒了?!]



火燄舞動的光影倒影在每人凝重的臉上,木柴劈啪作響,填充了這段沉默。



[瑪莉不敢相信...]


瑪莉首先發難,纖細手指捂著臉,聲音悶悶的傳出。



[好大人能調節周身溫度,怎麼可能會感冒?]甘娜狠吸一口菸後,將煙屁股撚息,[...太不可思議。]



[好大人還是人的身體,當然還是會生病...]拉基斯特話語停頓了一下,若有所感的抬頭,對著火光照不到的黑暗繼續說著,[...但是如果有適當的照顧,好大人應該很快能好起來。]



只有一陣蟲鳴聲回應,花組竊竊私語著,


[拉基斯特也病了嗎?他在對誰說話?]


[瑪莉覺得...好擔心...]


[年紀可能大了吧...]



拉基斯特滿臉黑線。



[...他應該是跟我說話。]


此時傳來腳步踩在草地上沙沙的聲響。


[顧著看星星了...不好意思阿拉基斯特。]


一個悶悶卻溫柔的聲音傳來,口罩遮住大半張臉,肩頭上掛著一個深色的包,他眼中笑意透著晶亮的光點。



[麻倉葉?!]



拉基斯特一臉責備的看著花組,開口糾正,[是葉先生。]



[都可以啦...]


葉隨和的擺擺手,聲音中些許帶著鼻音。


他的目光鎖著拉基斯特,對方馬上意識過來,一個微彎的躬後指示了好目前的位置。



葉點點頭,悠哉悠哉的在眾人目光中離去。



隱在林中的廢棄建築,空間收拾的乾淨,除去角落的床舖、地上一塊地毯外沒有其他傢俱。



月光照不進的床沿,黑色的身影縮成一團十分無害,但是從進門就被視線籠罩的葉知道,好就像一只潛伏中的豹,只要他願意隨時都能撲上來將他撕碎。



但不是現在。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了,還是覺得你房間簡陋的可怕。]


葉解下口罩難得發了牢騷,自逕的走到床邊坐下,咚的聲將包包放置地上,將物品一樣一樣的抽出...



[...你來做什麼?]


好慵懶的伸個懶腰,支起臉蛋看著葉的背影。



[你會感冒...]


聽著好有些低啞的聲音,葉更加確認自己的想法,將保溫瓶中的薑茶倒入杯蓋,轉身直接遞到好的嘴邊,[我猜的。]



好沒有拒絕但也沒有接過,他凝視葉的眼。



[那時分神就在想這個?]
對方眼神不自然躲

,好的眼閃過笑意,直接就著葉的手喝起杯中暖暖的飲料。



葉頓時有種感覺,自己好像餵食了一只可愛的大型貓科動物。



但這想法只維持了幾秒。



[我吻技很差嗎?]



一抬頭視線撞進好的眼中,其中深深的不明含意化成束縛讓葉移不開眼,臉頰旁淺淺的紅暈隨著記憶浮現而加深,許久,葉像是投降般垂下視線。



[不、差。]




[謝謝。]


好脆脆的說著,兩個字沾上無限笑意,他靠近葉並且伸出一手將對方下額抬起,


[算上今天樹林偷襲的,還有明天花組的比賽...今天是兩個吻喔...]


另一只手悄悄的環繞上葉的腰際,在不自覺的時候將兩人的距離拉到只剩...


抵在好胸口上的一個拳頭。



[欸!兩個?!]


葉睜大的眼中寫滿吃驚,吶吶的說著,[感冒...]



[上次你就說因為感冒,所以一個吻,]


好語氣有些可惜,[星組比賽、場外襲擊,才值一個吻,我真的虧大了。]



他笑瞇瞇的貼近,葉的臉頰感到一陣酥麻,[況且,我已經感冒了,不是嗎?帶源者一號...]



話沒有結束,吻已經開始。


濕潤的唇帶著微燙的溫度,呼吸間全是好的氣息,有種就要融化在對方嘴裡的錯覺。



一個吻換一次生存機會。



那些不幸與好勢力下的組別匹配到的隊伍,幾乎難逃一死。


對於不夠強韌的通靈人,好的容忍度逼近零。


而對於好的此般作法,容忍度也逼近零的葉,單槍匹馬找到對方駐點,打斷好的賞月興致後,得到惡作劇般的交換條件。



一次親吻能換數條生命,其實仔細想想葉真的也不太介意。


他想的是,要是好還是動了殺念,自己有沒有辦法阻止他。



所以在約定後,星組的第一場比賽他緊張萬分,即使得了重感冒也要強撐著來看比賽。



雖然在好離開後,自己一個後栽就昏厥過去,但是葉清楚的知道,好遵守了。



"真的...放過了那三人。"


他欣慰的想著,開心的情緒直到...好不請自來的從窗台翻入,軋然終止。



"嗨。"


葉記得好笑瞇瞇的說。


"我來回收報酬嘍"



然後不顧葉打著重感冒的招牌,開開心心啾了葉的唇好久。



一個吻,怎麼會好久?



"沒有離開唇前,都是一個吻。"好一臉認真的說著,趁著不知道是因為感冒發燒還是被親吻缺氧的迷迷糊糊的葉沒有反抗能力時,快速編定規則。



欺負病人,不是好人!



雖然葉回想起時總是忿忿的,但...萬一真的傳染給對方......絕對是罪惡感驅使,我並不是在擔心他感冒有沒有人照顧!好身邊這麼多部下,一定會發現他的異狀...但是好會透露出來嗎.........?



問號無法得到解答,平靜的心找不回,於是他來了。


然後很不爭氣的陷在一個應該是柔弱病號的溫柔鄉里,這個病號將兩個吻無限拉長,總是在葉嘗試掙脫時將他吻的七昏八素,然後又上下齊手的將葉逗的滿臉通紅。



他終於想通了一個事實。



"好就是好,柔弱病號是不存在的!!"




後記。




[...是錯覺嗎?為什麼我覺得好大人感冒生病...卻是春風滿面阿?]



[瑪莉...好好奇。]



[是麻倉...葉先生,]


甘娜眼尖的看見黑色神父的身影,識相的多了稱謂,[帶了什麼特效藥嗎?]




[要歸功葉先生徹夜不眠的細心照顧...兄弟情誼阿!]


拉基斯特忘情的仰天嘆息著。




[我覺得不是。]


[瑪莉...覺得無聊...]


[老人家是在轉移話題,以為我們什麼都不懂,別理他...]




[無敵兄弟!情~~~!!]




完。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