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夏目友人帳[斑夏]溫雪。續

二、



怎麼在凛冬雪中感到溫暖?


暖暖包?圍巾、手套?快步的行走?



兩個人,只需要三個字的咒語。



"抱緊我!"




[溫雪。] 續




[真是這樣嗎?]



沉默過後開口的貓咪老師,看向夏目的目光有些深意,他琢磨著字眼,


[聽起來,我們之間是我說了算?]



[夏目,你知道這樣的宣言...]


一聲空氣爆破的聲響後,斑審視著變化出的五指還有著學生服的修長身體,然後蹲下與坐在地上的呆怔對象平視,他露出促狹的眼神逐漸的靠近夏目。


[很危險唷。]



[呃...]


夏目有點無措的往後退,藍色的羊尼大衣沾上許多破碎的枯葉,但他現在顧不了這麼多。斑的氣質不同以往,帶著蠱惑的強勢,要人不知不覺照著他的意思行動。


[為、為什麼變成我的模樣?]



[用貓咪姿態,就算我再認真你也不會信吧。]


斑手腳並用的靠近夏目,在對方終於無路可退露出些許困窘時,笑的愉悅,


[你對我說了真心話,]


同款的淺色眼眸透出不明的窒熱,斑的聲音微低,夏目不由得也認真聆聽,


[那我也說說我的想法吧。]



[你洞察的不錯,雖然我與你,始於友人帳之約。而現在,我確實已經不是以那為優先...]



[只是,沒有牽絆的關係是不成立的。]


斑的溫柔慎重在這個空間凝結成特殊的氛圍,連兩人的呼吸都輕了許多。


[緣是相互的,想在他人身上獲取什麼,也想給予對方什麼,就是這種慾念而產生想要的關係。]


一個停頓,斑微微的側頭。


[我想要的是你,夏目貴志。]



[...你的氣息、細微的情緒、隱諱的想法,還有這個軀體,我全部都想得到...而且我也想給你我的全部。]


雪片如同花瓣一樣飄散空中,緩緩降落地面,些許落在了彼此身上,斑舉止輕柔的將夏目頭上的雪瓣撫落,絲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的。


[妖魔的情感沈重並且久遠,你說一切止於我的膩煩...這是不可能的,即使有天你人類的形體消失在時間的洪流中,我還是...]


沒有說出口的話語,全都含在了晶亮的眼裡,斑屏著氣拋出最重要的問題。


[做出想與我相伴的要求,你有這種覺悟嗎?夏目。]



時間...


相伴的日常如同一層隔開現實的冰面,小心翼翼的珍惜維護,是因為知道脆弱之下


的那道深渠,這才是兩人關係中真正的問題。



"是從始而終的孤單,還是轉瞬及逝的相伴

?"


對斑或是夏目,都是選擇。



[老師,我...]


夏目垂下目光,隨著沉默斑眼中的光一點一點的消散,他用瞭然於心的眼神輕輕睇夏目,淡淡的落寞浮在臉上,許久,他用手掌友好的拍拍少年的頭。



[夏目,別給我一個勉強的回應,]


與夏目相同的臉,笑了,


[人和妖,本就不可結緣。]



夏目抬頭時,看到的就是這麼個意欲不明的笑,

他被其中的釋然刺傷,斑的瞳孔透徹並且帶著疏遠,語氣理所當然的讓人傷心。



[不,我不認同。]



瞬間的吃驚還凝在臉上,斑被夏目一把拉進懷中。


[夏目...!]



[老師,聽你這麼說,]


將斑肩膀的雪花拍下,氣息溫暖的灑在對方耳尖上,看見斑不自主的扭了扭,夏目笑的有些頑皮,


[我好高興。]



[...開始的我只是希冀,這樣的相處能夠持續就滿足了,]夏目眼睛瞇了瞇,稍微放鬆了圈著斑的手臂,[因為老師很不坦率阿...我一直擔心友人帳被奪走或者名字還完,老師就會離去,但是我今天測試後...看來我們都多想了很複雜的事情呢。]



[測試?你是故意鬆開友人帳?]


斑雙手不客氣的抵上夏目的肩,面露不爽,[真是會做些多餘的事阿...]



夏目沒有微笑,眉頭微微挑著淡色的瞳孔直視對方,斑在這樣的眼色中情緒逐漸軟化。


慢慢的鬆開手,他知道少年將要說出重要的話。



[老師,]


夏目用輕輕的語調,重重的敲上了斑的心,[我願意用此生只與你相伴。]



[現在的承諾你可能不會相信,但是我能用一生的時間證明,我是認真的。]


即使隔著學生服,斑還能感受到夏目放在自己腰間那手心的溫度,順著皮膚的傳達一路襲上胸口。



[我知道只以一生為期,對老師而言是不公平的。就像老師說的,人與妖流逝的時間不同,我當然沒有自信,在我不在的未來,不會讓你因為這段緣感到孤單甚至後悔。]


夏目的瞳孔,如同折射陽光的玻璃,流光溢彩。


[我能做到的...是在相處的時光中,創造只有我們的回憶,好的、不好的、開心的、難過的,也許很久以後,當你想起心意相通的瞬間,還能感到幸福。]


少年逐漸露出溫柔如水的笑臉,斑的心不由得燥動起來。


[老師,這就是我的回應,你滿意嗎?]



陽光終於露出雪雲,光線照進地洞裡,一個個不似雪花的光暈降落在兩人身邊,連著溫度好像也沒這麼寒冷了。



[能這麼平靜說出這些話,我真是小看你了。]


斑挑了挑眉,上身稍微的坐直些,俯視著少年依舊清澈的眼眸,

[

何止是滿意啊...


夏目...]




[現在,我可以吻你嗎?]





待續。


回過神來,我一臉莫名,


好像無意間把夏目塑的很...魄力???



跟原本預想有點偏...肉就只能後面移一下。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