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通靈王[好葉]饕餮。四

更新間隔有點長了。

前文:


是夜。


傾盆的雨打落在地面,頭頂沒有撐開的傘面,高空墜下的雨水砸在身上,隔著衣服都感到疼痛。


而流出眼裡的也讓人疼痛。




[饕餮。]




四、



門開了又慢慢關上,門鎖發出喀嚓聲響。


玄關鞋櫃上擺放的花瓶,插滿白色的花朵,茉莉的清香撲面而來。



坐在沙發上的好一抬眼,就看到葉失魂落魄的身影出現在客廳。



整個人像是剛從游泳池中爬起起來,襯衫、制服褲吸水飽和,承受不住的水珠滴滴答答在木質地板畫出一個深色的圓。



好眼神動容,扯過身邊準備好的米色毛巾攤開後小心的將葉包裹起來。


類似擁抱的動作,在這麼近的距離不著痕跡輕輕吸著氣,他聞著他身上雨的氣味。



[哥......]


葉的雙手垂在大腿兩側,身體搖搖欲墜的倒向好的胸口,這讓好呼吸一窒,反射性想收緊的雙手,在回神的瞬間硬生生改為放在對方肩膀上。


[轟隆轟隆死了...]


好沉吟不語,手掌微微施力將葉往沙發移動,然後將他按進沙發後,自己轉身到廚房沖了杯熱可可。



乖巧任由擺佈像個大布偶的葉,雙眼無神,凝視著視野中無關緊要的一點。



好將溫熱不燙口的飲料放入葉的手中,[先喝一口,...你慢慢說。]



而葉照做了,低頭注視杯中褐色的飲料,他艱難的開口,

[...我接到通知...就去了醫院,轟隆轟隆出了車禍......]


[他的妹妹...畢莉卡一直抱著音樂盒,不肯擦掉上面的血跡...我、連我自己都沒辦法接受這件事,根本不能安慰她...]

葉扣著杯子的手節緊的發白,頭垂的更低隱隱的哽咽著,

[...哥...我是不是很沒用?...連說些話讓她好過點都辦不到...]



好坐在葉身旁,牽起毛巾一角幫著擦拭葉濕淋淋的頭髮,不著痕跡的轉移葉的情緒,[那你的其他朋友呢?他們都做了什麼?]



[萬太...萬太去處理轟隆轟隆的後續事宜,]葉的思緒拉回現實,語氣些許回穩,[道蓮去調查貨車司機的事件權責了。]



[喔...?]好的眼微微瞇起,透出若有所思的光芒,而垂著頭的葉並沒有看到,好隔著毛巾指腹輕微的施力,按摩著葉的頭讓他放鬆些。



[葉...既然逝者已逝。]


他語調平靜的有些冷,將葉的頭顱撐起,關切的眼神投入對方瞳孔,[...把你自己顧好才是最重要。]


眷戀的看著葉眼中自己的倒影,好忍著就要說出口的衝動,在心中默禱著,"請你只注視著我..."


疼惜的用指尖碰碰葉還有些水氣的臉頰

,好接著皺起眉輕嘖了一聲,[這樣不撐傘...因為無能為力的內疚感?想淹死在雨裡還是生一場大病?]



[我、我...只是傘壞了]


葉抿著下唇一臉倔強,眼角透著微紅卻不再含有淚意,好知道他的目的達成了。


在葉收拾好心情起身準備回房時,他想起了一件事,轉頭用溫潤的眼睛看著好,

[哥,茉莉是你帶回來的?]



[你發現了阿,經過花店看她開的正好...喜歡嗎? ]


看著好微微揚起嘴角,相較自己的哀傷,他似乎沒有受到丁點影響,反而有點...愉悅?


葉有些困惑,"是錯覺吧?哥哥跟轟隆轟隆不熟識,所以反應沒有太大也是..."

他沒有在想下去,只是開口回答,[....茉莉的花語...我不是很喜歡。]



[...恩?說來聽聽。]


好有趣的挑起眉頭,聲音卻帶了不易察覺的生硬,而葉並沒有注意到。



["你是我的..."]葉打了個顫,[我覺得被自己以外的人認為是所有物很詭異。]

他拋出最後一句話後,就將房門掩上。



在溫度急速冰冷的門外,好的側臉在燈光下陰晴不定,癡迷熱烈的眼光盯著掩上的房門片刻,他低低的笑了。


[下次我會注意的,葉。]




***



[事情不太對勁。]



[雖然警察判定這是場意外,但是我不認為。]

蓮在胸前插著手臂,對葉一臉困惑的表情解釋,[司機沒有酒駕,他說轟隆轟隆突然倒出車道上他才煞車不及。]


[奇怪的是,事發地點跟轟隆轟隆家是反方向,即使他繞路去了學校附近的花店也不應該出現在那裡。]



蓮揚起臉,盯著混濁的白灰色天空,將自己的想法說出。


[我在想,他不是一個人。]

他無視葉想開口詢問的意思,

[畢莉卡生日,轟隆轟隆買完花後沒有馬上回家,而是走了一段多餘的路程,看來他是遇上了什麼人,而這個人不是普通問路、也不只是點頭之交的同學,他們...應該有著共同的話題才讓轟隆轟隆顧著聊天走了反方向,但接著事故就發生了。]


[我去現場看過了,司機所說轟隆轟隆倒下的方向也很奇怪...就像在人行道被人推了一把,才倒退的跌到在車道上。]



[被推了一把......]


葉的眼中有不可置信的憤怒,[你的意思是...那個人?!]



[沒有證據我沒辦法確定,只能說...可能性很大。]


隨後的沉默讓氣氛有些凝重,葉環顧天台四周,胸口沉甸甸的酸澀漫開。


"明明一起午餐的記憶還十分鮮明,轟隆轟隆笑著鬧著彷彿還在眼前...如今....."



蓮看著葉落寞的側臉,猛然想起那個與葉相似的眼透出的強烈殺意,涼意從背脊傳來,一個可怕的念頭在腦中升起。



[...那天,好跟你一起回家了嗎?]



[他說學生會有事,叫我自己先回去。]葉看著蓮認真的眼神

,心裡有些納悶,[你問這個幹嘛?]



[只是有些想法...]蓮將手環抱胸前,語氣平緩,似乎在確認什麼,[那你知道他什麼時候回家?或是他在這段時間有沒有去了其他地方?]



[不知道...]葉搖搖頭

[我從醫院回來才看到他,至於他有沒有去了其他地方...]

[那天好帶了花回家,我原本以為是誰送的,但他說是他買的。]



[他也去過花店!?]



蓮的臉上有難掩的驚愕,葉感到不太對勁的開口,[這有什麼問題嗎?]



[...是認識的人、相近的時間,路線與地點都能吻合,]金色的瞳孔閃過一絲苦澀,

[葉,照我的推理...好可能...]



[你...你在胡說什麼阿?就因為這幾點在懷疑我哥?]葉激動的反駁,蓮的質疑讓他渾身不自在,[你根本也不確定他們去的是同一家阿!]

[再說,轟隆轟隆出事的事情是我告訴他,他才知道的...]



[那好是什麼反應?]蓮迅速的打斷葉的話,[在你告訴他轟隆轟隆去世的時候。]



[他......]


葉回想著跟好的對話,語音漸漸消失。

"好完全沒有對轟隆轟隆的逝去表達傷感,連一次都沒有提過他的名字,甚至..."葉的思緒很快的捕捉到那時,好嘴邊的小小微笑。



將對方略略僵硬的臉色盡收眼底,蓮瞭然於心的垂下視線,[他不在乎,對吧。]



[這也不能說明什麼阿...]

葉勉強穩住心神後開口,[那麼,動機呢?好沒有任何理由這樣做。]



[這點...的確很奇怪...]


蓮皺著眉頭,將頭抬起,[現在線索太少,一切都只是推測,之後我會去花店再做調查......但是,]望向葉的眼神試探著,

[如果...真的是他?]



沉默的對視生出無形的壓力,胸骨像被緊緊壓迫著,讓人無法呼吸。



葉抽出目光,深吸一口氣想擺脫窒息感,[...好是我的哥哥,如果真的與他有關...]

他垂著眼,一個字一個字認真的說,

[我也不會放過他。]




午餐結束的鈴聲響起,


蓮看著葉遠去的背影,將眼中的感念隱去,他冷冷的揚起聲調,[戲都演完了,還不快出來。]



從天台隱密處,綠髮的少年悠哉的轉出,


[真不愧是偵探社和辯論社的社長,對事件推論的頭頭是道,像是親眼看見一樣,我都忍不住想替你鼓掌了。]



"攝影部的瑞瑟格。"道蓮看著少年胸前掛著的相機,有些反感的皺眉,[廢話少說,找我有什麼目的...]

金色的眼眸微微的一轉,[或者說你們那個國中部的梅登有什麼指教?]



[梅登小姐?我想你多心了,來到這裡是我自己的意思,]瑞瑟格的眼神清澈柔順,像無害的小動物,[我知道...你在查轟隆轟隆的事情,有個交易想跟你做,道蓮。]



蓮沉吟不語,瞇著眼看著對方,瑞瑟格絲毫不在意的又說下去,

[在梅登小姐當上學生會長後,請你公開表示由道家主持的理事會將給予最大支持...]



[你已經肯定能拉下好?]

蓮不客氣的切斷瑞瑟格的話,語氣帶著輕蔑,[恕我直言,副會長馬爾科轉學之後你們這X-LAWS小團體對學生會就不能如以往般的干涉,好動手消除梅登的勢力是遲早的事...現在連自保都有問題了,還想挑好的短處?]


[抱歉,這個交易我想很難成立。]

說完,不等對方回應,蓮自逕的轉身移動步伐就往樓梯通道走去。



[喂,這麼乾脆真的好嗎?]

瑞瑟格語調中沒有被拒的惱怒,他從容甚至有些挑釁的說,[我根本不需要他的短處,我有的...是證據。]



"證據?"捕捉到這個字眼的蓮,狐疑的回頭。



[很精彩哦...道蓮,]瑞瑟格眼中閃著獵人盯上瀕死獵物的殘忍熱切,笑容隱晦又狡猾。



[麻倉好的完整行凶過程。]




待續。



有人要倒楣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