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牽牛。]好葉


暗黃的枯藤,一圈一圈纏繞著竹製的支架,附著在上的乾癟花瓣,像是胡亂揉成的紫色紙團。

好彎著腰仔細查看,冷淡的面容沒有變化。

只有他清楚心跳有多紊亂。

[牽牛。]

保養良好的棕色皮鞋在花店門口停駐。

紫色、深藍、桃紅的花朵在玻璃櫥窗內,沿著竹網綻放著,綠色藤蔓纏繞其中充滿協調色的美感。

都只是紙做手藝品,畢竟牽牛是綻開短暫的花,不適合作為陳設。

淡紫的背板上燙金的店名,好無聲的唸著。

[morning glory. ]

這也是那個人最喜歡的。

[歡迎光臨!]

原本埋首在花堆的女店員,聽見腳步聲後抬起頭,沖著來客微笑,[先生需要什麼嗎?]

好的微笑帶著困擾,[是的,我的確需要...]

[牽牛花?]
聽完好的要求,女店員怔了怔,有些為難的開口。[這個...我們店裡目前...]

[這不是花店常備的品種。]
好理解的點了頭,[那如果是預定的栽種盆呢?]

[阿~這個沒問題!]
女孩又露出了微笑,[稍等一下我讓您填個訂購單。]

她引導好到櫃台前等候,然後自己在抽屜中翻出單據。
原子筆在紙上滑動,發出的細小聲響讓好感到有些心安。

[請在這填寫數量和送貨地址。]
店員和善的遞過筆,看著好俯下身書寫,然後在數量那一格讓她睜大了雙眼。

[100盆!?]

[恩。]好沒有抬頭繼續填寫著,他淡淡的說,[這個數量可能還不夠...]

[作為賠禮。]

[請您稍等一下,]
女店員的眼中閃著好奇,但還是保持不多過問的職業道德,[我需要跟店長確認一下我們存貨是否足夠一一]

[不用!]

[要跟我確認什麼?]

幾乎是同一時間發出的兩句話,語氣截然不同。

慢悠悠的溫潤嗓音,彷彿永遠帶著笑。

好知道自己的呼吸停滯了。

[阿!是店長!]
女孩興高采烈的對著剛近門的人嚷著,[你提前回來了!花卉研習還順利嗎?]

[還算順利。]皮鞋踩在光潔地面發出的清脆聲響,就在好的身邊停下。
[研習資料還在我車上,能麻煩妳去拿嗎?]

[可是這位客人...]

[沒事,我來處理就好。]

店員得到指示,對著好禮貌一笑後邊往門口離開。

老天爺有時非常頑劣。

讓你以為事情如你所願的發展時,冷不防的給幾個拐子,撞的你迷迷糊糊,回神後赫然發覺...怎麼還是逃不掉。

命運。

但,這個男人不會服氣的。

收起大勢已去的空洞,好直起身,從容的將筆輕放回桌面。

"喀"的聲響,引起了身邊的人的注意,他伸出手,將只寫一半地址的訂購單拿起,細細的觀看。

[你一一]

似乎得到信號,好突如其來的伸手,一手扣住對方的手腕、一手扣著腰,用力將他拖入懷中。

不給任何驚呼的空檔,好快速吻上張開的唇,還不時的用力吸吮,並且深入糾纏對方柔軟的舌,企圖榨取更多的甘液。

像是要吃了他。

[唔!]
最初的反應不及過去,懷中的人用沒有被控制的手,用力的想推開好。

然而,反抗換來的是更強硬的束縛。

還有得寸進尺。

環扣在腰間的手,順著合身襯衫勾勒出的纖細腰線摸到臀部,在質料良好的西裝褲外不斷撫摸揉捏著。

大膽的行為給了對方更大的刺激,他用力扯開被摧殘的唇,忍無可忍的喊著,[你別太過份了!]

瞪著好的表情,如果除去五分動情、七分紅潮,可能才算兇狠。

而好只覺得可愛。

毫不掩飾可惜的眼神,他盯著那被自己製造出來,紅腫還帶著唾液光澤的嘴唇。

[過份的是你,葉。]
這語氣軟軟的,眼中還夾著幾分委屈,[提早回來怎麼不...]

話語的最後被他自己截斷,稍微停頓後,好露出一個逐漸擴大的狡捷微笑,[該不會是為了要給我驚喜?]

[......]

葉不客氣扯開他的禁錮,用手抹抹臉,但是沒消去的雙頰紅潮,說明好說中了也不一定。

[我打算先回店裡一趟,要回家前再跟你說。]葉舒了一口氣,語調回穩,[誰知道在門口就看到你的車。]

"不好!"
好心中暗道了一聲,最終還是回到了...

命運。

[所以,你在這裡做什麼?]
葉的眼逐漸瞇起,直視好的表情,一點些微變化都不放過,手上的單據還不忘揚了揚,[這一百盆牽牛花,又是做什麼用?]

[嗯......]

僵硬。
也只剩這個詞能形容好的情況,他努力維持面上無害的笑,腦內風暴著要如何選擇適當的措詞。

但,沒來的及。

[...我們那盆牽牛花,現在狀況如何?]

兩個白色的身影在日光下勞作。

戴著粗布手套,秀長的髮絲被隨便的紮成馬尾。
好蹲在花盆前動作著,而葉在他身旁監工。

枯黃的藤葉、支架被俐落的清除,花盆裡原本乾裂的土壤,也改換成鬆軟溼潤的,小心的將幾枚種子,投入挖好的小坑,撫平表面,好看向葉無聲的展示勞動成果。

[好了。]
葉笑瞇瞇的,似乎心情很好。
[以後別再忘記照顧她。]

[嗯...]
好拍拍褲子上的塵土,他不確定的問著,[真的種回一盆就好了?]

葉點點頭,露出暖暖笑容,[對我來說,重點從來不是花的數量...]

"重點是跟哥哥你一起..."
做完心中預判的好,正要給葉一個熱情擁抱時,沒想到對方先投入了自己的懷抱。

[葉一一?]

然後一個壓不住笑意的聲音從自己的胸膛傳來。

[...能看到你難得心驚膽顫的樣子,已經很值得了。]

完。

過期不打標。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