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通靈王[好葉]樂音。


所謂天才,是將無止境的努力濃縮在這兩個字上。

百倍百倍的彈奏,不只是愛著音樂、而是做著自己唯一擅長的事。

按壓琴鍵,就是自己生存的意義,
曾經、葉是這麼認定的。

"今生死在鋼琴上,是必然。"

[樂音。]

[葉老師!bey啦~!]

[葉老師別再發呆了啦!明天見~]

目送一個個小蘿蔔頭離開幼稚園,葉有些疲倦的嘆口氣,帶著些些無可奈何的寵愛[這些磨人精。]

轉身看到一個小身影,委屈的蹲坐在門口。

他背著小包包跟水壺,卻嘟著嘴,很不滿的看著馬路上的車流。

"呃...是霸王花..."葉微微苦笑,這小朋友叫花,是個不好唬弄的小大人,常常不給葉面子犀利的吐嘈他,所以葉私底下就幫他取了這綽號。

[應該是堵車嘍,]
蹲下跟花平視的葉溫柔的問,[今天是媽媽來接?還是爸爸?]

[......]
花依舊看著車流,老半天後才冷淡吐了一句,[是叔叔,好叔叔。]

實在不懂這朵霸王花到底是哪來對自己的敵意,葉欲哭無淚"明明不久前,還是個和善可愛的孩子阿..."

跟其他孩子不同,這個花逮到機會就纏著葉彈琴,縱使葉總找機會開脫,花還是不依不饒。

然而那天,自己真的彈了...

一首小星星坑坑疤疤。

曲畢,強忍著手指關節不適,打起精神他側頭對默默無語的花露出笑容[看吧...老師真的不會彈琴,沒騙你吧...]

沒想到花居然哇的哭出來了。

讓葉手忙腳亂的哄著,花抽抽噎噎的走了,從此以後不再提彈琴的事情。

對自己的態度也大轉彎,讓葉摸不著頭緒,只能說是自己讓他失望了吧...

一台黑色車體滑入幼稚園大門,窗口開啟,

[阿、花!等很久嗎?]

一個聲音傳來,帶著歉意,[不熟悉路況,結果走了最塞的路。]

[好叔叔!]

花抬頭,終於看到期待的人連忙站起,[太慢了!]

[抱歉抱歉~]這位好叔叔甩著一頭長髮,關上車門走到葉跟花面前。

[......]看清葉的容貌後好微微一愣,對葉伸出手,[你好,我是花的叔叔。]隨即深深的凝視他,像是捕獲住什麼。

莫名窒人的眼神,讓葉些許不自在起來,握著好的手,[你好、我是葉老師...]

葉的話還沒說完,花便一馬當先的衝上車子,扯開喉嚨喊著。

[好叔叔走了啦!]

[...這傢伙不太禮貌、抱歉。]好輕輕的說,握著葉的手依舊沒有鬆開。

[沒事、沒事,]說完,葉就抽出手向好揮了揮,[那再見嘍。]

[你是...]沒有預期的離開,好盯緊葉的臉,微微前傾的問[你是麻倉葉嗎?那個鋼琴家?]

[呃...]葉的眼中快速閃過尷尬,而後迅速恢復過來[...不是,你認錯了。]

[......不,我不認為,]好瞇起眼,雖然眼前的人否認著但他不糾纏,轉身朗朗的道[還會再見的,葉老師。]

[...是他?]

安娜冷靜的聲音自身後傳來,
[沒想到,居然在這裡碰到。]

葉嘆息,抬頭望著以泛著橙光的雲朵,輕輕的話語,隨即消散空中,

[就是他阿...]

五年前,麻倉葉是一個鋼琴界高掛天才的新星演奏家。

卻突然消失了,就在一場獨奏會後。

媒體爆炸都報導、猜疑著,連暴斃的小道傳聞都不時傳出,但都沒得到證實。

他從未存在過一樣,抹去了所有消息,無人不感到惋惜。

在八卦雜誌都放棄尋找麻倉葉時,但是這個"好"卻沒放棄。

葉初識這個名字,是在一封邀請合奏的訊息裡,希望四手聯彈拉赫馬尼諾夫的D小調第三鋼琴協奏曲。

第一直覺,這傢伙在開玩笑。

綿連不斷的音符光是一個人專心彈奏都吃力,還再加上與旁人協調頻率?這傢伙是故意來刺激自己的。

於是否定請求,當作惡作劇的處理掉郵件。

沒想到請求持續不斷,當葉開始正視的時候,手已經開始跟不上腦海中的音符。

直到自己消失在眾人視線,那個好的訊息還是不依不饒的傳來,"我會找到你的!我保證!就算你死了,我也會從冥府中將你拖出來!"

一個人的執念能有多深?

透過螢幕冷光,葉無謂的聳聳肩,

已經與我無關。

接下來的日子,除了有意無意的避開鋼琴,也將那個充滿典雅氣息的世界隔絕,不再過問任何消息。

安娜受不了葉的頹廢逼著他做治療,身為經濟人的她並不相信他真的彈不了琴,即使在看過他手指巍巍的拿取杯子喝水、襯衫領釦半小時都扣不上,還有坐在鋼琴邊默默落淚的失落表情。

手術過後,醫生遺憾微婉的表示,透過復健確實日常生活足以應付,但是鋼琴......可能需要更長、更長更長的時光。

那天透進病房的夕陽,讓人有些哀傷。

[葉,]安娜握住葉的肩,輕輕的說,
[即使你不能再彈琴,但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喔。]

[我知道...安娜]

但,都不是最愛的。

於是這個勞力就被吸收到安娜轉行開設的超高檔貴族幼稚園裡。

這反差葉實在摸不清,安娜只是淡淡的說[這是你需要的新生活,不是嗎?]

葉的眼神在大廳的鋼琴上,懷念的游移。

至少看著鋼琴,已經不會再流淚。

***

[花,葉老師就是那個驚喜對嗎?]

舒適的高檔車輛裡,好略略低沉的嗓音詢問著一直看著窗外的孩子,[葉老師,他是...]

[他才不是...]出乎意料,花帶著忿忿然的打斷,[根本不可能是!]

[哦?...這麼激動?]握著方向盤的手一轉,急速轉停在路邊,好依靠著窗用單手撐著側頭,用眼瞄著花。

[說來聽聽。]

花認識麻倉葉。

在好出國參與海外鋼琴大賞的那段時間,花常溜進他的書房,其中最大的牆面上都是貼滿麻倉葉的資料,家中播放的樂曲,也全都是麻倉葉的獨奏、協奏。

花認得那張臉,知道麻倉葉對好的重要性,而他也受此影響深深的陶醉在葉琴聲,所以當他看見葉老師時,他整個人的小宇宙都爆發了。

除了告訴好,讓他快從國外結束工作,有重大驚喜要告訴他。

小傢伙也沒閒著,他好想好想親眼親耳聽見葉彈奏那些撥弄自己心跳的音符。

於是苦苦糾纏,甚至想省略哭跟鬧直接上吊給葉看來脅迫他答應。

看著葉打開琴盤,花實在是佩服起自己,"比好叔叔搶先、甚至能聽見,真的太幸福了!"他不由的想著。

然而在第一下按壓後,期待碎滿地。

最最簡單的單軌小星星,葉彈的節奏不對、琴鍵按壓半全不齊,簡單說比花自己彈還不如。

花眼中閃著被唬弄的怒氣,正要對著葉吼"別當我是孩子好騙!我知道你很厲害!"這句時,他看到了葉的側臉。

濃厚的悲傷、眷戀、失落全集在葉的眼中,花不知道一個人的眼裡能承載這麼多的情緒,他看著葉吃力張開手指,微抖的指節敲打鍵盤,一個一個的顫音飄散空中。

花突然明白,葉是認真的彈奏著。

小小的心臟,突然塞滿不屬於自己的悲傷,於是他哭了起來。

[...這樣的葉老師才不是麻倉葉!]小孩拒絕接受對來自偶像的打擊,本能的抗拒現實,只能幼稚的直接否定。

好沉默,只有他知道自己支著頭的手正微微發抖著,閉了閉眼,將尖銳的眸光隱去,等心緒平复後,才驅車離去。

***

[你要跟葉老師合奏?]

安娜清冷的聲音迴盪在辦公室中,顯露出驚訝,[......大名鼎鼎的國際鋼琴演奏家,怎麼會想要跟個幼稚園老師...?]

[別再打掩護了,我知道他是麻倉葉,]好站在窗邊,看著窗外藍天最遠的那片浮雲,[...他的狀況也是。]

好,這個名字安娜很熟悉。

葉的郵件都是安娜經手審閱過才告知他的,對於這個人的執念,她也是相當清楚。

在葉最黯然的那段日子,好是世界上最活躍的鋼琴家,"真正的天才"這麼稱他都當之無愧,這一夜間突然冒出的人物,像是埋伏已久的獵人,他積極的搜刮各國鋼琴獎項,張揚的引人注目,但是安娜了解,好唯一想引起的是葉的視線。

但是,他已經...

[......]否認不具意義,安娜按著隱隱抽動的太陽穴,輕輕的說,[不同於你,葉是靠無數日夜的苦練才被稱天才,那時還是狀態好的他,但你要現在的葉跟你合奏拉三...]

[不、不是那首歌。]

[欸?]

[只要能跟他合奏......。]

***

[...就是這樣。]
安娜插著腰,對要把眼珠子瞪出來的葉點頭

[安娜阿...]葉搔搔頭,無奈的指著正坐在大廳鋼琴前的好,[什麼叫缺音樂老師,所以跟他合奏就好?...]

[不支薪、名氣大,唯一要求是跟你合奏]

安娜肯定的說,[很合我意阿!這傢伙。]

"所以你就賣了我?"到嘴邊的話硬是嚥下,在安娜的逼視下,葉挪動屁股坐在好的右手邊,尷尬的開口。

[...呃...那花的叔叔要彈什麼?]

[叫我好,]好笑盈盈的將葉的手牽起,移到鋼琴鍵上,[不過我們就要當同事了,好老師、也是可以喔。]

[......]不同於好的愉悅,葉覺得只要按下琴鍵,這般期待也會轉成失望。

"就像花那時的表情。"

思考至此,葉不由的對安娜露出了歉意的表情,"未來的音樂老師跑了,不是我的錯哦..."

[哼。]安娜撇撇嘴,[他不會跑的,笨蛋。]

正想詢問安娜話裡意思,輕柔的樂聲已經傳來...

是小星星?

簡單的左手和旋,不斷反覆。

這是那個不斷糾纏要求合彈拉三的人選擇的合奏曲?

葉瞳孔緊縮,半刻沒有回應,漸漸西下的太陽光線將大廳染成暖暖橘色,只是這溫度沒有進到他眼中。

[你...]他緩緩起身,沉冷的俯視好,

[我不用你同情。]

[誰同情你?]好以尖銳的眼神回敬葉,[你以為...我會讓現在的你彈拉三嗎?我這是實事求是。]

葉沉默不語,好放軟語氣、收斂眼神,淡淡的說,[我追尋你的影子。已經五年了,在你拒絕我的合奏提議後,你以為我是用什麼心情在等待現在這一刻?...]

他深吸口氣,篤定的再次開口,
[在你沒恢復到往日水準跟我合奏前,我是不會離開的。]

[......]葉扯出苦笑,[你以為我沒有試過嗎?你以為放棄用生命喜愛的東西有這麼容易嗎?...沒有失去過的人,怎麼會懂?]

[...我懂。]

好靜靜看著葉,漠然的將襯衫袖釦解開,露出右手腕,一道可怕的傷疤展現出來,

[傷了手筋,這幾乎要斷了我的生存意志。]
晃了晃手腕,葉像是被燙傷般的收回視線,
好繼續說著,

[在我最低潮的時候,見到正在醫院慈善演奏的你,]
他眼神直直的看著葉,似乎想將他穿透,
[在你的樂曲中,我覺得被治癒了,你給了我動力撐過復健、給了我新的目標...]

好伸出裸露傷疤的右手,向葉展開手心

[現在,讓我們彈琴好嗎?]

實在話,堅持對這傢伙來說似乎比我還拿手。

不能否認他身上同為音樂家的驕傲,正刺激著自己原本沉寂的鬥志,況且...意志戰勝現實,他已經身體力行的證明給我看,這不就是活生生的希望?

鬼使神差的,伸出顫抖的指尖。

[...請多指教。]


終。

後記、

[好...老師,我有個疑問,]休息的空檔,葉突然想起什麼,[你說你有新目標,因為我?是什麼阿?]

[你想知道?]

好笑咪咪的,對葉示意側耳過來,
[你就是我的目~標阿!]然後對著耳廓吹氣。

[哇阿!你這個人講話也太不正經了!]

看著葉搓揉敏感泛紅的耳朵,好在心中默默又敲定新目標。

"看我早晚吃了你!"

***

拉三是拉赫馬尼諾夫的D小調第三鋼琴協奏曲的真實的簡稱。

四手聯彈設定是虛構的,因為這首高難度曲目確實無法、至少現在還沒人辦到。

趕著收尾,很多細節再解釋就又不小心變更長篇,只好簡略簡略,使用主題[ 幼稚園]、[音樂]。

评论(8)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