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夏目友人帳[斑夏]情書。


白色的信封躺在鞋櫃裡,興奮又焦急。



嬌羞的等待收信者將自己打開再打開,為述說情感的文字感到心跳...


這是戀情的開端阿。




[情書。]




是的,身負幸福使命的她名叫情書。



她記得主人在煩惱無數個夜晚、揉丟了無數個她的同胞,終於在今天用顫抖的手指將她送出...


如果她有手一定好好的給主人拇指叫他放心!


屬於青少年間的笑鬧聲逐漸清晰,期待的氣球越漲越大。


狹小的鞋櫃迎來室外的光線,在那雙手輕觸到自己時她簡直要開心的顫抖起來。



"嗨。"


少年將她拿起觀看時,她對著淡色的眼眸無聲的打了招呼,然後開始欣賞對方逐漸明白過來的表情...瞳孔一瞬的收縮,微張的嘴想說卻說不出口、紅暈逐上臉龐...



接著被一把塞進書包。


???


她如果有表情,肯定是一臉懵逼。



[夏目?發什麼呆?]



[沒...沒有阿。]



阿,她忘記了高中生敏感彆扭的情感是不可能將她當場公佈開的。


暗自反省下自己的猴急,她縮在書包中課本與筆記本之間,決定耐心的等待重見光明那一刻。



"這是情書該有的待遇嗎?"


當被放置有燈光的書桌上,這是她第一個反應。



與白色肥貓對峙的場面實在出乎意料。



對方的眼神嚴肅帶責難意味的冷睨著,在這視線中她很努力想縮起身體減弱存在感,但是做不到。



一個溫柔的聲音破除了尷尬。


[老師?你不要亂碰喔]


夏目將身上的制服外套換下,一回頭就看到斑一臉深沉。



[哈?]肥貓將頭湊近信封上嗅嗅,[這上面有可疑的香味...讓我打開檢查檢查。]



貓鼻子在情書上游移,毛毛癢癢的讓她有點失神,"不對!為什麼貓咪會說話!?"


這個少年身上似乎有謎團,但是對於一封單純的情書...她還是專注自己的任務上好了。



[不~行]夏目走近蹲下與貓咪平視,用手搔搔圓滾滾的貓頭,[這是寫給我的,只有我才能看。]



貓咪一臉舒服的享受手指的觸感,在夏目移開後不太情願的皺眉。



[今天塔子阿姨他們出門,她有交代留了晚餐,是焗烤奶油義大利麵喔,你喜歡的,]夏目笑了笑起身走到門口,[我去熱一熱,等等就能吃了。]



[恩...]


貓咪轉轉眼睛,沒有平時一馬當先的衝勁,[我馬上下去。]



少年似乎一點都不著急知道內容,察覺到這點讓白色情書有點小失落,但是...沒有到最後都不能放棄!如果連她都失去信心更別說主人...!小小的她鼓勵著自己,用熱切的眼神目送目標離開房間。



然後一個無限放大的邪惡壞笑還有肥肥貓掌抵上了自己。



[所以只要是夏目就能看...是吧?]


一陣薄霧過去"夏目"穿著襯衫又出現在房間裡,他嘿咻一聲盤腿坐到書桌前。



"啊啊啊!"


情書真是始料未及,沒想到居然還能這樣的鑽漏洞...對方腦洞之大的讓她甘拜下風...不對!現在不是佩服的時候,這是貞操給錯人的大危機!


...用貞操比喻信封開啟一點也不嚴重,至少情書是這麼覺得的。



與夏目相同修長白皙的手指,但是動作更為隨性,將她拿起反過來翻過去的打量著。


淡色眼睛劃過封面那寫著"夏目"時透著些許柔和,但很快被背面的愛心貼紙引來一片黯然,情書覺得那捏著她的指頭變的有些用力。



[阿!果然不能掉以輕心!]


夏目唰的拉開和室移門,當場抓了個現行犯,他走近對坐著的斑伸出手[還給我!]



[這不是給"夏目同學"的嗎?現在我也是喔~]


斑揮著手上的情書,滿面笑容卻挑釁意味濃厚,說著就要將封口打開,[看完就給你...]



[這樣很失禮!]


夏目搶先一步將斑手上的情書抽起,將信封檢查了一下狀態,[真是的老師,這麼任性。]



斑瞇起眼,夏目的舉動讓他很看不過去,將視線移到白色的情書上,[真的這麼重要?]



夏目遲疑的點了一個不太明顯的頭,斑

眨眨眼站起身...於是爭奪戰開啟。



在小坪數的房間中追逐沒有多久,斑將夏目困在角落,接著

個猛撲將對方壓躺在榻榻米上,伸手去拉扯對方背在身後手中的信封,[看一下你不會少塊肉的!]



夏目襯衫被扯弄的皺巴巴,原本整齊折進褲頭的衣角在斑的拉扯中被散開,他呼吸略略急促卻依然護著壓在背後的手,維護信件的閱讀權。



斑跨坐在夏目的腹部上,他將雙手撐在夏目頭的兩側地板上,用熱切的眼神盯著被困在自己身下的夏目。



但是少年是有原則的人,他搖搖頭,[...不行。]說完就側過頭,不再將視線投入斑的瞳孔中。



少年搖頭時細碎的髮絲掃過斑的手指,涼涼癢癢的,即使得到不是自己要的答覆,卻怎麼樣也生氣不起來。


一陣折騰下來無法得逞的斑,看著側頭的頑固少年,用不太甘願的語氣說,[...不看就不看。]



說完像是報復一樣,他俯下身一口咬上夏目沒有防備的脖子後側。



[恩阿~......!]


這是...這是何其動人又甜膩的聲音。
連爭奪的中心,那個被壓在手掌與地板之間的信封聽到這聲呻吟都忘了抱怨兩人粗暴的爭奪戰。

被咬上的瞬間身體整個發軟,像是無數條小電流同時流竄到頭皮與四肢,夏目不敢置信的咬住下唇,防止變質的音調再傳出。
斑放開他的頸,夏目立馬轉頭想給對方一記眼刀,卻沒想過對上相同面容一樣錯愕的眼。

[夏目...]
斑收斂神情,反而露出頗有興致的笑。
他又一次俯下身,在夏目的耳邊說,[好好聽的聲音,再讓我多聽幾次...]

相同的電流又襲上腦袋,但這次他才不會又不爭氣的發出那種羞恥的聲音。

[唔...不、不要!]
夏目想抽出壓著的手推開斑的身體,卻被斑用整個身體重量壓制住動作。

[放開我!]他努力的讓聲音充滿怒意,原本是保護信件的姿勢,卻讓自己陷入無法反抗的境地。

[哼...]斑的氣息灑在夏目的耳廓上,滿意的看著染上的粉紅,[誰叫你不讓我看...]

信封感到有個鍋掛在自己的身上,如果她有嘴此時肯定不滿的嘖嘖咂著。

夏目還在掙扎著要抽出手,激動到眼眶些許泛紅,[不要這樣...快、放開我!]他急切的說,[老師在堅持什麼?就是一封情書而已阿!]

空氣中只有夏目粗淺的呼吸聲,斑沉默片刻後將身體撐起不再壓制夏目,只是坐在他的腹部居高臨下的靜靜看著對方。

[只是這樣?]
斑的語氣平淡,凝視夏目困惑的眼眸,[但對我而言不只是那麼單純的...某個喜歡夏目的人用文字對你表白,想要比同學更緊密的關係,想從此待在你身邊,想理所當然的跟你牽手、擁抱、親吻,甚至想要對你的身體做些邪惡的事情...]

??情書被最後一句歪的差點脖子都要斷了,只能暗自慶幸自己沒有這個部位,而斑的話還在繼續。

[...接受也好否則也罷都是你個人的事,夏目是這樣覺得吧?]
一個停頓後,深深的吸了口氣。

[但是,我受不了!只要想到跟你一起的那個人不是我...]斑用手掌抓緊了胸口,白色襯衫拉出了幾個皺褶,[這裡妒忌的要爆炸!]內心壓抑的情感傾倒著,有什麼後果斑現在管不了,[...你怎麼都沒有注意到?明明是我一直待在你身邊,明明我也比任何人都還想要你。]

[我喜歡你阿.........]
護住信封的手顫抖了一下接著緩緩移開,情書有種被硬生生攔胡的錯愕感。

[你...]夏目的瞳孔中倒影著斑化作自己的面容,淡色的眼眸散著窒人的光芒,他從不知道眼睛能有這種果決又動情的樣子,一時間居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得到自由的雙手吃力的撐起上身。

[老師...我沒有想過...]夏目思考了一下決定實話實說,[...你不是說過,跟我只是孽緣?]

斑咬著下唇眼神心虛的移開,[是這麼說過沒錯,但...]

[但是這封情書出現,讓你改變了想法?]
夏目聲音平靜聽不出情緒,[老師...我想你只是擔心現況改變吧。]


[不是...我的意思是...!]


斑急忙的想要反駁,這時夏目抽出情書,就在他的面前拆開了封口。


細碎的紙張摩擦聲,夏目如同玻璃珠的瞳孔審視著內容。



他的表情完全偏離情書最初預想的情節


"啊啊啊~"


少年應該在期待與羞怯的粉紅色氣氛中深情款款的凝視內容...但是為什麼是這種看天氣預報的表情!這對主人來說會有多打擊呀!



[呃......]斑在這時候張嘴好像想說些什麼,看著夏目的表情他又閉起嘴,然後默默的移動了身體坐到了夏目的身邊,卻很老實的沒有去窺看信件內容。



肩併著肩,兩個少年坐在小小和室的角落。


斑抬頭凝視著頭上的燈,不是刺眼的死白光線只是透著淡淡光暈,柔和的無語盡責。


"...什麼孽緣、什麼擔心改變,明明重點是我喜歡你。"


沒想到自己的表白被自己之前的宣言打了槍,斑懊惱不已,像全身赤裸的被對方看了精光卻涼涼的來句"記得穿回去"這樣。
現在不上不下的情形似乎再多解釋也不對,如果真的夏目接受了某個人的表白,自己該何去何從?



纖細敏感的感觸,通常自己是嗤之以鼻,如果是跟夏目一起,他真的希望時間能停留不前,讓少年能永遠只屬於自己的存在身邊。



"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巨大的聲響從斑的肚子傳出。



夏目嚇了一跳,視線移到了斑的身上,

對方環抱著腹部,將頭低的不能在低,耳朵卻可疑的紅通通。



"你可以在煞風景一點阿!"


原本還在哀悼本次任務不順的情書實在很想踹飛從頭搗蛋到底的斑。



[...晚餐時間過很久了,]夏目伸手拍拍斑的肩膀,用一貫的包容語氣說[走吧,先去吃飯吧。]



[...不,]斑反握著夏目的手,抬起的臉上明顯的紅暈而眼神中帶著倔強執著,[先告訴我你現在的想法。]



[......唉]


夏目不由得輕嘆一口氣,[老師,其實我只想知道寫信的人是誰而已。]



[知道是誰寫的,明天我才能去找到他,當面謝謝他對我的心意...就這樣。]


夏目感受到斑握著自己的手掌傳來熱度,對方眼神晶亮,猛的腦海突然閃過那句喜歡,讓他瞳孔微微一縮。


[...那種兩人交織一切的關係,對現在的我而言,是不可能的。還名字、友人帳的存在,還有妖怪保鑣的你,我沒有掩飾一切的心力。]



相較斑逐漸開展的微笑,情書則是一臉傷心。


[所以你不會接受......]


斑彎起的眼充滿快樂,[聽起來,我有機會呢...夏目。]



[.....不過是維持現狀阿,]


夏目受不了的搖搖頭,


站起身將情書對折放到書桌上,[現在要吃飯了嗎?]



[唔~?我都說喜歡你了,現狀怎麼還會一樣?]


斑一躍而起,精神飽滿的拉著夏目就往門口走。



[阿?老師你什麼意思...]



[焗烤~焗烤奶油~我們來了~]


遠去的笑鬧聲似乎張揚的宣告著情書任務失敗,而且她好像無形中催化了某種情愫?這算豬隊友還是神助攻...呢?





後記。



晚餐又熱過一遍,沒有變回貓咪的斑美滋滋的含著湯匙等待中。


[啊~夏目你不知道我有多開心你的決定。]


[省去不少事呢。]



夏目小心的使用防燙手套將焗烤盤放到餐桌上,[恩?...那老師原本是想...?]



斑高深莫測的瞇眼,

思考了一下才開口,[先讓你明天沒辦法去上課,然後我代替你去找到寫情書的人,解決他。]



[喂喂,這是決鬥能解決的嗎?]夏目無奈的看了眼斑,然後也坐到餐桌前。



[夏目你真的以為本大爺混假的嗎?]斑用湯匙將焗烤翻開讓他涼的快一些,用理所當然的語氣說,[當然是跟對方說"我有其他喜歡的人了"讓他死心阿]



[...喔...]夏目有點不自在但是有點安心,"至少老師還有點常識"他想。


[不過你要怎麼說服我不去學校?]



[做愛阿。]



[...等等......你在說什、什麼?]


猛然一抬頭,看見斑單手支頭眼神熱度燙的嚇人,夏目舌頭突然打了結,這腦洞沖擊波太過高深,他腦袋發脹隱隱的有點暈眩。


但斑還沒放過他。



[做到你起不來不就好了?]



[對不起我不該問的請你別在說了~~~!]




終。



花很大心力壓制內心的獸,"不開車不開車這次我不開車!"


然後最近ABO小說看多了...kkk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