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夏目友人帳[斑夏]溫雪。

一、


貓咪老師從不承認對夏目抱持好感。



[他是我看上的獵物。]


[友人帳!我等著接收他的友人帳!]


[...只是一段孽緣。]



即使為了少年做了許多事,貓咪老師依舊如此宣言。



甜饅頭的魅力真的能當作停留的理由?



...誰知道呢。




[溫雪。]




美麗動人的細雪在空中飄落,伸出手想收藏一片卻在瞬間融化成水,從指縫間流逝,世間純粹的美總是不長久。



夏目淺金色的瞳孔望著掌心一點的水珠,呼出的水氣在空氣中結成薄霧,一片一片的消散在眼前。



白色肥肥的短腿貓,在雪地中用身體開墾出一條路。



[喂~!]


他轉過頭對著還看著手發呆的夏目說,[跟著我的腳印走啦!]



[腳印?...這是條溝吧。]


夏目小聲的嘟囔,卻還是老實的跟上。



肥貓用前撲的方式將雪在身下壓緊,鬆鬆的雪變的結實方便行走。



往前跳一下就扭一下屁股,短短圓圓的小尾巴也一扭一扭的,夏目忍不著笑了起來。


[老師,我現在能多少了解多軌同學覺得你可愛的心情了。]



肥貓的行為突然停滯,開口的語氣帶著彆扭,[本大爺應該是,高大威武、帥氣逼人!什麼可愛不可愛...]



[好好好,老師是最高貴、最厲害的高級妖怪了,]夏目彎下身,用手掌摸了摸老師的頭,[多謝你幫我開路。]



[哼!]


貓咪享受了手指的撫摸,嘴上卻要強著,


[不這樣做的話,不知道你會不會散步散到什麼坑裡...然後狼狽的被妖怪抓走,最後還是要我去解救...多麻煩!]


貓咪老師總是這樣,用粗魯隨便的態度掩飾自己好意的行為。



[哈哈哈...你是我的保鑣啊。]



夏目往貓咪老師移了一步,鞋底踩在雪上,發出奇怪滋咖的聲響。



一人一貓,互看一眼。



[呃...]


[喵...]



失重的墜落感隨著襲來!



貓咪老師反射性就要變回獸型,卻被夏目一把摟在胸前,他飛快的說,[別動!空間太小了!]


接著更是緊緊環抱,像是保護著極珍貴的事物。



[夏目!]像是被摟痛了,貓咪老師的喊聲裡含著抗議。



夏目無聲的笑笑,將身體縮起,希望能減輕撞擊的力道。



他們落在一堆枯葉上,即便如此夏目的身體還是重重的震了震。



肥貓立馬跳出夏目的懷抱,他上下審視著少年的身體,[夏目!沒事吧?有沒有傷了哪裡!?]



[恩...]夏目緩緩的坐起,動動四肢後才說,[好像沒有傷到身體...]



然後臉頰結結實實的吃了一記貓勾拳。



[笨蛋!]


貓咪的毛直竪著跟爆炸似的,施暴過後依舊怒氣攻心,


[你抱著我幹嘛?大爺我有弱到要豆芽菜夏目保護嗎!?知不知道剛才有多危險!如果洞再深點、枯葉在少一點,脖子摔斷怎麼辦?]



[夏目你這個笨蛋!]



[.........我也覺得這個行為不太理智,]


夏目手肘抵著交叉坐著的大腿,撐著頭看著發飆的貓咪老師,在對方炮語連珠的發話後摸摸被揍的側臉,[老師很強,這種事對你來說隨便就能解決...]



[但是...]


少年的視線裡有淡淡的固執,


[我想保護你。]



頭頂上圓形的天空陰陰的,氣溫又低了幾度,雪一點一點的下了起來,而地洞中的兩人卻絲毫未覺。



[蛤...?]


貓咪老師耳朵有些垂下,他沒有回視夏目炯炯的目光,[說什麼話...]



[老師也一樣吧,一遇到危險,第一個反應就是保護我。]



[那是因為友人帳...你只是順便的。]



[是嗎?那你有注意到他掉去哪了嗎?]


夏目指指離身邊有些距離的深色腰包,他看著貓咪老師游移的眼神說,


[即使在友人帳與我之間選擇,老師也不會離棄我,不是嗎?]



貓咪老師側過頭,用前肢刷刷臉,擺出一副不想討論的裝忙樣。



[不一定有牽絆才能成立關係。]


肥貓的消極讓夏目小口的嘆氣,眼睛閉起後又緩緩睜開,眼神平靜透著清澈,[老師...我只想告訴你,我也喜歡與你一起度過的日子。]



貓咪老師終於回頭,瞇的細長的眼睛若有所思。



[所以不用任何理由,請待在我身邊,]


手掌再次搭上貓咪頭顱,少年笑的從容。


[直到,有天你膩煩為止。]






終。



終個屁,


車當然要開,


...只是回家放鬆後面不確定什麼時候更。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