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不是愁之物

妄想冷漠




不同氣流層將眼見的景象分割,這是個藍天白雲的世界。



沉默中引擎隱隱的聲響格外明顯,葉將視線從窗外移開,他看著左邊把手上,那個用力到泛白的指節,歪了歪頭。



[真的...那麼不安嗎?]



[...在告訴我一次,]


好皺著眉頭,一臉忍耐,以往從容慵懶的語調居然有些冷硬,


[搭飛機的理由!]




[正確旅遊方式。]




"叮"的一聲,安全帶指示燈轉暗。



[最不舒服的起飛已經過去了,]


葉拍拍好的手背,安撫的笑笑,解開兩人的安全帶,


[你可以放鬆些...要不要看個電影還是喝點什麼?]



[......不要。]


好面無表情的用左手支著頭,凝視前方的液晶螢幕,不客氣的拒絕讓葉的笑更深。



別人就算了,對於如何應付自家哥哥,葉還是頗為上手。



尤其是鬧彆扭的時候。



[你討厭人造事物,也一點都不信任所謂的科技,要你將自己置身在這...用一些釘子跟鐵片合起來的科技交通工具中,]


他執起好有些冰涼的右手,包覆在自己的雙手掌心,


[對不起,是我勉強你了。]


感覺好的手指沾染上自己的溫度後,葉印上一吻,褐色的眼瞳透著真摯。


[我只是想跟你能有趟普通人的旅行方式...]



[如果是安慰...是不是應該親在讓我滿意的地方?]


好依靠在椅背上,頭微側著看著葉,剛剛異樣的表情已不複在,眉頭不懷好意的抬高,[例如嘴唇,就是不錯的選擇。]



紅珀的瞳孔微瞇時,總給人使壞中、全是套路的奸詐感,但葉只覺得自己魂魄就是被這樣的眼神勾住...而沉淪。


他能輕易看見,好修長的頸部連著鎖骨深入襯衫衣領的線條,微薄的脣形一開一合,隱隱露出的白牙透著邀請。



葉的眼神閃了閃。



[公開場合打情罵俏是會被揍的。]


一個很不識相的聲音,冷冷的竄出。



[唔...蓮阿,]


葉放下好的手,看著手插在胸前臉色不善的紫髮友人,打著哈哈,


[我只知道有"打攪人家談戀愛會遭天譴"這說法耶...]



["天譴"......]


好聳聳肩,用有些可惜的語氣問著葉,


[我目前休假中,直接丟他下飛機如何?]



[...你們...]


道蓮金色眼眸含著節節升起的怒意,他忍耐著出拳的衝動,盡量保持冷靜,


[這是我的飛機...你們搞清楚狀況!]



[...中國人不是有句話"有朋自遠方來"?]


無視蓮的話語,好幽幽的說。



[我也記得"地主之宜"這個中國成語。]


秉持著"我哥在,我怕誰"的新原則,葉接話接的快速。



[我以為他們很好客。]



[呃...上次到蓮家裡,恩...]



[那他家應該是例外。]



你一言我一語,麻倉兩兄弟達成默契後,帶著理解的眼神一起回望蓮。



[...厚臉皮無下限的混蛋兄弟!]


道蓮眼中爆出的狂怒視線,像是能在兩人臉上燒穿幾個洞,


[明明就用火靈來到中國,不就怎麼來怎麼去嗎?還讓本大少出借飛機?要不是剛好要出國,本少爺才懶得理你們!]


吼完還不解氣的道蓮,伸出食指戳著葉的額頭,


[什麼普通人旅行的方式?葉你是腦子卡到嗎?...你們怎麼可能正常!]


他的指頭轉向好,[...這傢伙連身份證都沒有!怎麼可能有護照!]



[阿!就是這個!]


葉像是猛然醒悟過來,捂著額頭對蓮激動的連連點頭,[我就老覺得忘了帶什麼!就是護照!]



[幹嘛用?旅行不就能到目的地就好?]


窩在椅座裡的好,雙手插在胸前,表示不認同,[還是火靈方便。]



[正常來說,到別的國家是要在機場驗證通行證的,不然就屬非法入境。]葉點點頭,[...搭火靈就不需要,還能直接送到家,確實更方便。]



[通行證?連地球的神也要?]


好可是一點都沒在客氣使用這個大招牌。



[...欸?這個嘛...]


葉摸摸頭,露出嘿嘿的笑容算是回答了好。



[人類真是...渺小又麻煩。]




[............]


道蓮帶著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將自己摔進座椅中,[對你們,我到底在期待什麼...]


他舉著無力的手移上座椅旁的話筒,


[我會告訴機長別往大機場開......]



[不用了,我們不需要,]


好俐落的起身,看了眼依舊笑意滿滿的葉,


[...走吧。]



[...結果還是這樣...]


葉慢吞吞的起身,語中遺憾表露無遺,


[那,下次再見嘍。]



道蓮茫然的臉,在看到葉的手觸碰到飛機艙門時開始扭曲。



[到底把飛機當什麼了!!]




後記。




火靈航空營業中。



紅色的長髮在風中狂亂著,迎來的強勁氣流讓兩人都瞇起眼,好伸出手指在空中劃出圓弧,風壓立刻被隔絕,他的眼睛明亮帶著愜意的光波,顯然易見的好心情。



葉望著太陽升起的方向,眼神遙遠又懷念。



[旅行這麼久,想回家了吧。]


好凝視葉的側臉,伸出微彎的食指輕輕觸碰,[日本,出雲還是發憤丘?]



[家?]


葉閉閉微酸的眼睛,握住好的手,[說不想回去是假話,但那不是家...]



[有你在身邊才是。]



琥珀的溫潤光澤透著一種安定的力量,兩人的手心貼著,交融的溫度直達心臟。



[你小子哪學來這些甜言蜜語...]


牽著的手猛然扯低,將葉失重的身體抱了滿懷,好笑的愉悅。



[很合我意阿...。]




終。


使用主題[旅行]
難得的圖文並發,感覺非常自我良好ㄎㄎ

评论(2)

热度(8)